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威爾第:十種男人不要愛(上)

2015/1/31 — 22:10

【文:Pokey】

前言:相對於普契尼了解女人,前輩威爾第就更懂男人多一些,他的歌劇作品往往以悲劇收場,而禍首皆歸因於男人。儘管威爾第為這些男主角打造出激昂的歌聲和英雄的氣魄,但仔細推敲下來,他們的個性都具備致命的缺陷,導致結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篇藉由威爾第歌劇作為案例,整理出十種不能愛的男人,或許真實人生不像歌劇舞台那般戲劇化,但愛著注定卡慘死,大家挑男人時嘛是愛注意。

 

廣告

一、花心的男人不要愛
From《弄臣》Rigoletto

【100字劇情快譯通】曼都瓦公爵性好漁色,駝背的黎果雷托就是為虎作倀的弄臣。然而黎果雷托自己有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吉爾達,千方百計想要保護她,最終仍被曼都瓦玷污。憤怒的弄臣決心復仇,但女兒卻選擇為愛人犧牲,留下錯愕不已的悲催老爹。

廣告

花心的男人不能碰,是千古不變的明訓,但好多好傻好天真女孩的眼睛總會被蛤仔肉糊住,此款蛤仔肉通常是年輕的小鮮肉,若再加上有錢有勢,肉質整個升等為熟成牛排,《弄臣》的曼都瓦公爵正是Prime級代表。公爵的花心乃是吾道一以貫之,開場詠嘆調〈在綺麗群中〉便唱出「不管是這女的,還是那女的,對我來說都一樣…沒有自由就等於沒有愛情…」旋即化身為窮學生,用極大的熱情讓尚未見過世面的吉爾達陷入愛的網羅,想來公爵必定兼備高富帥於一身,吉爾達便傻傻地把自己的第一次獻了出去。

相較於威爾第男人的結局大多死於非命,曼都瓦公爵可說是徹底的 Lucky Boy。弄臣知道女兒被玷污後決意復仇,他安排公爵到刺客家獵艷,順便逼吉爾達親眼看看這男人的淫亂心行徑。公爵先唱出婦孺皆知的詠嘆調〈善變的女人〉為自己解脫,而見多識廣的刺客妹妹竟也被這男人迷住了,勸哥哥找個替死鬼瓜代,吉爾達只怨自己命苦,自動送上卿命。弄臣拿到屍袋準備丟到河裡時,突然遠方傳來公爵「善變的女人」歌聲,打開一看,竟是自己的女兒。奄奄一息的吉爾達仍癡心地說:「我深深愛他,我要為他而死,阿爹請原諒他。」黎果雷托才知道詛咒降臨自身。

Pokey 的勸戒:花心是自然界雄性生物的本能天性,女人要懂得行使欲拒還迎的應對技巧,倘若最後留不住男人心,就大聲唱出「Let it go」吧!

 

二、熱情的男人不要愛
From《遊唱詩人》Il Trovatore

【100字劇情快譯通】被吉普賽老婦阿楚倩娜撫養長大的遊唱詩人孟利可,與仇家魯納伯爵同樣愛上了女官蕾奧諾拉,兩人決鬥數次,最後伯爵抓到孟利可。蕾奧諾拉為了拯救心上人獻身並服毒自殺,憤怒的伯爵下令將孟利可處死,阿楚倩娜才道出他倆是親兄弟的事實。

身為男人,自古以來最大的難題正是:萬一媽媽與女友同時落水,到底要先救誰?孟利可的難處則是媽媽和女友輪流落難,一刻不得閒,只得像小蜜蜂般嗡嗡嗡飛到西來飛到東。像是第二幕得知蕾奧諾拉準備出家,不管母親百般勸阻他需好好療傷,立刻率眾衝去搶婚。到了第三幕,好不容易搶回蕾奧諾拉,有情人終成眷屬,愛的二重唱唱到一半,孟利可又被告知娘親被伯爵抓走,旋即唱出憤怒的詠嘆調〈看那可怕的火焰〉,拔起長劍展現孝心號召夥伴衝了出去,結果就被以逸待勞的伯爵活抓,真是活該。

雖然孟利可原為貴族之後,然而從小在吉普賽人圈子長大,加上媽媽持續灌輸仇恨教育,所以熱情的優點就成為衝動的缺點。第一幕蕾奧諾拉只不過是在黑暗中分辨不清誰是誰,孟利可馬上跑出場斥責她的不忠,導致與伯爵決鬥後身受重傷。而在第四幕,可憐的蕾奧諾拉為了拯救心上人,不得不向伯爵獻身並服毒自殺,好不容易來到監牢向孟利可見上最後一面,要他快逃,但這男人不問清楚狀況,只顧指責她的背叛(在這節骨眼上還鬧什麼脾氣?)直到蕾奧諾拉毒發,孟利可才恍然大悟,旋即被魯納伯爵送上斷頭台,最後阿楚倩娜瘋狂大喊:「他是你兄弟,媽媽,我替你報仇了!」幕落。

Pokey 的勸戒:「衝冠一怒為紅顏」或許是很有 Guts 的浪漫行為,但缺少智慧的衝動,就像不會游泳還硬要跳下水,非但救不了媽媽,也救不了女友,更得賠上自己的性命。

 

三、年輕的男人不要愛
From《茶花女》La Traviata

【100字劇情快譯通】巴黎高級社交花薇奧蕾塔與年輕詩人阿弗列多在歡場上的一段邂逅,讓茶花女古井生波。禁不起阿弗列多的猛力追求,她洗盡鉛華到鄉下共築愛巢。然因阿弗列多的爸爸出場干預,加上薇奧蕾塔的肺癆加劇,最後香消玉殞。

