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落的愛麗絲

2016/5/13 — 9:58

Marc Spiegler 與art fair眾員工及贊助商合照

Marc Spiegler 與art fair眾員工及贊助商合照

「In another moment down Alice after the rabbit, never once considering how in the world she was to get out again.」 喔噢!已經踏足第四回合,年復一年,香港三月天總懷抱同樣期待,彷彿義無反顧少女,緊隨西裝革履的兔子先生,跑呀跑,最後一股腦兒栽進幽黑山洞.... 禍兮福所倚,世事逆料,出口處依然故我,不就是灣仔海濱Convention Centre那巴爾塞藝術展!

愛麗絲面對洞穴還可以猶豫,香港藝壇卻別無選擇

愛麗絲面對洞穴還可以猶豫,香港藝壇卻別無選擇

廣告

兔子先生給Art  Basel/Alexie Glass-Kantor的忠告…. tick tock tick !

兔子先生給Art Basel/Alexie Glass-Kantor的忠告…. tick tock tick !

廣告

3月22日Art Basel總經理Marc Spiegler致辭,宣稱亞太畫商參與數目持續遞增,細訴肩負畫廊數百,責任繁重,字裏行間神色肅穆,實質身影背後早喜盈於色,參拜者泛濫能不等同財源滾滾?

Tracey Emin的stardom(記者招待會現場)

Tracey Emin的stardom(記者招待會現場)

打從去年開始,一直覓尋嶄新角度,解構藝壇年度盛事,渴望聚焦公共空間的選拔展,循大型雕塑及installation切入,好待大家能接觸art fair鮮為人知一面,不幸事與願違,輾轉聯絡上負責公關的蕭佩雯小姐(Sutton PR),嘗試預約 ‘Encounters’ 項目策展人Alexie Glass-Kantor,也許筆者力有未逮,數月下來始終一籌莫展,甚感懊惱.... 預展日好歹從rabbit-hole 探頭鑽出,剎那間竟楞住,這一趟curating失格走樣,masterpieces稀鬆平常,碩而無當,部分指控社會矛盾,缺乏深度,倘若按照設想,先登賊船,豈有全身而退之理?

Richard Maloy 以紙皮搭建,造型差勁的大型雕塑/臨時虛殼/ ’Encounter’,極盡馬虎能事

Richard Maloy 以紙皮搭建,造型差勁的大型雕塑/臨時虛殼/ ’Encounter’,極盡馬虎能事

計劃泡湯叫人進退維谷,硬着頭皮踐步大會安排刁德謙座談,以及潮流時麾的Tracey Emin發布會,兩位瑰寶精英,南轅北轍,前者闊別亞洲,旅居紐約凡五十年,於彼邦柢固根深,後者YBA健將,意氣風發,星味十足。「Tracey,你的東西是藝術嗎?」低階問題層出不窮,雲集Emin答辯過程,「我的創作廣受美術館迎迓,理所當然就是藝術」,真箇物以類聚,腦殘提辭導來了不起回覆(典型Formal Fallacy),各國museums收購Contemporary Art,漁翁撒網,良莠不齊,怎可一概而論?

藝術家堅持作品與性無關,旨在展示恩愛,頗覺欲蓋彌彰

藝術家堅持作品與性無關,旨在展示恩愛,頗覺欲蓋彌彰

話講回頭,Emin氏確鑿演繹奇才,譬如吹噓戒指拾遺故事,無意中栓入主婚姻的無名指,迷信忌諱,擔憂寓意不仁,決定合庭院奇石共諧連理,方能剔破詛咒云云!此外更讓代理galleries高掛陰戶陽具油畫,一律詮釋摯愛體現,鼓勵性交高攀神交,極盡迂迴,未見其誠,益增其險,託福藝術,如意吉祥,器官無端轉化文明風雅,假手 story委婉頃銷,甘願替普羅奉獻茶餘飯後之資,只求所向披靡。

Emin 畫中女子正撫摩陽具,繪形繪聲

Emin 畫中女子正撫摩陽具,繪形繪聲

座談會的David Diao跟M+ 首席策展人Pauline Yao

座談會的David Diao跟M+ 首席策展人Pauline Yao

巴展場館裏誠品畫廊獨沽一味,主打David Diao 作招徠,懇談會上,藝術家拋擲影后李麗華肖像為引,憶記家族敗走四川,落難香江,寄居尖沙咀漆咸道,大樓同伙顯赫熠熠女星.... 無巧不成書,本人1994年喬遷曼哈頓Tribeca 的 Franklin 街,跟刁氏比鄰至今,既具前科,應否侈望,玉成畫中人物?其他展品包括DBS及 Elvy’s Private English School等,諸多視像符碼,刻意邀人釐清小島與artist關係密切,固非偶然。

刁德謙 2015 年作品:  Elvy 英語私校和黑板

刁德謙 2015 年作品: Elvy 英語私校和黑板

會晤途中,David坦承渴望和鄉親各走一步,攜手共勉,並且允諾 「meeting the audience halfway」,然則君子一言,播下非議,symposium 瀕臨尾聲,接踵提問環節,有男士質疑畫家設計跟亞洲同好半路相逢,寓意何在?是否顧慮放手一搏,盡釋精華,勢將遠遠超越地方art-lovers鑑賞水平?同場聽眾Stephanie Bailey 亦不甘示弱,旁敲側擊企圖揣測動機答案。

刁德謙 2016 年作品:  李麗華(1950-1955 鄰居)

刁德謙 2016 年作品: 李麗華(1950-1955 鄰居)

思量下不難發現,Emin 和 Diao不約而同采納自身為原材料,Tracey赤條條歌頌性愛,樂此不疲,意識形態躍然紙上,這邊廂,刁氏追認成長期的拔萃男校,種種針對「我」的剝削,藝壇屢見不鮮,舉例 Rembrandt 晚期潦倒不堪的self-portrait,乃至Picasso 把孤家寡人白描矮肥色迷衰翁,一大堆。

刁德謙滯留香港六年 上學的母校

刁德謙滯留香港六年 上學的母校

Alice 跌進山洞不乏奇遇,未知Art Basel觀眾可有同感?

Alice 跌進山洞不乏奇遇,未知Art Basel觀眾可有同感?

「Me–Me–Me」暗藏兩股形象投射-- Emin 沿襲 Abstract Expressionism 套路,取不甚高明書法線條經營風景裸體,反之黃皮膚的David選擇摒棄,拒絕糾纏不愉快的東方回憶,用平塗技法盡訴如煙往事,雙方犄角遙峙,洋婦操演筆墨,庶子攻尖Conceptual Art,雄兔撲朔雌兔迷離,顛覆了邏輯習慣,搭乘商機無限的巴展HK2016便車,偶然交滙,誰曾帶走一片雲彩?此中角色/血脈/文化的躲貓貓遊戲,跨鳳成龍,催人聯想Mad Hatter 跟Alice Liddell 一席話: 「You used to be much more... muchier. You’ve lost your muchness」,好一句溫馨提示,空谷足音,寫照過應屆Art Basel的「重-頭-戲」。

愛麗絲跟Mr. Mad Hatter的下午茶聚

愛麗絲跟Mr. Mad Hatter的下午茶聚

(原文刊於《信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