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本地薑音樂節」成為一種常態

2016/4/8 — 9:51

攝:Martin Lee

攝:Martin Lee

今年二、三月間,Music Lab主辦的「本地薑音樂節2016」引來不少關注,不單因為這一音樂節的三場演出及若干周邊活動以近年流行的「眾籌」方式募款,還因為這樣一場以民間力量為主導、由本地年輕音樂家發起的音樂節,對香港樂迷而言,可謂前所未見的新鮮風景。

「本地薑音樂節2016」由三場音樂會、兩場音樂聚會以及一次音樂人對談構成,在基本架構上與我們通常所見的音樂節並無顯著差別。相比而言更具特色的,應屬每一場音樂會的節目設置。三場演出各自對應不同主題、音樂門類及曲目形式,並未遵循我們慣常所見「台上演出+台下拍掌」的傳統模式,而是更加強調音樂家與觀眾的分享及互動。

以筆者前往觀賞的開幕及閉幕演出為例,兩場音樂會的演出者身兼多重角色:他們既是音樂曲目的詮釋者(interpreter),也是音樂故事及個人經歷的講述者(narrator)。開幕音樂會上,本地青年鋼琴家黃家正上半場演奏李斯特等人炫技味道十足的作品,下半場帶來舒伯特《樂興之時》等小巧簡雅的旋律。他不單演奏,也停下來與觀眾交談,解釋音樂中技巧與情感的關聯,並試圖了解觀眾的喜好及想法。

廣告

攝:Martin Lee

攝:Martin Lee

廣告

閉幕演出中,交流與互動的味道愈發濃郁。口琴四重奏Veloz與無伴奏合唱Set Tone Men這兩對本地頗具名氣的音樂組合,在舞台上玩了一場「人琴交戰」的遊戲。十位演出者要麼用手中的口琴,要麼用一把嗓音,試圖「激怒」對方,「挑釁」對方,令到台上氣氛灼熱甚至燃燒起來。這樣一場演出,無疑與我們慣常所見的、安靜嚴肅的音樂會相去甚遠,卻不失其藝術性,也在相當程度上引起聽眾參與互動的興致。當台上音樂人演唱《光輝歲月》時,觀眾紛紛打開手機發光裝置,揮動並應和。整個過程十足默契,是音樂廳演出中少見的景象。

攝:Martin Lee

攝:Martin Lee

音樂家不再以「演奏者」身份固限自己,台上與台下的互動模式更加多元……這種種改變直接影響到音樂會的呈現樣式。演奏者在舞台上分享籌備音樂節的苦樂經歷、香港本土音樂人的發展前景以及對於世事人情的思考。這些心得與體悟穿插在演奏的旋律間,拉近了音樂家與聽眾的距離,甚至令到「台上」與「台下」的邊界,變得愈發模糊起來。

邊界的模糊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我想答案是肯定的。當文化藝術從業者面對互聯網及電子通訊蓬勃發展的當下,當我們將更多時間用在人與機器的互動而非人與人的交往,在音樂廳中舉辦的演出如欲吸引年輕一代的關注,必得在形式及內容上有所創新及突破。「本地薑音樂會2016」不論在推介策略(多藉助互聯網與人際傳播的力量)抑或演出的呈現方式上,都顯得生動活潑,與當下潮流貼合得異常緊密。這無疑為今後同類音樂節的舉辦,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範例與指引。

本地音樂家缺乏演出平台,年輕音樂人發展機會不足……這些問題一直存在,不單香港有,其它地區也不免遇見。然而,抱怨與指責沒有任何效用,總該有人行出第一步。Music Lab舉辦這一音樂節,儘管經驗及資源並不充裕,儘管仍有改善與進步的空間,但這背後的勇氣與信念,確實值得稱讚。閉幕音樂會上,台上台下互動頻繁,看得出觀眾對這樣一場兼具經典曲目及創意元素的音樂會,給出了相當積極的反饋。如果,香港觀眾在關注來港演出知名樂團及音樂家的同時,也有興趣關注並了解本地樂壇景象,不單有利於增強本地音樂人的自信,也有利於營造更加健康且平衡的樂壇生態。

我想,如果今後「本地薑音樂節」能夠成為常態,一方面要繼續保持年輕人的銳氣與朝氣,另一方面或許可以在內容編排上,更多一些創意。例如,可否嘗試舉辦本地作曲家作品演出專場?既可以為香港青年作曲家提供發表作品的平台,也能夠為作曲家與演奏家提供交流的機會。又如,可否在音樂會、講座以及分享會之外,找到更加不尋常的音樂普及方式?再如,在古典音樂及流行音樂的元素均已具備的情況下,會否考慮添加爵士及搖滾力量?

當然,以上種種設想仍要建立在平衡商業及藝術的基礎上。太過陽春白雪,恐怕會令到音樂節陷入自娛自樂的小圈子遊戲;而過分追逐商業利益,則難免忽略了音樂予人的審美價值及純粹享受,不免背離了Music Lab一眾主創的初衷。不論如何,求新卻不刻意,支持本地音樂新力量卻不拒斥與他處及他者交流,或許才是「本地薑音樂節」未來值得期待的發展路向。

攝:Martin Lee

攝:Martin Lee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