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裝男身:後龐克影像中的扮裝與偽裝

2016/7/8 — 11:00

Adam & The Ants《Prince Charming》片段截圖

Adam & The Ants《Prince Charming》片段截圖

那個束金色鬈髮的家庭主婦屬於市郊的整潔平房。房子裡,身穿絲質睡衣、粉紅外套的她正在床上享用早餐,接下來她又打掃房子、灌溉植物;在花園享受日光浴;邊喝香檳邊看電視。每個鏡頭下的她都顯得怡然自得——假如這是一個電視節目,貼切的標題會是「白人主婦的幸福日常」。

驟眼看,少婦身材曼妙,整段錄像看似一段擁抱白人中產家庭價值、甚至具宣傳性質的短片。低清影像致使少婦大多數時候面目模糊,可是當近鏡出現時觀眾卻生疑了——扮演少婦的其實是身為生理男的藝術家 Grayson Perry。至於搭配閒適畫面的音樂,初聽也是一派田園風味,卻原來是 Lou Reed 的「Take a Walk on the Wild Side」。這首發表於 1972 年的單曲,以安迪・華荷的「超級巨星」為題材,輕快地唱出誰誰剃掉腳毛由男變女、誰誰在紐約賣身、誰誰替人口交誰誰吸毒的故事,並反覆吟唱:「寶貝,到狂野的一邊走走吧」。Perry 幾可亂真的女性扮相卻又偶爾穿幫,突顯了「中產日常」敘事的虛假。主婦的幸福日常是消費社會中的理想生活型態,配上 Lou Reed 的歌,卻將放浪、冒險、惡質、邊緣的另一種生活型態插入,令兩個互相隔離的世界在聲畫交滙中疊合,此舉刺破遮掩着浮淺無聊的所謂安定,可視為借扮裝和戲仿進行階級批判。

《Bungalow Depression》電影截圖
(圖片來源: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

《Bungalow Depression》電影截圖
(圖片來源: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

廣告

《Bungalow Depression》由 Perry 和他當時的女友 Jennifer Binnie 執導,攝於 1981 年,是二人從英國鄉鎮移居倫敦初期的作品。倫敦自七十年代中受龐克浪潮洗禮,高舉反叛旗幟的次文化相當耀眼,對年輕人而言特別吸引。雖然隨着 1979 年 Sid Vicious 暴斃、以及其後 Sex Pistols 解散,龐克驟然落幕,但八十年代初市中心以北就聚集了許多年輕藝術家和創作人。其時英國的佔屋運動聲勢正盛,1977 年倫敦西區甚至有佔屋者因集體反對重建而進展至試圖建國,宣稱他們的街區已脫英獨立,國號 Festonia。

廣告

年輕創作者也得益於佔屋運動,不用負擔租金,享有較大的創作空間,當時倫敦的佔屋藝術群體關係相當緊密,Grayson Perry 和 Jennifer Binnie 也身處中心。二人在1984 年利用自己佔據的空屋地牢搞了「鴉片館」,在那裡舉辦瘋狂派對、行為演出、放映會,成為許多創作人的聚腳點,他們當時的朋友包括 Cerith Wyn Evans 和 John Maybury,二人的作品都收錄在〈展現自我〉單元中。此外,Jennifer Binnie 與胞姐和友人創立了藝術家群體「Neo-Naturists」,常做行為展演,特別喜歡騎劫夜店文化,可謂戴卓爾時代的新嬉皮。他們的演出以裸體、彩繪、歌舞為標誌性元素,《The Private View》再現的就是一例。

前述的《Bungalow Depression》配上流行單曲,擬仿音樂錄像,四分鐘的片長也接近流行曲的標準。1981 年,美國 MTV 電視台啟播,全天候 24 小時播放音樂錄像,開啟了這一影像類型的黃金年代。〈此時彼刻〉試圖延續後龐克 (Post-Punk) 精神,透過並置藝術家錄像 (artist’s videos) 及流行音樂錄像,拆除高雅文化與大眾文化之間的藩籬,其中〈展現自我〉單元亦包括三支音樂錄像,全部攝於 1981 年:Human League《Don’t You Want Me》、Adam Ant 《Stand and Deliver》和《Prince Charming》。

