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大家窮得只剩份工 大家如此辛苦為了甚麼

2017/1/18 — 10:06

日做夜做無停手,但仍要為生活擔憂,不是擔心可以再賺多少,而是還有沒有工作,甚至工作得再努力再辛苦,但都只是白忙一場,即是賺不到,只剛夠,用完就無,這才叫人真正擔心。香港究竟有幾多是處於這種情況呢。究竟是香港人(這裡是指一般人,一般需要工作的人,而不是天生不需要為生活而工作的人)工作是為了甚麼,如果有些人竟然工作而不能跳出貧窮的問題的話,甚至愈工作愈窮,大家需知道生活水平在一般情況下只會愈來愈高,而大家的工作收入的增幅永遠也追不上,工作原來不是「對付」貧窮的手段,那麼工作代表了甚麼,貧窮又是甚麼,生活又是甚麼?!

廣告

早前筆者到了在石硤尾JCCAC的L1及L0藝廊,只因那麼正舉行「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展期至1月27日),由攝影師謝至德當策展人,展出約十位本地藝術家及團隊的作品,包括程展緯、李紹忠、賴憶南、陳巧真、余在思、白雙全及「左一計劃」藝術團隊等等。當你欣賞過場中的一眾作品,從相片、繪畫、錄像、雕塑到裝置,大家可否 如這展覽的主旨一樣:感受到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以及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廣告

場中有不少都是攝影作品,好像謝至德的《有名有姓》、賴憶南的《看見看不見》等,當大家身邊原來有很多人正努力為我們工作,而且是做一些所謂厭惡性工作時,例如處理垃圾、看更、速遞等,但我們又能否說出他們的名字,就算他們很多人每天都會在你面出現一次或好幾次。坦白說,筆者也不知道自己居住的大樓的保安人員的名字,不知是乜姐及乜哥,所以謝至德特別找出一些正努力為我們工作的人姓甚名誰,而賴憶南更拍下一些原來在身邊努力工作的人的身影時,自己也要反省。

筆者自己很喜歡李紹忠的一組雕塑作品《安全網的漏洞》,吊起來的金屬網,一個圈一個圈,而且還是有穿洞的,令人想到現時政府為市民制立的生活安全網制度,是否真的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到一個不用煩,而且能保障生活需要的網呢,網上那一掃帚,更是令人笑了出來。如果真的能保障大家,那麼在陳巧真的一組攝影、錄像及裝置作品《罅》時,錄像片段中的基層人士是否在安全網之中呢,還是跌出網外呢。

社會現實如此悲慘,當然真的出現了制度問題,所以才有那麼多人需要如此工作,真的辛苦地工作,才能繼續過著同樣辛苦的活,但看到廖家宜的裝置作品,如《清潔工主題樂園》時,同樣是借悲哀的社會現象,但做成一個清潔工噴水池雕像,是幽了現實一默,問題的存在,而清潔工卻有令人敬佩之意。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