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龍鳳》的性別議題

2015/9/10 — 17:34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文:Ebby Wong】

相隔一星期之後再寫劇評,很多細節都忘了。不過這正正可以省減多餘的觀感, 沒太入腦代表沒有什麼好與不好之別,亦即可省略。好吧,那只談大印象吧。

一個家庭故事,一個很男人化的家庭故事。果然,編劇就是個男的。怪不得在表達父與子,母(靈魂)與子之間的感情是入肉三分,很真實,很到位,我完全感受到「男人老狗講咩肉麻丫,但偏焗住要講」的時候的彆扭。宅男要表達情緒已經不容易,何況一個性格古嚴肅的名校校長的老爸?傳統家中扮演大男人的老爸和爛泥唔上柄的兒子之間的衝突,成為劇的主線,看兩父子和親生母子之間的尷尬和欲言又止,想講又唔講,粗聲或柔氣,變成台前演繹的節奏。這幾場戲是最吸引的,沒法子,編、導、演都是男人嘛,看男人之間講親情,生硬得來的又肉麻,變成了這個喜劇的主要笑位來源。細想,其實笑中帶著淚呢,小時候可以又攬又錫的兩個雄性動物,因為時間久遠變得連正常對話也沒有。這裡有一點得好好為編劇拍掌,他用半支煙來融化兩代之間的隔膜,串連所有人的情感。這個小小的抽煙位,都扭轉了每個角色的心靈,半支煙,吸得多麼情深。

廣告

這是一個很男人的家庭劇。劇中有一個如神仙一樣的丑角-寄居男,他搶戲的程度驚人,印象相當深,他的出現似乎就是純搞笑成份,令人捧腹大笑,尤如街頭賣鐵打藥的師傅旁邊,總有個打鑼的小徒弟,跟出跟入一樣,就是來插科打諢搞氣氛。可編劇和導演都非常鍾情這個角色,簡直成為最佳第六人。

為什麼我一再說這是很男人的家庭故事呢?因為劇中的女角角色總是朦朦朧朧的。女兒、後母,總令我覺得浪費了。準確點應說,太陳套。女兒只是一個幌子,可以免談。後母其實佔戲相當,但似乎編、導們都沒有給太多詮釋或發展,於是我看到的就是一種例牌的後母扮慈母角色。當父親和兒子的角色有層次有不同的表現時,後母和女兒就變得暗淡單薄,即使在夜審兒子和餐廳審未來女婿那兩場戲,應該有更多發展空間吧?親生母則更像是獨立存在,不是角色不好,反之是太好,她的存在其實已經足夠表達兩父子、兩母子的感情隔膜,如果是要表達家庭角色角力及感情衝突,其實,生母的戲份更加有說服力,應該可以再好好發展。或者,是由於後母演得太好,太壓台吧。

廣告

另外我想說說劇中所用的錄像效果,將錄像變成模擬背景使用,或有時會現場live video,不同視角拍著角色,這都是有新意的做法,當然質素有待提升。導演想令劇場變得多媒體一點的想法,有時又未免過多了,因為三小時劇目,當中的過場次數多,導演在每場間加插了訪問環節,這種手法應是連導演都心虛了,深怕太多轉場悶壞觀眾,於是所生出的好意。我卻認為這可省掉,既然不礙劇情,純引發笑料,倒不如讓觀眾趁機休息一下,好準備下一場戲的來臨。

如果這場大龍鳳集中在兩父子關係上的感情衝突、解決在生者與死去者的糾結,劇情會否更有趣?對於親情的反思會否更深更廣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