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話迷宮》罪與罰好戲

2016/10/16 — 8:20

這部德國片曾在去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隔了一年半,本月可以在百老滙電影中心特別場和電視上看到,值得欣賞。

《大話迷宮 (Labyrinth of Lies) 》的劇情開始於 1958 年,西德一個青年檢察官滿懷正義理想,挺身處理一宗無人接手的麻煩投訴——某小學教員被揭發曾是納粹集中營惡棍。雖然檢控成功,但那教員很快復職,安然如常。

主角認為不妥,他與熱心記者追查下去,發現問題很大。幾乎人人都對納粹往事迴避,隱瞞,失憶,連他本人也不大知道奧斯威辛集中營屠殺猶太人的慘劇。幾年間他越查越驚心動魄,阻難重重,還影響到他與女友的愛情。甚至對先父是反納粹志士或是納粹黨員也引起疑問,心靈大受打擊。

廣告

他曾辭職轉業,不過良知使他再度追查。最關鍵是把早已逃到南美的大戰犯緝拿起訴,這是簡直不可能的任務,可否排除萬難做到呢?

實際上,戰後以來拍攝納粹暴行、集中營慘況、猶太人苦難、追緝戰犯和開庭審判的歐美電影數之不盡,多得厭煩。但這部德國片不但拍得好,更可取是從德國人的角度,反映不少德國人的心態,跟《安妮日記》、《紐倫堡審判》、《辛特拉名單》等荷里活名片的視點不同,雖然同樣反納粹。

廣告

正如片中美軍駐德檔案局主管,對到來找資料的主角冷嘲熱諷地說:「戰時每個德國人都是納綷,戰後都自稱反納粹。」當時大多數德國官民不想重提往事。何況大戰後隨即美蘇冷戰,美國為了抗蘇反共,默許很多前納粹分子在西德官場商界政壇效力。美國對日本同樣。

主角就被有納粹背景的達官貴人拉攏。檢察處不少非納粹的忠良官員也反對追查,因為牽連太大,危及劫後重建的安定繁榮。

無論如何,德國認錯了。六十年代初開始,西德本身正式檢控戰犯(早得多的紐倫堡審判由勝利國主持),歷任總理不斷向戰爭受害者道歉。相反,日本至今不大願意承認侵略罪行。

至於戰時軍人及參與的專業人士(如醫生、法官),對戰爭暴行是否有罪呢?這問題十分複雜,大概視乎此人行為有無超出職責。另有一種極端之論:一國幹出壞事,全國上下都要負責,因為盲忠盲從等於助紂為虐。

又有成王敗寇之論。德國戰敗當然有罪,如果打勝,歷史肯定改寫。美國原子彈殺死日本很多平民,投彈者有罪嗎?越戰屠殺美萊村男女老幼的美軍上尉,後來被判終身監禁,但幾年後獲釋。其他隊員全部無罪。近十多年反恐戰也殃及很多無辜婦孺,難以一一追究。

《大話迷宮》沒有涉及這些複雜問題,而是忠奸分明,但也不簡單,發人深省。影片本身亦引人入勝,跟多數反納粹片充滿殘暴慘酷情景不同,編導拍成奇案片,漫長偵查過程細節豐富,曲折懸疑。飾演青年檢察官的男主角阿力山大菲寧英俊正派,戀情浪漫,眾多角色亦好。

幾年前琦溫絲莉得影后金像獎的《讀愛》,改編德國小說,同樣從德國人角度追溯納粹戰爭的罪與罰問題。《大話迷宮》異曲同工,而更豐富深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