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邊外》:無可挽回的命運錯位

2017/4/13 — 15:28

《天邊外》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天邊外》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理想和現實的拉扯掙扎一直都是創作的熱門命題。但若一早已明瞭自身目標,甚至有機會達成理想,仍反其道而行的話,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錯位之中,輸掉整個人生。

美國戲劇之父尤金・奧尼爾的第一部長劇《天邊外》(Beyond the Horizon)正是一齣從個人抉擇引致困苦命運的作品。此劇名字極響,自己卻直至天邊外劇場稍前搬演,才見得正式舞台演出。從場刊得知劇團一直都想搬演此劇,甚至將劇團名字改成與作品同名,也算是一個契機,讓觀眾重新檢視奧尼爾這個寫於二十世紀初的得獎劇目。

尤金‧奧尼爾設計了兩兄弟,兄長阿祖(黎濟銘飾)與弟弟羅比(劉俊謙飾),前者喜歡務農,一心打理好父親的農場生意;後者鍾情旅行,自大學休學以來都想出去闖世界,去天邊之外探索。兄弟性格大不同,卻同時愛上與他們青梅竹馬的露芙(高棋炘飾)。本來各有目標,羅比甚至已請求舅舅翌日帶他上船,露芙卻在出走前向他表白,令羅比打消了去天邊之外的念頭。阿祖得悉後為了離開這傷心地,一時意氣之下出海,自此與其弟踏上截然不同的人生。

廣告

尤金‧奧尼爾曾當了幾年海員,致使他劇作裏經常有關於航海的描寫。但《天邊外》則不然──時間橫跨八年的《天邊外》劇分三幕,每幕兩場,分室內和室外;雖有描述阿祖當了海員和生意人回鄉的情節,卻未有另闢一幕呈現出海的生活,反而六場戲都是在農場小屋及其周邊發生,使作品結構對稱而避免失焦。劇團以燈光及舞台佈置,呈現每位角色及梅家的興衰。三場室內戲各以不同色調的燈光增強氛圍──從一開始明淨的暖色到八年後第三幕頹敗的冷藍;劇長兩個多小時,劉俊謙幾乎未曾離場,就在氣氛愈漸沉重的舞台演繹羅比從最初接管農場到最後病逝的心理轉變。

三年後的第二幕,阿祖已是一個遊歷多國的海員,羅比接手去世父親的農場,卻因耕作不善而每況愈下。羅比與露芙結了婚,亦有了女兒瑪麗。原劇本有瑪麗的對白,但要不寥寥數語、要不哭喊爹爹,或許是對白無關痛癢的關係,是次演出決定刪去其對白,只保留一個小人偶,遇有其他角色與瑪麗的戲份時則由角色獨自完成該節互動。在小劇場的語境,可避免多排一位演員,將戲份聚焦主要角色,也算是一個合適的改動。

廣告

第三幕又再過了五年。羅比母親去世、瑪麗病死,但行動不便的露芙母親仍然苛延殘喘,甚至還得用自己的積蓄接濟無生產力的羅比一家,也可算是不折不扣的悲劇了。羅比沒能將農場起死回生,向露芙提議要進城,利用自己學過的知識掙錢;他仍心存希望,仍懵然不知整個處境已到了最艱苦的時候。當露芙告知醫生羅比患的是肺病,羅比則指正說是胸膜炎──大學所讀的滿腹經綸終於可以派上用場,卻只剩在彌留之際宣判自己致命症狀之用。羅比空有概念理論,但無落地生活之智,是否暗示著知識分子於現世的困頓無用?

雖然本劇偏向寫實,但舞台呈現上仍然有不少意象發揮空間。譬如第三幕第一場露芙要「送」羅比回房休息,導演在近乎後災難的幽暗家中鋪上一處處泥土,恰巧演出當晚有點微雨,配以側射藍光,頹敗氣氛就出來了,亦能突顯梅家已經淪落至無人打理家居的苦況。及後露芙將羅比拖行回房,途中也就順理成章留下一條沙路,幾近血跡,梅家的悲慘有增無減。

當然最錯的還要數阿祖。八年過去,阿祖從一時意氣出海到成為一個生意人、投機者,他從一個踏實的農夫變成失敗的商人。羅比將逝,有氣無力地對阿祖吐出了最為人知的一段對白:「我和露芙都是失敗者,但你是我們當中最失敗的……因為你離開了自己的本行八年……記住,要在苦難裏才能覺悟。」人之將死,心才得澄明,覺知自己過往所有決定的荒謬。最後羅比解脫於日出之際的小山上。他終於離開了農莊──那處令他受盡一切苦難的地方,卻永未能抵達天邊之外;而露芙與阿祖因著羅比之死,重新回到第一幕的場景。日出每天如是,但錯位的人生又如何重來?劇本終局其實有點耐人尋味,阿祖受羅比委託,想和露芙重新整頓農場,但露芙不答話,更添那個日出的反諷意圖。如果《天邊外》有任何希望,或許就是從絕望派生出來,那種對命運、對抉擇的深刻體驗。

--

評論場次:

3月27日,19: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