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電影的獨立精神

2018/3/29 — 17:26

正值三、四月電影頒獎禮季節,每每獎項出爐都有人歡喜有人愁,更多的是對結果大表不滿,認為心儀作品應獲得更多認同。有人唯票房是瞻,認為獲大眾認同的就是好電影;有人以藝術性為準則,作者意圖、運鏡構圖、剪接配樂,達到一定水準的就是好電影:有人喜好比較個人,認為故事能感動到自己,引起共鳴的就是好電影。然而電影何只百千種,哪能放進既定標準裡來分高低?

歸根究柢,每部電影都來自作者想說的故事,建立一個獨有的世界,再把世界帶到觀眾眼前。所以,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創作回歸最單純的狀態,本來正是為了把鏡頭對準關心的事物,把腦海中的想像變成真實。只是拍電影的成本太高昂,一齣90分鐘的電影,花費的人力物力難以想像。就算千辛萬苦拍完,還要怕蝕本,怕無人問津,甚至影響導演未來的創作生涯。

結果,「票房」這個受歡迎與否的指標竟變得舉足輕重,甚至成為一套電影成功與否的指標。像那些北上賺人民幣的導演,拍出來被人笑被人罵也不要緊,最重要的票房數字漂亮,更能夠趾高氣揚走出來當影人代表大聲說話。但創作,是否必然而以取悅多數人為己任?換個方式問:是否不夠主流、不夠大路,就不是好電影?我相信答案是否定的。當然故事講得出色,拍得賞心悅目,會令人更享受。但回歸根本,真誠地說一個好故事,其實已經足夠。

廣告

獨立電影,本指在荷里活主要片廠(如MGM、華納、20世紀霍士等)制度以外的製作。比起計算精準、近乎穩賺的片廠電影,獨立電影雖然成本較低,沒有巨星加持,但限制較少﹐創作自由度更大。其中美國Sundance電影節,便是著名的獨立電影影展,成為不少年輕電影人嶄露頭角的舞台。到現在,我們說的「獨立電影」,廣義上泛指非主流、講究獨立精神的製作。正因為沒有甚麼既定套路,所以往往會出現風格化和大膽偏鋒的作品,也讓新導演在較少負擔下,得到開始創作的契機。

另一方面,短片創作亦是新晉導演初試身手的好機會。因為短片往往只有一般長片三分一甚至十分一的長度,所需的金錢與時間少得多,然而卻更考驗導演說故事的功力。因為需要把故事集中在一個人物、一個處境、一個狀態上,用最短的時間建立一個世界,讓觀眾投入其中,令他們相信並關心當中的角色,營造懸念,最後在最精彩的一刻完結。以鮮浪潮本地競賽短片為例子,當中限制每套片最多只有30分鐘。各位新導演能否在短短半小時把故事說完?能否抓住觀眾的目光?能否叫觀眾同情、理解甚至愛上這些角色?箇中精彩之處,正正在於能否點到即止,叫人意猶未盡。

廣告

由2005年開始,鮮浪潮短片節至今已舉行至第12屆。短片競賽部份最初只限學生參加,第二年起分設公開組,為參賽者提供創作資助與公開放映平台,多年來成為不少電影新秀的試金石,包括《以青春的名義》導演譚惠貞、《一念無明》導演黃進,以及《樹大招風》三位導演黃偉傑、歐文傑、許學文等等。後來加入國際短片部份,發展出現在的短片節的模式。今年鮮浪潮國際短片節,除了有多齣來自世界各地的精選短片之外,重點更有多部本地薑短片作品首映!

例如今年開幕短片精選中,便有青春反叛的《吊吊揈》、反烏托邦的《色囚》、反映社會現況的《一夜北京》與奇幻寫實的《沉默的灰》。而參賽影片中,也不乏各種想像與題材。賴永昌《渡邊人》講一老一少兩代人的爭拗與差異,卻把背景搬到中國古代,趣味橫生。羅昊培《離境》則以如夢想像,展開一幅迷霧般的人物拼圖,碎片式的夢囈說的是現實還是夢境?王綺美《失眠俱樂部》把「失眠」這一常見都市病放大成主角,以瘋狂喜劇式想像發展,引起觀眾共鳴。

由於票房不是首要考慮,年輕導演們可放手大膽嘗試,把心中的想像化為影像,所以獨立作品常常帶來驚喜,打破主流電影各種可預計的悶局。是以這次鮮浪潮放映多部短片的題材亦五花八門,主題包括愛情、生活、家庭、少年迷惘、社會議題等等,超出你我想像。因為獨立,所以無所畏懼。

--

第十二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節期︰ 6-21.4.2018
彩蛋︰5-6.5.2018

www.freshwave.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