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説為何是我》:⾹港⼈的未知與追尋

2019/10/24 — 19:16

《她説為何是我》1989,圖⼆:不再掩眼的女⼦子,回望

《她説為何是我》1989,圖⼆:不再掩眼的女⼦子,回望

【文:⿆以琳 (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四年級)】

《她説為何是我》 是1989年藝術家馮美華攝製⽽成的家⽤錄影系統 (VHS) 錄影⽚,此作品⽚長八分鐘,穿越不同年代的⽼⾹港。⼀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後,⾹港交還中國已成定局,正值⾹港政局飄遙及內省⾃察的時刻,馮美華透過錄影⽚的女主角—— ⼀位蒙眼女⼦,反映⾹港⼈對未來的迷惘、對前途的未知以及追尋,在彩⾊的⽚段中,這位女⼦穿街過巷,摸索漫遊。

影⽚的開⾸是⼀條題問: She said “why me?”  ( 她説:「為何是我? 」),當中的 “She” (她) 從表⾯上看,可指蒙眼探索城市的女⼦,但從更深的⼀個層次看,“She” 所指的,其實是我們的城市,⾹港;除了盲摸摸的在獨⾃探索與追尋的「她」以外,整段錄影⽚還插入了很多⿊⽩檔案⽚段,暗⽰這個城市過去的種種,包括放映⼈民燒炮仗慶祝、天星⼩輪在海上航⾏,以及六七暴動等場⾯。除此之外,影⽚中的⿊⽩檔案以舊時⾹港女性為重⼼,由⽼至幼、由⾺姐到平民,放映着她們育兒、尋找⽅向、與朋友同⾏、奔跑等⽚段。凝視着銀幕,⼀個又⼀個舊時⾹港女性的臉孔,她們的⼀顰⼀笑、她們⾛路的背影,都盡入眼簾,蒙眼女⼦與以往的⾹港女性融合⼀起,變成⼀個「她」,⼀個最能代表⾹港⼈的集體經歷及回憶、⼀個最能反映⾹港的「她」。

廣告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在城中探索的蒙眼女⼦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在城中探索的蒙眼女⼦

廣告

作品中有三個場景於我尤其深刻: 第⼀個場景是天后古廟,作品的開⾸及結尾都在拍攝蒙眼女⼦在天后古廟前細細的徘徊摸索,透過這⼀⾸尾呼應的效果,馮美華更突顯了⾹港⼈的信仰,以及我們的共同⼼願。⾹港以漁起家,因此漁民們都長久仰賴天后這個海神來得平安保佑、得昌盛繁榮之福,天后古廟這⼀個場景在影⽚中,能夠反映⾹港⼈渴望平安、穩定的共同⼼願,⾹港⼀直沉浸在歳⽉長河的洗禮中,歷經了滄海桑⽥的變化,有着⼀⽇千⾥的發展,⽇後回歸中國是福是禍仍有很多未知之數,看着銀幕,彷彿聽⾒當代的⾹港⼈們在求問現在的我:「我們的⾹港真的會平安嗎?」

《她説為何是我》 1989, 圖三:天后古廟前漫遊的蒙眼女⼦

《她説為何是我》 1989, 圖三:天后古廟前漫遊的蒙眼女⼦

第⼆個⽚段是⿊⽩檔案中掠過⼀個在街道上奔跑的女⼈,然後彩⾊影⽚緊接放映蒙眼女⼦向着同⼀個⽅向追逐,這兩個⽚段串連在⼀起,不由得令我疑問:雖然⾹港在⼀天、⼀天的演變着,但⾹港⼈所追求的不都是⼀樣嗎? 都不外乎⼀份踏實的安全感、⼀個對未知前途的保障,以及能夠填補⼼靈空洞的社會進步,昔⽇的他們、現在的我們,每天營營役役、披星戴⽉,都是為此。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四:舊時香港婦女的背影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四:舊時香港婦女的背影

第三個場景是⿊⽩檔案放映六七暴動事件的歷史⽚段,緊接彩⾊⽚段中奔跑着的蒙眼女⼦,蒙眼女⼦在⼀個地盤的頹垣敗瓦中驚惶地向右直奔,但每次她⼀觸碰到熒幕的邊界,影⽚就會重複剛才的⽚段,把她重新放置在逃⾛的起點中,我看⾒的,是她無論怎樣跑,無論多麼驚慌地想要逃離,也沒辦法逃出這個令她不安的場景。⾹港⼈在以往六七年至八九年所⾯對的衝突⽭盾與未知當中,⼈⼼不就是被囚在恐懼中,不得逃到⼀個令⾃⼰放下⼼頭⼤⽯的安息之所嗎?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五:香港六七暴暴動事件

《她説為何是我》 1989,圖五:香港六七暴暴動事件

以上的三個獨特的場景都能夠巧妙地反映出⾹港在已知及未知中、在過去與未來中、在抗爭與安穩中,都在無⽌境地希冀着⼀個「更好的未來」。⾹港⼈同時在其中追尋⾃我,⼀邊在勞苦地經營着整個社會,⼀邊在與迷惘角⼒,⾹港⼈這⼀整體所追求的是「平安」,但每個年代都為「平安」下了不同的定義,那麼,這是⼀個能夠達成的理想嗎︖還是它只不過是⼀個虛無飄渺、似是⽽非的夢?

時至今⽇,身在⼆零⼀九年的⾹港中,我眼所⾒的、⽿所聽的,都離不開衝突的聲⾳、⽭盾的吶喊,由六⽉直至今天,這⼀切都愈演愈烈,⾹港⼈⼀直在無⽌盡的抗爭中各⾃摸⿊尋索、追趕,在恐懼的⾾室中拚命、重複地逃奔,卻仍舊是困在其中。在⼀個又⼀個似是⽽非的真理裏、在⼀連串的謊⾔中,在泛民議員與建制派議員的對峙之間、在警察與學⽣的⾎腥場景中、在⾏政長官與市民的盾⽭中,在⾹港與中國糾纏不清的關係中,我會選擇蒙眼前⾏嗎?還是⿎起勇氣、保守憤怒,為真理及公義揚聲?

隨着擾⼈⼼神的背景⾳樂的淡出,錄影⽚也結束在曖昩朦朧的氣氛中……

《她説為何是我》1989,圖六:地盤廢墟中的蒙眼女⼦

《她説為何是我》1989,圖六:地盤廢墟中的蒙眼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