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在城中看到蝴蝶 或如嚴惠蕙思量

2017/2/22 — 15:43

老實說,其實也看過在不少展覽中,看過不少藝術家的作品都以蝴蝶為形象。蝴蝶本身的確是美麗,薄薄的翅膀,有不同形狀、顏色及花紋,拍動飛起來無可能不吸引大家的注意,而且毛蟲要結蛹轉變成蝴蝶,過去也同樣奇妙。不要說藝術家喜歡畫蝶或塑造大大小小的蝶雕塑,以蝴蝶入文也自古已有,如莊周夢蝶、梁山泊與祝英台化蝶,西方神話中的精靈仙女也有以蝴蝶為原型。

最近在巨年藝廊舉行的藝術家嚴惠蕙最新個展「輕重之間」(Pondering Between Lightness and Heaviness)(展期至3月21日),其中一組四件以蝴蝶為元素的《城市蝴蝶搜藏》(Specimens of City Butterflies)系列,一隻彩瓷蝴蝶在一條有花圖案的瓷手巾上;一隻彩瓷蝴蝶在一本書其中一頁,上面有人類眼部淚線圖樣;一隻彩瓷蝴蝶在一根被割開流出如血的紅色液體的枯枝;一隻彩瓷蝴蝶在一塊插了鋼筋的水泥中,但如果你再細看,會找到其實背後隱藏著另一隻蝴蝶。

廣告

不在野外或郊區,走入鬧市中的蝴蝶,對人來說可能是一件幸福的事,可以欣賞牠們的美,又或可以藉以大發詩意一番,但對蝴蝶來說,可能不是那麼幸福,城中人多車多高樓多,找不到真花,只好錯以為布上的花紋圖案也有香味甜蜜,而且枯木乾枝被人斬盡,露出血紅的傷口,也得倚伏,又或即使水泥是用來起樓鋪路,完全是人工社會的物料,可以建人們的家居,但絕不是蝴蝶的幸福之家,可惜也只能在水泥中找個隙縫安身,又或停在畫了人們淚腺系統的書頁上,難道牠們以為是真的有眼淚,就算真的有眼淚,可惜淚是鹹的,不是如花蜜般甜,可惜城中找不到花,以為人的眼淚可以喝。

或者大家都曾聽過,如果有家人去世,他們可能會化為蝴蝶或飛蛾之類的昆蟲,飛到家中或親人身邊,不知生活在鬧市中的蝴蝶,是不是那些需要離去的靈魂向家人朋友,以及這城市道別的最後機會。

廣告

之前看過一些文章說蝴蝶在很多文化中都已象徵了轉變、自由及對生存的希望,或者是因為不同文化中都認為死亡不是終結,而是一種轉變或變形,肉體雖死,但反而是靈魂的解脫,好像蝴蝶破蛹中飛出。另外,也有人認為毛蟲象徵現實生活,而蝴蝶就象徵精神世界,化蝶就象徵現實的黑暗殘酷,精神世界卻就美麗理想。

展覽中另一組作品《21克》系列,以十架的外型及靈魂的重量道出對生命的思量,令筆者想到,不知我們的靈魂重,還是蝴蝶重些,或者可能是差不多,所以人死可以化蝶,如果以科幻小說來說,就是等價交接,物質轉變,所以古人莊周夢蝶,不是夢,而是人蝶互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