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還未晚:二十年來的卜戴倫

2016/11/1 — 13:28

年青時的 Bob Dylan(資料圖片)

年青時的 Bob Dylan(資料圖片)

【文:松木】

二十二年(1994)前卜戴倫首個香港音樂會後,我寫道:「近兩年再無新創作,只回歸根源,結他伴唱些傳统歌曲…似乎正醖釀另一次巨變。」果然,自1997年起的《Time Out Of Mind》五張創作大碟(2001的Love and Theft, 2006的Modern Times,  2009的Together Through Life, 2012的Tempest),再創藝術和事業的高峯,評價旣高,竟還能打入流行榜,接連獲得格林美獎,奥斯卡奬,今年還破天荒的獲得諾貝爾文學奬。近三十年馬不停蹄走遍世界演唱,舉行了過千場音樂會,被戲稱為「永不完結之旅」(Never Ending Tour),還主持電台節目,介紹歌曲,談笑風生,有次還引了孔子的説話,令我既驚且喜。

可是論者談到戴倫,都集中他六、七十年代的作品,鮮有提到他近年的成就。當然年輕的戴倫,石破天驚,開創出民歌和揺滾樂的新氣象,實在突出。但他不只是神壇上的聖像,他還不斷創作,推陳出新,隨著年紀和閱歷,展示另一面貌,依然精彩動人。

廣告

這裡無法一一細談戴倫的近作。整體而言,風格仍是民歌揺滾,粗獷舒徐,聲音比前更沙更啞,卻恰好配合內容的凔桑無奈,見盡世情的荒謬,救贖的無望,情感的荒涼,通過一幕一幕旣實在又抽象的情景吟唱出來,蒼老而哀傷,失落而又憤然,似放棄又不甘,欲死還生,欲語還休語不休。正是這種矛盾含混,矇矓多義,更引人入勝。

其中以1997的Time Out Of Mind最得我心,當年一聽,興奮莫名,老兵不死,信焉!前陣子以五言句試譯了其中一首情歌Make You Feel My Love〈使君感我情〉,婉轉情深又激越澎湃,讀來竟有古詩的韻味,這裏試引其中三節:

廣告

昏黄星初現 / 無人為拭淚 / 抱君千萬年 / 使君感我情…

飢腸身滿創 / 匍匐里巷中 / 無所不用極 / 使君感我情…

拼盡使君樂 / 使君夢成真 / 共君天地老 / 使君感我情 / 使君感我情。

但更有代表性的,觸動我最深的當然是Not Dark Yet〈天還沒黑〉。2011年卜戴倫第一次到台灣開音樂會,「印刻文學」特别出了他的專輯,其中樂評人馬世芳選譯了戴倫的六首歌詞,最近期的就是這首,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然!珠玉在前,這裡便引馬世芳譯的幾節為例。

我對人性的信念,都扔進了排水溝 / 一切美麗的物件,背後都是痛苦 / 她寫了封信給我,措詞如此温婉 / 她把心中所想,一一化為字句 / 我不明白,自己何須在意? / 天還没黑,但已不遠

我去過倫敦,去過美麗的巴黎 / 我曾順河而下,浮游大海 / 我曾淪落滿載謊言的世界之底 / 我不再期待從別人眼,看到任何東西 / 有時負擔太重,令我難以承受 / 天還沒黑,但已不遠…

相比六、七十年代,少了繽紛奇詭的意象,換上質樸淳淨的語言,言簡意藴,特别是「It's not dark yet, but it's getting there」的情景,情景交融,竟還完全切合我自己垂垂老去的感覺,和香港岌岌可危的現况。我真想和應一首「為時未晚,挽起狂瀾」It’s not too late to raise the morning star!

2011年,卜戴倫除了台灣,還去了大陸和香港。我去了在九展的其中一場音樂會,幾乎不忍卒聽。歌曲編排面目全非,幾乎認不到任何歌曲,已不是94年那次可辨而别有道味的變化。戴倫聲音更柝,每句急頓似無氣延續似的。評論依然讚賞,只有個别批評演出不濟。戴倫真的名氣太大,論者不敢匪薄。戴倫也太愛舞台,演出永不完結。證諸其他音樂會,狀態也有十足的時候。

近幾年戴倫創作又停了,出了兩張重唱美國老歌的唱片,儘管款款深情,但聲音難比法蘭仙納度拉,不是我那杯茶。他的精彩,都在他的創作。不過,二十年前,兩張民歌唱片之後便是Time Out Of Mind,七十五歲的戴倫,諾貝爾獎之後,還可又創新鋒,「雖是近黄昏,夕陽無限好」Not dark yet, and the sun's still nice!

 

作者簡介:當年文藝青年,今日退休教師。心憂天下,努力本地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