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堂無門

2016/3/16 — 12:39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天堂無門》(Son of Saul),似一個心理測驗。故事發生在二戰時代納粹集中營,攝影機經常被放在男主角的腦後,以一個匈牙利囚犯員工的視點出發,刻意模糊現場環境。全裸的男女老幼被趕入毒氣室,屍橫遍野的場面,屍體被男主角拖去焚化爐,如果按照一般方法拍出來,肯定令你想嘔吐,現在,沒有清清楚楚營造官能刺激來加大震撼觀眾心靈。留在幻想中,卻更加震撼。

這是一個有關同理心的實驗。劇情發展下去,有個小孩死唔去,被夾生再殺死。上頭吩咐醫生解剖,研究小孩不死的原因。一直任勞任怨做盡骯髒工作的男主角,突然發狂或開竅,用盡方法保住全屍,唔夠,四出搜尋宗教認可的專業人士,為小孩好好安葬。為完成心願,更不惜話自己係佢老豆。犧牲非常大,一方面要冒住被殺害的風險去收藏陌生人及陌生屍,另一方面是同伴們正密謀逃獄,佢無啦啦放低所謂的緊要大事唔理,完完全全累街坊。電影採用第一身視點,導演好想觀眾能夠代入在他身上。代入到未?代入到,可以開始解答問題。

廣告

你是否完全唔明自己在做緊乜?點解會咁傻去做啲咁無謂的事?人都死咗啦,掟條屍入亂葬崗同其他屍體齊齊燒成灰,同你又祈禱又清洗又入土,有乜分別?何況,一直以來都唔係咁運作的,一直以來上頭叫你做乜,你就做乜,至少保到條命。而且,身邊的同事朋友,個個都係麻木到見到什麼可怕事情都不上心不動容,每日如常不痛不癢,為大局著想,周遭環境如何惡劣也可催眠自己未算最惡劣,還認為自己很理性。還是,你似男主角一樣?

如果,你是前者,恭喜你,你會活得比較快活。如果,你是後者,恭喜你,你還未死。結局,一鑊熟,但,男主角終於露出從未現過的笑容。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