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把野玩──楊春江的舞蹈

2016/1/7 — 18:45

楊春江,大學時主修美術,畢業後才以自學方式學習舞蹈,三十一歲終於成為專業的舞者。

楊春江,大學時主修美術,畢業後才以自學方式學習舞蹈,三十一歲終於成為專業的舞者。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楊春江,獨立編舞家、藝術評論家、節目策劃人。大學主修美術、副修音樂,畢業後進入舞團擔任行政,後辭去工作自習舞蹈,到阿姆斯特丹從頭開始,後再到倫敦取得編舞碩士。首個長篇獨舞作品《靈靈性性─天體樂園》獲邀於歐洲及亞洲各藝術節巡演,並獲「香港舞蹈年獎2000」。2002年獲歐洲芭蕾舞蹈雜誌《Ballet Tanz》年刊提名為「備受注目編舞家」。2003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舞蹈新晉藝術家年獎」。楊氏於2005、2009及2012年再以他編演的獨舞作品《靈丹》及新版《靈靈性性─ 天體樂園2012》獲「香港舞蹈年獎」,並憑與香港藝術中心聯合策劃的《開放舞蹈》丶及為城市當代舞蹈團創作的《慾望西九》獲頒發「2013及2014最值得表揚青少年或社區(環境舞蹈/教育及外展)舞蹈年獎」。作品曾赴香港新浪潮舞蹈節、紐約即興藝術節、九八九大簋藝術節、荷蘭阿姆斯特丹獨舞藝術節等地演出。藝發局之藝術發展獎「2013年度最佳藝術家(舞蹈)獎」得主。

楊春江專注獨舞,享受自己和自己玩。

楊春江專注獨舞,享受自己和自己玩。

廣告

 

廣告

自己玩

三十一歲才成為專業舞者和編舞,彷彿是所有事都遲了,楊春江卻說是完美的時刻,可以把前面累積的經驗和興趣,一觸即發地爆發出來。他入行時,發現別人都有班底,同學學生自成團隊,他自己的體系卻不與人同,於是乾脆專注做獨舞。楊春江笑言「喜歡和自己玩」,但又會反叛自己,如周伯通左右互搏。他喜歡變化,「坐這山,望那山」,因嘗試而出走,又會迂迴地回來。舞者旋轉,動作隨身體反應而變,舞台是個不歡迎重複的地方,楊春江偏偏可一可再。他於十二年後重編第一個獨舞長篇作品《靈靈性性之天體樂園》,錄影中是十二年前的他,與十二年後的自己兩相對照,「可以看到人是會活生生地老。」時間的過程於此現形。

楊春江喜歡變化,勇於出走,卻又不怕迂迴地回到來時路,從中再檢視自己。

楊春江喜歡變化,勇於出走,卻又不怕迂迴地回到來時路,從中再檢視自己。

獨自一人不一定是自我封閉,同時卻可反可能有絕大的空間和自由,去嘗試與其它事物接觸、融合。「當代舞蹈尋找身體的可能性,不一定是身體最大的柔軟度,而是身體到底還有什麼可給人看的獨特性,也包括發掘新的非傳統舞蹈語言。」楊春江在這方面的嘗試一向大膽,比如在平安夜,策劃一場在溜冰場的「開放舞蹈」。一般認為藝術與體育的藩籬不可跨越,但楊春江眼中根本沒有這些框框:「我每做一個作品,都基於對不同可能性的好奇,有好大的欲望要在作品中將好奇具像化,試出來,等環境觀眾告訴我可以去幾遠。」即興表演,街舞跑酷,巴西戰舞,楊春江編舞簡直是吸星大法。

一般認為藝術與體育的藩籬不可跨越,但楊春江卻不以此自限,積極尋找更多可能性。

一般認為藝術與體育的藩籬不可跨越,但楊春江卻不以此自限,積極尋找更多可能性。

 

舞蹈與舞獅

「香港的舞蹈發展未足,舞者除了在排練室跳,還有好多工作。」楊春江認為自己的工作是令舞蹈的世界變得更大。

楊春江最近在研究舞蹈與舞獅的融匯可能。「小時候,我看舞獅時相當興奮,鬥獅,採青時的高超技術,其實好多也是雙人舞的動作,鼓樂也很獨特。」關於醒獅文化的《我不是師傅》一書出版,楊春江大為激賞,說「這些資料,在大家追求國際性舞蹈文化時是學不到的。」這個時候,楊春江更想找到更多香港本土特色,融匯他本身的舞蹈養份。「文革之後,中國不能再舞獅,都去了南洋,香港,星馬……所以舞獅方面香港是佔據高點的。」楊春江相信每一個動作都有傳統文化,知道了,學時會更加上心上身。他拜訪武館,舞獅師傅姜偉池(三姜)合作。楊春江興致勃勃,認為舞獅能幫助向國際推廣香港藝術文化。「不只是西洋野跟鬼佬,傳統的跟中國,這些都不是香港。」他孜孜地要尋找一個立足點,為自己,為舞蹈,為香港。

當代舞蹈尋找身體的可能性,楊春江好奇於身體還有什麼可給人看的獨特性,希望發掘新的非傳統舞蹈語言。

當代舞蹈尋找身體的可能性,楊春江好奇於身體還有什麼可給人看的獨特性,希望發掘新的非傳統舞蹈語言。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六集將於1月10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