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日子》:隱藏後的咆哮

2018/1/25 — 17:04

編劇鄭國偉由《最後晚餐》、《最後作孽》到今次的《好日子》均從不同階層的家庭故事為主題。是次故事由妹妹出嫁前夕的晚上,她跟姐姐與媽媽的對話而起。他感興趣的始終是,探討人性到了某種處境,會作出怎樣選擇。

家庭輪迴

「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生活體驗在其中, 對我們每一個人影響都很大,兄弟姊妹間的影響亦然。須知道我們離開家庭,成家立室,其實也是去建立另一個家庭。所以家庭對我而言根本是一個宇宙性的處境。」家庭作為社會結構的核心,亦同時是許多衝突的源頭。鄭國偉相信,真正的家庭並不是電視劇中相親相愛的和諧景象。家人之間在許多細微磨擦之後,始終無從分割。然而在其中掩藏了的,不是所有都能隨時間沖擦,反而可能成為一輩子的糾結。

廣告

「我想家庭問題過幾多年都還是會有的,我不相信這個家庭問題早幾十年前沒有發生過,今天為何會有分別,不是故事中發生的事件有分別,而是我們對世界的感覺變得不一樣。大家都會同意,尤其是在香港,這些年變化都很大。」

親密的背叛

廣告

「你會發覺大家的怒氣,不知為何突然就會爆發,會有許多不公平的事會發生。你會好想出聲,你會為人咆哮,你會為自己吶喊。這是近十年香港發生的事。」吶喊是隱藏的反面,鄭國偉相信,這是一個在什麼時候都有可能發生的故事。「生活這麼忙碌,大家都會把痛苦隱藏。一般時候聊天,大概都不會把心底最痛的事情說出來。一旦觸碰到,通常只有兩件事會做:要不是崩潰,要不就會竭力隱藏。因為既然我那麼害怕觸碰,說明我實在不懂處理,如果我懂得,我當時就經已處理。因為當時無法處理,才會去逃避,才會做這個決定。」

編劇鄭國偉

編劇鄭國偉

然而鄭國偉相信,相同的處境,會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於不同的時代和語境下,人們會有不同的反應。「改變的是人的意識形態。」他相信。劇中三人,均選擇以不同的方式去迴避來自親人的傷痕,每人都在逃避,每人方式都不一樣,說法都不一樣。經常透過家庭悲劇刻畫社會壓迫的劇作家 Arthur Miller 說過"Betrayal is the only truth that sticks”,背叛與辜負,是只會發生在最親近的人身上傷害,在關係破裂而又無從分割的家人身上,迴避卻不可能忘懷,往往是最輕省亦最沉重的選擇。說到底,是無需面對,卻獨自背負一輩子的選擇。

女性命運共同體

「這三位女性均處於人生不同階段,其實都在面對相同的事,就是家庭這個問題。」劇中媽媽結婚多年,面對的是長久的婚姻,小女兒正準備建立家庭,姐姐則剛成立家庭,也有一個女兒。在外人眼中,這三位女性都看似幸福,而且更加互相理解。然而編劇卻選擇在最幸福的時刻引爆故事。

「當你未結婚,或準備結婚時,『結婚』這件事可以很大,大得『阻我者死』。但要是你經歷過,就會覺得只是人生其中一個階段。」他相信,不同時代也好,婚姻對於女性而言仍然是好重要的事情。然而因爲處於不同階段,身處家庭中不同位置,同樣身為女性,卻有不一樣的想法。即使在一個女性為多的家庭中,在不同的選擇下,許多時亦不一定扭轉女性為弱勢的位置。於是時代過去,女性仍然不得不圍繞婚姻打轉。「只是今天許多女性都不只是躲在家中,她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觀點,有她們想做的事。這是為何劇中姐姐在婚後,仍會回到家中為一些事情作決定,也變成很普通的事情。」

--

香港話劇團《好日子》

10-25.3.2018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3月24日下午場為「通達專場」,設有通達字幕(中文)及粵語口述影像
^3月11、17日下午場 設有演後座談會

$170 - $300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購票優惠請瀏覽劇團網頁
http://www.hkrep.com/event/17-8/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