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頭女生背後 奈良美智的六個小故事

2015/3/9 — 18:19

圖:賽馬會

圖:賽馬會

出生於日本青森縣的奈良美智,1959 年來到這個世界。在愛知縣立藝術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他到德國杜塞道夫藝術學院升學,開展其海外生活的創作生涯,直至父親離世,才再度回國發展。奈良美智跟他筆下的大頭女生圖案,已經牢牢畫上等號,但他卻說:「我從沒有限定孩子角色的性別。」隨著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行《無常人生:奈良美智》展覽,奈良美智親身說法,談談人生經歷怎樣錘鍊出筆下的不老的大頭孩子氣。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廣告

夭折的妹妹
奈良美智是家中么仔,兩個哥哥較自己年長幾乎十年。他一直都這麼相信,家裡就是「串燒三兄弟」,但自己又偏好女性化的東西,叫他相當困惑:「中學時不喜歡自己這樣,想變得男性化一點,所以去學柔道。」直到奈良 20 歲那年,媽媽告訴他 1957 年曾經小產 — 原來他有一個夭折的姐姐。他坦言,有時會感到家姐就在自己身邊,或者作品中的大頭娃娃的中性打扮,多少反映出他心中一直住著這麼一個姐姐。

(圖:Life is Only One: Yoshitomo Nara facebook)

(圖:Life is Only One: Yoshitomo Nara facebook)

廣告

音樂啟發創作
父母工作忙碌,兄長又與自己年輕差距甚大,奈良美智坦言,一路陪伴成長的是音樂和繪本。家住美軍基地附近的他,自小聽到不少英文歌曲,其中民謠和創作歌手的作品,令他印象最深刻。他特別提到 Bob Dylan 和 Neil Young,二人的歌曲多有提及政治議題,對自己影響最大。不難理解,為何奈良筆下的大頭娃娃,也會談反戰、論反核。

海嘯後無法拍照
繪畫以外,奈良美智也會拍照,相機總帶在身邊,其攝影作品也在今次的展覽中陳示。雖然如此,生命中也有叫奈良無法按下快門的時刻。少小離家老大回,奈良美智一直對家鄉的海景念念不忘。海嘯之後,他數度回到老家照顧母親,眼見家鄉變成災區,震撼直入深心處,面對滿目瘡痍的景況,實在是無法下手,他說:「拍了四張,就無法再拍下去了。」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尋根攝影集
奈良美智的外公從事農業,曾經到庫頁島工作。外公離世後,奈良特地到那裡走走,拍下的人、物和風景,均在今次的展覽中播映,他更形容這是一趟「尋根之旅」,直言:「外公離開之後,我很想去看看,外公看過的風景。」

回母校不作畫
海嘯對奈良美智的打擊之大,叫他幾度無法創作。那年夏天,他回到母校,與後輩在一起。放棄最熟悉的繪畫,他選擇用陶泥雕塑來表達自己。直接用手撫摸陶泥塑形,他形容這是繪畫比不上的體驗,是一個治癒的過程。在母校重新開始創作,他認為在熟悉的環境當中,讓他尋回過去的自己。

(圖:YOSHITOMO NARA facebook)

(圖:YOSHITOMO NARA facebook)

孩子成熟了
很多人認為,福島大地震後,奈良美智的作品有所改變。大頭娃娃變得憂鬱,但執筆者卻不以為然。他承認海嘯發生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創作一向反映個人感情,大受打擊之後,再次提起畫筆,奈良也對創作意念有所修訂,「開開心心享受人生之餘,也希望作品能夠刺激觀者思考。」

孤身上路的創作人
一個人在外地生活的奈良美智,經常獨處卻非常享受。即使面對困境,也只是咬緊牙關熬過去。小時候與父親關係不好,奈良高中畢業以來,就離開老家。六年前,爸爸去世,他回國奔喪時,也刻意延遲航班,逃避父親的葬禮。2011 年的大地震後,無情的海嘯奪去無數的生命,他開始後悔沒有修補與父親的關係。大頭娃娃的形單隻影,由是成為他孤獨的寫照。

當日,奈良美智的父親未過八十就離開人世;今天,已經年過半百的奈良坦言,感到生命的倒數已經開始,「希望作品更有意義,影響力不因個人離世而消失。」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NBFITPARK YouTube 截圖)

 

相關新聞:蘋果日報星島日報大公報經濟日報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