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真外傳 》與楊貴妃

2017/6/29 — 9:34

《太真外傳》造型照

《太真外傳》造型照

《龍鳳呈祥》之外,我亦看了《太真外傳》,是「中國戲曲節 2017」開幕節目「京劇群英會」一頭一尾兩台大戲。前者三國喜劇:劉備「智娶」孫權妹妹;後者乃楊貴妃悲劇。同為昔日梅蘭芳常演的。

《太真外傳》是梅蘭芳的古裝新戲之一,齊如山編寫, 1927 年首演時正當梅蘭芳風姿最盛的花樣年華。他青少年時期男扮女裝很美麗,歌喉和扮相都「比女人更女人」(上網便可看到他的舊照)。他發揚戲曲傳統,亦敢於創新,早期演過不少時裝新戲,至於古裝新戲,還有《黛玉葬花》、《洛神》、《西施》等。

近年梅派名旦李勝素與著名老生于魁智重新排演此劇,今次就是這個新版本。劇情概括了唐明皇與楊貴妃的生死戀,由「道宮遇艷」(當時楊玉環在宮中做道姑,道號太真)、「金殿冊封」、「華清賜浴」、「七夕盟誓」,而至安祿山作反,導致「漁陽鼙鼓」、「馬嵬驚變」而賜死。

廣告

最後「夢遊月宮」,唐明皇與成仙的太真重聚。劇中不少場面和曲詞,取材白居易經典詩篇《長恨歌》,舊時人所熟知。

由於這版本濃縮為兩小時二十分鐘,實在簡潔有餘,細緻不足。主要欣賞李勝素和于魁智的唱做。李勝素貌美聲好,不過表演霓裳羽衣舞頗為簡化,春寒賜浴華清池當然不會賣弄香艷肉感。

廣告

楊貴妃馬嵬坡之死亦簡單,也不能要求充分呈現唐明皇「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以及「秋雨梧桐」、「夕殿螢飛」的聖主朝朝暮暮情。到了「夢遊月宮」,則大放乾冰煙霧,早已成為戲曲例牌的仙境花樣。不知道八十年前梅蘭芳初演時有沒有放乾冰?但可能運用了不少當年新鮮的舞台技法。

其實梅蘭芳的楊貴妃戲,至今被梅派傳人演得最多是《貴妃醉酒》,真正傳統劇目,唱做與舞姿身段特別細緻,據說源於崑劇。崑劇常演清代洪昇名作《長生殿》,原著五十折詳述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舞台上通常只演其中幾折,或濃縮起來。崑劇迷很讚賞《長生殿》,不過我看到的版本都不喜歡。

始終覺得白居易《長恨歌》最美妙,詩句引發無窮想像,形象化演出很難符合理想。說起來, 1955 年日本名導演溝口健二拍過《楊貴妃》電影,京町子、森雅之主演,大映公司與香港邵氏合拍。六十年代李翰祥為邵氏拍了《楊貴妃》,李麗華、嚴俊主演。 2015 年大陸拍了《王朝的女人:楊貴妃》,范冰冰主演。我都沒有看過,亦沒有看楊貴妃電視劇。

當然,《長恨歌》美化了那段生死戀,甚至神話化。其實當年唐明皇(玄宗)冊封楊貴妃時六十歲了,楊玉環原是他兒子的妃嬪。《太真外傳》不提她與皇室父子「亂倫」,畢竟,歷史上宮闈情慾亂七八糟和爭權仇殺,中外都很多,傳說楊貴妃與「義子」安祿山也曾經很親密。據說《王朝的女人:楊貴妃》拍到這種曖昧關係,我倒想找來看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