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去的光彩 那些女生

2016/4/21 — 11:01

早兩天到過在中環PMQ的書店Open Quote中,剛開始了本地年輕藝術家Helen So Miiasoey 的個展「Another Twinkle Lost」(展期至4月29日),展出二十多幅用水彩及marker筆畫的女生人像畫,年輕時髦,很有個性,頭髮染成不同顏色,塗了口紅的厚厚咀唇,不同顏色的瞳孔,大大的眼睛,很濃的眼影等,似是向前望,對著某人說話。筆者忽然覺得好像是電影中,鏡頭突然聚焦到女角上半身,因為她想跟男角說話。

而每幅畫中的女生旁邊都寫了一句英文「You said you have nothing left for me for us when we promised everything to become us in the beginning. Now I’m the only one that still holds everything and nothing……」、「you sad I don’t smile anymore. Indeed, ever since you took away every reason from me to smle or to love……」、「it felt too real t realise it been a lie that choked the ghost out of me……」、「stop asking me why I’m so upset, will you? It’s like why do you even have to ask these questions, dear?」一個女生一句對白,一句對男生說的對白,好像是愛情故事中某個場景。

廣告

筆者也頗喜歡展覽名,Another Twinkle Lost,失去了閃耀光彩,是女性本的光彩,還是因為愛情而有的光彩──有說愛情可以令女性(筆者心想,好的愛情關係理應會令男性及女性都幸福快樂的)更美,但作為一個人,就算沒有愛情,或因為愛情受傷,就不能美麗或有光彩的嗎?沒有愛情的滋潤,就失去了自我,本身就是沒有發光的基本能力。

好像畫中的女生都有星,可能是頸上、面上、肩上等,又或鍊上,身上的星不發光,那就靠自己發光吧。不是愛情令人幸福,是自己令人幸福。

廣告

其實,看展覽不在於規模或名氣,太多展覽看完後都是「總之不去啦」,又或是看過便算,讓人們思考一下的,已經是成功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