Adam Ant 是八十年代初英國當紅歌手,多番入選流行曲排行榜頭十位,1981 年推出的大碟《Prince Charming》就收錄了上述兩首大熱作品。對比 Grayson Perry 在《Bungalow Depression》中靠近「自然」的扮裝策略,挪用灰姑娘故事的《Prince Charming》中出現的男扮女裝更靠近敢曝 (camp)。扮演灰姑娘姐姐的兩位男性塗上白臉紅唇,戴濃密鬈髮,裙子誇張鮮艷,肢體語言也甚浮誇。如果灰姑娘的姐姐象徵不能被約化成母親或慾望對象的女性,《Prince Charming》中的處理就是透過造作、不自然的表演,突出並嘲諷傳統敘事對這類女性肆無忌憚的醜化。

更有趣的是,Adam Ant 在音樂錄像中並沒有變裝,他以男性造型登場,卻扮演本屬女性的角色。在《Stand and Deliver》裡他是「公子強盜 (dandy highwayman)」,對鏡化上美妝才去搶劫,並輕佻地唱出「我大灑金錢裝身扮靚」的歌詞。他也是《Prince Charming》中的灰姑娘,輪廓和造型令人聯想到古希臘美少年,就像傳統的灰姑娘,他受姐姐們欺壓,又得到仙女幫助,成功駕着跑車參加舞會。他在樓廳上傲視仰望他的賓客,然後抓着吊燈華麗降落,帶領眾人跳「Prince Charming」這支舞——原來灰姑娘搖身一變成王子了。他舞向大廳盡頭的階梯,階梯頂是一個挖空的人形,對應灰姑娘故事中那隻用來指認真命天女的玻璃鞋;他必須穿過那個人形以證明自己是王子。可是當他到達階梯頂部時,原本的人形已經變鏡子,他毫不猶疑地用大鎚擊碎鏡子——錄像結尾,破鏡後接連出現不同造型的 Adam Ant,包括奇連伊士活的西部牛仔、震撼搖滾之父 Alice Cooper、阿拉伯酋長、還有他自己在《Stand and Deliver》中扮演的強盜,令人聯想到 Cindy Sherman 搬演挪用的電影角色。長相漂亮的 Adam Ant 一再自我展示為觀眾的欲望對象,可是他擺出的高度戲劇化姿勢,加上快速切換的各個造型反差甚大,在在強調男性特質也不過是一種偽裝 (masquerade),一副可以隨時戴上或脫下的面具。

英國藝術家 Cerith Wyn Evans 和導演 John Maybury 的早期實驗錄像亦輯錄在〈展現自我〉單元中,這些和其他單元中的錄像藝術都是相當珍貴的材料。前年為英國電影協會策劃〈此時彼刻〉的 William Fowler 在訪問中提及,他在研究八十年代英國錄像藝術時發現這些超八和十六米厘影片多數未被收藏,連拷貝也為數極少,大多只有由創作者本人持有的孤本,要觀看這些影片相當困難,如今我們在大螢幕上看到的就是數年歸檔、修復和電子化的部份成果。六七十年代是錄像藝術剛興起的時期,相關的評論和藝術史的書寫已相當豐富,相較之下英國的八十年代錄像卻很少被書寫。如今英國電影協會收藏了這一批重要作品,免其佚失,可期待日後將有更細緻的整理和論述誕生。

--

參考資料:

1. Michael Rush, Video Art. (2007)
2. Catherine Elwes, Video Art, A Guided Tour (2006)
3. Pamela Cohn, ‘William Fowler: Restoring, archiving, and exhibiting artists’ films from the post-punk era’, http://bombmagazine.org/article/4203819/william-fowler (20 August 2015)

(「M+放映」x立場新聞合作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