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眠》慘情離譜

2017/5/24 — 9:54

《失眠》劇照

《失眠》劇照

導演邱禮濤和男星黃秋生是老拍檔,合作過很多次。最「惡名昭彰」是 1993 年三級殘暴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黃秋生扮演窮凶極惡姦殺狂,使他首次獲得香港影帝獎,此後他在影視和舞台劇得獎不少。

除了《人肉叉燒包》,黃秋生在邱禮濤電影的角色都比較正派, 2013 年《葉問:終極一戰》把功夫老師父演得特別好。直至最新合作的《失眠》才再度邪惡,甚至比廿四年前更血腥變態,公映版要刪掉一些超三級鏡頭。

比《人肉叉燒包》變本加厲,大搞駭人綽頭,自然引起注意。但以片論片,今次過度炮製,是邱禮濤「邪性大發」的失控之作。

廣告

劇情初頭似乎有紋有路。黃秋生飾演九十年代香港大學醫學教授,很「科學」地在課堂談論失眠,還研究失眠而保持精神生猛的良方,讓人類不必把一生很多時間「浪費」在睡眠。這怪論倒也有趣。

教授被有財有貌的千金小姐(吳俐璇)請往馬來西亞,診治她家人的嚴重失眠遺傳症,就出現狂暴恐怖情景。奇在此片隨後時光倒流,從現代跳往二次大戰香港淪陷時期,並且由「科學性」變為神怪的降頭魔咒。

廣告

原來淪陷期的慘痛回憶才是主戲,拍攝日軍暴行,漢奸醜態,小姑娘紛紛被拉入慰安所慘受凌辱,教授主角的善良父親(也是黃秋生飾演)被迫為日軍效勞。重提日軍侵略的慘況,本來有不忘歷史的意義,問題是誇張失真,猛搞慘情、殘忍和神怪的綽頭,越看越不對勁。

後段回到九十年代,教授進行活人失眠實驗,亦很離譜。作為賣點的姦淫狂殺,以及剖屍偷腦、剝面孔,割生殖器官和亂葬崗等,固然可怕,然而最難忍受是劇情夾硬堆砌,越拍越多蠢人蠢事。

黃秋生演變態教授和善良爸爸兩角,衛詩雅亦演淪陷期姊妹兩角,林家棟演漢奸,船木一輝演日本軍官,都落力瞓身,但難免都要為「偽術」而「犧牲」。吳俐璇形象不俗,結果亦淪為皮開肉裂的犧牲品。演得最有實感,是一個問米靈婆,只出一場,很迫真。

說起來,失眠情況普遍,如果認真拍出奇情驚險故事,就值得捧場。基斯杜化諾蘭成名作《凶心人 (Memento) 》拍失憶奇案 ,接着《白夜追兇 (Insomnia) 》由阿爾帕仙奴演失眠警探,都獲好評。

不過,《失眠》借失眠來搞魔咒,假使咒到惡人有惡報也不錯,弊在竟會咒錯好人,還禍延無辜子孫,又有畫符佬故意弄到女兒妖魔化,比日軍更「陰毒」。片中前後兩代的香港人,若非奸邪,就是死蠢,成為很錯亂的邪片。

多產的邱禮濤,今年已拍成三部類型不同電影,《拆彈專家》和未映的《原諒他 77 次》都正常穩健,這一部實在不敢恭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