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玩電影

2015/10/15 — 12:54

一群人在吃早餐時談不一樣的觀影經驗。

N說看了一部叫《藍》的電影,由頭到尾就是一片藍色,配上旁白。N的英文不大靈光,沒聽懂旁白說什麼,但觀眾看的都很專心、安靜。戲院裡有著一份說不出的莊嚴肅穆與哀愁。我說那是戴力渣文(Derek Jarman)的最新作品,也很有可能是他的最後一部作品。渣文自八六年被確診患上愛滋病後,便積極把握生命裡剩下的時光,一直創作不綴,《藍》已是他這七年來的第七部長篇電影了。影片開拍前,他的視力已經嚴重衰退,每次眼球在接受視力測試後,看到的殘留影像,就是一片藍色,是以他才拍了《藍》……

Z說他看的一部電影,整套都是攝影機被放在不同的車廂裡,拍攝窗外的風景,有火車、汽車、驛車、地車…不過最後,未到終站,Z便「下車」了。我問:它中途有停站過嗎?他說沒有。我說:那你是跳車了?

我也看過一部「奇片」,改編自一部名著,敢說是史上「最忠於原著」的電影了——方法就是用攝影機一動不動地拍攝著原著的書本,旁白是導演把書頁上的字唸出來。我還記得有影評人對它擊節讚賞。導演讀到一半時,停下來喝了幾口水。影評人竟說,美妙處是觀眾連導演把水吞下去時,喉嚨發出的幾下「骨碌」聲也清晰可聞。

原刊於1994.2.8(星期二)
《經濟日報》「普通人」專欄。

補記:

記不起文章裡提到的是什麼場合了,也記不起N與Z是誰。

廣告

《藍》是93年的作品。N應該是在英國或什麼電影節裡看到的。至於Z說的那部電影(應該是紀錄片吧),也不復記憶了。

我說的那部,則是Jean-Marie Straub 與 Danièle Huillet 合導的《The Chronicle of Anna Magdalena Bach》(1968),是透過巴克的第二任妻子安娜瑪德蓮娜的角度去述說他的生平的電影。我應約在70年代末期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看的。文章裡的憶述與電影本身其實有很多不相符的地方。首先,影片並非改編自什麼名著。我提到的那些拍攝著書本的畫面,其實是安娜瑪德蓮娜的手寫日記,但卻是編導夫婦二人杜撰出來的,相信佔的篇幅也不是很長(翻查資料,影片大部分時間都在拍攝巴克在演奏)。Straub 與 Huillet的作品差不多都很偏鋒與晦澀,當年敢認第二,應該冇人敢認第一。至於那名影評人則是梁濃剛。我也記不清楚那到底是他對電影由衷的讚美,還是帶點開玩笑的性質。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