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朋友的女朋友和男朋友的男朋友

2015/4/8 — 17:24

《女朋友的女朋友》劇照

《女朋友的女朋友》劇照

與一位皈依了佛教的朋友去尼泊爾行山。在大山裏走了幾天,從山上下來,我們在旅遊區的小店看唐卡。小店老闆看上去是典型的尼泊爾男人,個子矮小,皮膚黝黑,五官並不是印度人的那種深眼窩高鼻樑,神情總是很腼腆。講了半天價終於做得成一單生意,他忍不住竊喜偷笑。這個亞洲數一數二窮的國家,大部份的人還是比其他地方的人純樸。

他似乎有些好奇我們兩個女人跑來爬山,好像不用顧家,他用英文問我們︰「你們倆都單身嗎﹖」「單身。」朋友回答他。他說︰「單身好。在尼泊爾,結婚對男人來說,是生命的開始,對女人來說,是生命的結束。」

當然,對顧客說的話不能代表尼泊爾人對女性及婚姻的真正看法。但他的表情腼腆得讓人不太想懷疑他的誠懇。

廣告

我蠻喜歡讀《我係何式凝 今年五十五歲》,或者看《女朋友的女朋友》,這樣的書和電影把女性(其實也包括男性)從固有的婚姻框框中釋放出來。例如,它們一定不會同意,女性是婚姻的附屬品。

何式凝在她的書中提到,如何面對單身這個現實︰

廣告

單身女人常常被視為無家——家庭缺失。

當人們問︰「你結了婚沒有?」你答︰「沒有。」他們便會噤若寒蟬,靜默好一陣子,然後嘗試轉換別的話題。對他們來說,已婚就是「有家的」,而未婚的人就是沒有家。這樣的反應,我感到熟悉不過。他們都忘記了,每個人都有父母,有些人甚至身處大家庭中,幾代同堂。無論我們有沒有結婚,跟父母和兄弟姐妹的關係亦會一直延伸發展,即使在他們過世後,這種關係亦會持續。但原生家庭的關係往往被視成為次要,因為大家都假設了,人在成長過程裏,必得拋下父母,建立自己的家庭。

現在,如果有人問我家庭狀況,我會這樣介紹自己︰「我有六兄弟姐妹,我排行中間。」

讀何式凝和她的同性戀男朋友的故事,有時也會想,她那樣幾近偏執地愛那個連與女性肌膚接觸都感到不適的男友,其實何苦。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執著於一樣事情必有其因,儘管那原因未必能以理性解釋。但也正因為這種執著,這世界有些事,沒有人做,便由執著放不下的那個人去做,如她愛男同性戀者、以男同性戀者為友、研究有關同性戀的學術課題,幾乎成為一種 calling。

她也在書中提到,她寫出她的獨特經歷,也是希望為其他「選擇不同路向的人」提供參考。

法國導演 O 先生(François Ozon)的電影《女朋友的女朋友》,是難得的讓人眼前一亮的跨性別題材電影。亮眼之處,在於它不同於很多以往的跨性品題材作品,後者多是關於變性人、易服癖者在社會中遭到的冷待、壓迫——就算是拍跨性別如家常便飯的艾慕杜華,作品中講述變性人的故事也總是不失悲情——《女朋友的女朋友》意外地陽光,並不很强調跨性別的道德枷鎖,而是 highlight 易服癖者扮女人得到的歡愉、對做女人的渴望。

(以下劇透)

它打破很多關於同性戀和異性戀的 stereotypes,打破男 vs. 女的對立,性別身份大兜亂。電影女主角 Claire,結了婚有相愛的丈夫,卻隱隱有同性戀傾向而不自知,平行發展另一段戀情,卻是喜歡去逝好友 Laura 的丈夫 David 易服扮演的女人 Virginia。Claire 通過幫助有易服癖的 David 尋找他的女性身份,也發現了自己喜歡女性。而到最後,David 確認了自己的女性身份,Claire 也確認了自己喜歡 David 易服扮演的女人,他們一起照顧 David 與 Laura 生的女兒 Lucie,而 Claire 沒有放棄「做女人」,她懷孕了。不過電影沒有交代,孩子的父親是 Claire 的丈夫還是 David——我認為是 Claire 的丈夫,因為劇中提到過,Claire 抗拒與 David 的男兒身做愛,Claire 發現 Virginia,反而讓她與丈夫 Gilles 重新有生孩子的慾望。

《女朋友的女朋友》劇照

《女朋友的女朋友》劇照

這倒是多元成家的示範,雖然看上去有點複雜。我不知道,也許在母系社會這未必會顯得很複雜。

最妙的是,Claire 的選角,O 先生並沒有把這角色塑造成 Tom Boy (如《龍紋身的女孩》電影女主角那種形象,儘管那頗有型),Claire 在電影中穿著的服飾通常很中性,裙子也少穿,打扮得像個乖巧的小男生,但是溫婉如小鳥依人。我覺得這說明了 gender 和性傾向的多元。

也許因為 O 先生是個說故事高手,電影並沒有讓我覺得這一切很瘋狂。它有說服力,至少讓我認同,每個人真正的 gender 是多元的,不是非男即女就能簡單劃分。婚姻是一種法律形式,人與人之間的戀愛關係,也恐怕非一男一女終成眷屬所能槪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