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有土瓜灣價值

2017/3/2 — 15:51

一張畫應當幾時才能算完成?作者的解釋又是否重要? 雖然不識羅蘭·巴特, 但也有聽過「作者已死」,當中不無道理,若然畫作要作者解釋,自然無癮,比起原意,不同讀者揣摩和解讀更有意思,這種是歷史神話的神秘感,萬千時代萬千意義,將我們的情感投入藝術。

達文西曾說過:「畫沒有完成的一天!」,我會補充若沒有經過觀者的眼球,畫又怎能算完成呢?作者是畫的開始;而讀者帶來終局,作者最好和讀者永不相見,才能永恆,就像上帝和阿當的手指頭,永不相撞。讀波提切利的畫不需要見他;看珍・奧斯汀的小說亦是如此。

廣告

觀察了社會百態,到底看到了什麼?有什麼意義?我也說不出,眼前只有一念,畫!一筆一執著,由雨傘運動、反釋法遊行、到梅窩的大牛小牛、貓逝、永和號之死,沒有分類、沒有大道理,只有畫念,以畫發問。

廣告

一個人的歷史, 一所小店的歷史,怎麼才能紀錄得好呢?一張畫、數張測量圖、一段電影,如何帶來歷史感和反思呢?藝術在當中有意義嗎?你可以告知我嗎?你會否為五分鐘而用掉十幾倍的交通時間走入小城?

香港有中環價值, 但會否存在土瓜灣價值呢?

日晝日晝,關懷只停留一刻嗎?我們概嘆老店的消失,但老店的價值到底在那裹,是因日月的清禮嗎?是因為工藝的態度嗎?是在老人的面容嗎?

《土瓜灣老店傳》是以「安樂承裝水電工程」和英叔為主題。這個老店位於「土瓜灣 下鄉道95號 安樂工廠大廈D座」 (在土瓜灣公園旁邊)-是一個長達五十多年歷史,隨著土瓜灣工廠北遷,由水電轉型到士多,在上年十月廿四日迫遷。

店鋪去留無能為力,唯一能用的是用紙筆紀錄,用測量圖紀錄大小尺吋,用速寫紀錄店主神態、用文筆敍述那默默的一生、用電影紀錄那生活的一舉一動,希望帶來一個具體和深思的歷史觀,留住一段時間。

 

--

《土瓜灣老店傳》

日期:即日起至 3 月 14 日
時間:11:00 - 19:00(星期二到六)
地點:牛棚藝術村 N5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