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騎劫一個舞台

2015/7/16 — 14:35

如果上次寫《你會在中場休息時走嗎?》時是出於無奈難頂的心情,今次則出於興奮、憤怒以及開心,其中以中間那份佔最大。講的是我欣賞完「Whiffenpoofs x Infiniter」音樂會後的心情。

這場音樂會由 The Yale Club of Hong Kong 及 Bonham Strand 合辦,在新光劇院舉行。打頭陣是本地中學組合 Infiniter 的靈魂人物 Kessay Chan,原來他會用 loop station 表演。在香港不是沒有人用 loop station 做個人 a cappella 表演,但通常都是 beatboxer,例如 RX 黃浩邦幾年前在西九大戲棚的表演便用上 loop station,但我還是第一次欣賞到本港 a cappella 界中人用 loop station 來表演。

Kessay 對 loop station 的操作有板有眼,節奏控制得宜,在音樂編排上花過心思,他唱的和音很準,但有時唱長音時不太穩定,身為男高音的他唱低音和模仿低音電結他的聲效時明顯有困難,而且經過 loop station 的處理後聽下來有點朦。據了解,他由半年前開始玩 loop station,及後覺得那部太細「不夠玩」,於是自掏 $3000 買一部大的,這個數目對高中生來說絕對不小。最重要的是他具備一定的壓場能力,即使是說英語也全不怯場。

廣告

之後他請出隊友們一起表演。Infiniter 的成員全來自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是 2013 年國際無伴奏合唱比賽中學組人聲樂團冠軍,更曾越洋到台灣參加比賽,可謂志氣可嘉。我已多次聽過他們的表演,他們確實是不停地進步,台風與曲風比不少成人組合還要成熟,在音樂表演中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過當中曾出現一個小失誤:當其中一位成員說完介紹後,另一位成員沒留意到她飲水,沒等她便開始唱歌,這些經驗只能從實戰中學習。

本來看到香港有這些熱愛 a cappella 的年輕人,我是很興奮的,同時期待下半場的表演,但怎料中場休息過後,我的心情跟早前的 A 股一樣向下直插。

廣告

 

慷他人之慨

事緣中場休息過後,主持人(看樣子應是搞手)竟邀請友人帶一位練了幾十年的京劇師傅上台,要他評評 Kessay 和 Infiniter 的表現。我當下的感覺是:「咩料?」為何一個完全不關事的人可以上台?那位師傅一番誇獎過後,還不願意落台,更逕自示範京劇的各種技巧!(WTH!) 向觀眾展示「將軍的笑法」、「書生的笑法」、「少女的笑法」,請問這些跟 a cappella 有何關係?平心而論,他的做手、劈腿等動作是有功架的,觀眾們(大部分是外籍人士和 ABC)也看得高興,但重點是這個不是他的舞台,這是屬於 Whiffenpoofs 和 Infiniter 的舞台,何解他能夠在不屬於他的舞台上表演,奪去本不屬於他的掌聲?這樣不是「騎劫」別人的舞台是甚麼?更何況之後還有 Whiffenpoofs 等著表演,而他整個表演差不多有十分鐘長,這是一種非常不尊重表演者的行為。

我不介意看師傅表演,但不是在這場 a cappella 音樂會中。我當時還真有一刻想叫他下台,因為我實在接受不到如此的明刀明槍的「騎劫」行為,除了不知廉恥之外,也想不到甚麼其它的形容詞。至於主持人,能夠慷他人之慨,為別人面上貼金,除了說是很俗套,我真的無話可說。(當然,看著他下半場拿著一罐啤酒在走來走去(新光場內可以飲食的),不用多說也能想到他有幾 high)

我當時真的是很憤怒,還好 Whiffenpoofs 的表演很具質素,把我的心情舒緩下來。

Whiffenpoofs 來自 Yale University,創立於 1909 年,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 a cappella ensemble。數年前參加美國 a cappella 比賽 The Sing-off(第二季),之後曾受邀來港在商場演出。他們一直堅持穿著燕尾服、排列成 U 形地演出。其中一位會擔任指揮,負責聽音叉來「比音」,一邊演唱一邊打拍子。舞台中央放了三支咪高峰,最前的一支是留給每首歌的主唱用。

大概是因為要堅守傳統,Whiffenpoofs 的風格以 barbershop 為主,並非走流行風格,他們傳統合唱的意識很強,這點跟英國的 The Oxford Gargoyles 有點相似(上年曾來港表演,他們現時也在香港),整體的聲音融和做得很好,每個人的聲音都是 well-controlled的。演唱的 Operator 開始和結束時都有一段男聲三重唱,非常能夠表現出他們的能力:緊閉的和弦唱得很準確,咬字調校一致。由於沒有人聲打擊,他們有需要時便會以啪手指來打拍子。由於風格較靜,聽久了難免會覺得悶,但他們很懂得用小動作和小笑話來逗觀眾一笑,令表演不致顯得沉悶,也令我的心情回復正常。

對於這次的觀演經驗,我只能說:劇場果真是個神奇的地方,甚麼事都可以發生,既有精采的演出,也有無恥的鬧劇。

 

場次:2015 年 7 月 15 日 7 pm 新光戲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