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象席地而坐》青春殘酷

2019/1/29 — 9:47

《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這部接近四小時長的大陸片,被今屆台灣金馬獎選為最佳影片。編導胡波沒有出席領獎,因為他拍成該片後不久,於 2017 年 10 月 12 日自殺而死,年僅廿九歲。他在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亦是作家,此片改編自他的短篇小說。

作為新秀劇情長片,《大象席地而坐》值得嘉獎,使此片成為他第一部亦是最後一部遺作,但如果這位青年才子沒有自殺,或許會得到最佳新導演獎,未必榮獲最佳影片獎。無可否認,死亡會增添傳奇光環,梵高的畫就是死後才值錢,影星占士甸、瑪莉蓮夢露、李小龍在生時已經大紅,死後更封為不朽之神。

《大象席地而坐》近期在香港少數影院的特別場上映,雖然冷門,不過接連爆滿,顯然受到小眾注重。今後其人其片可能被列為中華電影史的奇人奇片之一。

廣告

此片本身,屬於世界各地歷久常新的「青春殘酷」題材,一代代青春成長期或多或少都會經歷「殘酷」階段,感到天地不仁、世途險惡,親人愛人朋友都難以信任,因而憤世嫉俗。多數人安全渡過這階段,其他的就會自殘、傷人、步入歧途。

主角是當代河北省中學男生(彭昱暢飾演),與父親不和,父子像仇人。他的同學好友被校中惡覇欺凌,他出手相助,釀成命案,被黑幫大哥追尋算帳。逃躱期間,還發現好友「不忠」,他心愛的漂亮女同學另有不正經關係。

廣告

劇情由幾組人物故事交織而成,包括少年、壯年、中年、老年的男女,都被胡波刻劃得充滿殘酷感。未必是惡意施暴,而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各種年齡都會陷於身不由主的困境,發生荒謬、難堪、危險的事故。

漂亮女生(王玉雯)就與單親媽媽不斷爭吵,無法相處,並且做了已婚校務副主任的「密友」。她並非放蕩淫亂,形象清麗,突出的是性格獨立不羈。男生主角更不是壞蛋,他見義勇為,然而種種原因使他覺得走投無路。

黑幫大哥(章宇)亦不兇惡,還有情有義。但他生性風流,累到朋友戴綠帽自殺。妙在他苦苦追求的一個佳人總是拒絕他,他竟然發揮「鬼才」,對她說出一番愛情與死亡的怪論,很「抵死」。諷刺的是,當這個歹徒好心的時候,反而不得好報!

一個退休老祖父(李從喜)與小孫女闗係很好,可是子女謀奪他的房子,要把他送入老人院。他的愛犬又出事,惹來惡人纏擾,晚境很苦惱。片中有一場拍攝老人院,一個個老人像行屍走肉,簡直生不如死。

胡波的拍法簡單直接,常用手提鏡頭跟隨角色走來走去,或在室內談話,往往漫長、陰暗、背光,整體則把複雜的人物和情景拍出真實生活感。當然,他以「青春殘酷」的角度看世界,幾乎一切都偏於負面,由男生女生到壯年、中年、老年的角色,都似乎命運可悲。

此片不是完全絕望。後段男生女生,老祖父與小孫女,一起在風雪之夜,乘坐長途巴士前往滿洲里,希望看看傳說中席地而坐的大象。他們是否追尋超現實的另一世界?那世界是否天國呢?結局很微妙。

《大象席地而坐》由短篇小說變成四小時長片,是否太長呢?其實可以縮短到兩小時左右,當會緊湊得多。 1960 年大島渚的《青春殘酷物語》只是九十六分鐘就足夠了。 1997 年陳果的《香港製造》亦屬青春殘酷佳作,一小時四十八分鐘吧了,成績比胡波此片優異。

不過,短有短好,長有長好。菲林時代不能浪費,數碼時代則多長都可以。胡波或許預感這是畢生獨一無二的電影代表作,因而盡訴心中情,不計較市場和觀眾有無耐性。實際上,此片雖然拖長拖慢,但不算「悶藝」,甚至戲劇性相當豐富。胡波有才華,可惜尚未成熟,就輕生離世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