對於看透男人眾生相的酒國名花來說,生命中突然闖進一個傻不愣登的火山孝子,真的很難不心動,所以薇奧蕾塔才會在第一幕最後花費十五分鐘唱出充滿內心戲的三段式歌詠(〈啊,真奇妙〉-〈夢中的人兒〉-〈及時行樂〉)。緊接場景轉至第二幕,我們看到阿弗列多滿心歡喜地唱著薇奧蕾塔肯為他拋下一切,但得知愛人為了維持生活賤價拋售珠寶,他慌慌張張衝了出去(卻空手而歸),在這個空檔,讓他老爸傑爾蒙趁隙出手,要求薇奧蕾塔離開自己兒子。

知子莫若父,傑爾蒙對年輕人的分析非常透徹:「一旦時光流逝,愛情的歡愉也很快消失。結果如何?你想想吧!即使最深的感情也幫不了你,因為這種關係得不到上天的保佑。」茶花女想想之後,做出重大讓步,留下一封語焉不詳的告別信飄然返回巴黎。然而阿弗列多並不作如此想,怒不可遏的他,不管老爹的阻攔,衝回巴黎,正所謂「情場失意賭場得意」,把賭博贏來的錢砸在薇奧蕾塔身上,害得肺癆第三期的茶花女病情更加惡化。在威爾第的歌劇中,薇奧蕾塔終於死在阿弗列多的懷中,然而在小仲馬的原著小說中,茶花女來不及見上最後一面便撒手人寰,留下的日記中有句名言:「你的侮辱是你始終愛我的證據。」

Pokey 的勸戒:男人的心智年齡遠比女人晚熟,阿弗列多的年輕氣盛只是加速茶花女的死亡,不過他老爸私心自用也是殺人兇手之一。

 

四、樂觀的男人不要愛
From《假面舞會》Un Ballo in Maschera

【100字劇情快譯通】波士頓總督李卡多和他秘書雷納托的妻子阿梅麗亞私通,儘管試圖低調隱密,但卻在一場刺殺行動中讓姦情曝光。戴綠帽的雷納托於是轉而加入謀反陣營。在一場假面舞會上,漫不經心的李卡多最後就被雷納多刺殺身亡。

《假面舞會》的總督李卡多和《弄臣》的曼都瓦公爵,個性很接近,也同樣愛淫人妻女,不過李卡多為人處世太過天真樂觀,又少了好運道,所以最後落得悲劇收場。身為一個統治者,李卡多不僅面對謀反者毫無防備之心,更不懂「禍起蕭牆」的道理。當女巫烏莉卡預言「你將被朋友殺死」與「殺你者乃現在起第一個和你握手的人」時,李卡多還四處伸出「死亡之握」,眾人競相迴避反讓他開心不已。恰好秘書雷納多走進來,因為擔心老闆安危,與之緊緊相握,眾人大驚之際,他卻說:「他是我最信賴的人」一笑置之。

即使鐵齒「回春之手」能克服「死亡之握」,亦當防範變生肘腋。李卡多與自己秘書妻子幽會,若無「兔子不吃窩邊草」的罪惡感,也該明瞭「小心駛得萬年船」的偷吃原則,怎還會要求戴綠帽的秘書幫忙送走情婦,姦情豈有不敗漏的道理?事後,李卡多不得不將雷納托偕阿梅麗亞送回英國,可是想到在化妝舞會上又將見到心上人,心思雀躍如同小男孩般激動高歌〈我又能再次見到她〉。舞會上,儘管得知謀殺訊息的阿梅麗亞已發出警告,但李卡多仍拉著她不放,雷納托便以匕首刺入老闆身子裡,臨死前,他發誓阿梅麗亞是清白的,下令「寬恕所有的叛徒」後斷氣。

Pokey 的勸戒:什麼?他們兩個沒搞在一起?那李卡多不是白死的嗎?真的好冤!這案例告訴我們,千萬得注意「死亡之握」的強大詛咒啊!

 

五、悲觀的男人不要愛
From《命運之力》La Forza del Destino

【100字劇情快譯通】侯爵千金蕾奧諾拉與愛人阿瓦羅準備私奔,卻誤殺了侯爵。兩人逃散分離,蕾奧諾拉決心出家,阿瓦羅救了他哥哥卡羅一命,建立了堅定友誼。然殺父之仇豈可不報,阿瓦羅被迫殺了卡羅,臨死前卡羅將趕來相見的妹妹一刀刺死。

即使男人沒有什麼大缺點,懇請多觀察他是不是衰尾道人,再決定愛不愛。《命運之力》的男主角阿瓦羅是有著印加血統的祕魯人,在強調身世背景的歐洲社會打混,既自卑又悲觀,命運之力最愛找這種人來進行折磨的動作。幕起時,侯爵目睹女兒要和阿瓦羅私奔,非常生氣,阿瓦羅為了表示臣服,便把手槍丟到地上,沒想到槍枝走火,殺死了侯爵,被迫相偕逃亡。命運安排倆人離散,蕾奧諾拉選擇出家,阿瓦羅則去戰場當傭兵,順手救了蕾奧諾拉的哥哥卡羅,兩人建立了生死與共的同袍情誼。隨後的戰爭爆發,阿瓦羅受了重傷,他們唱出擁有高度同志情誼的二重唱〈最後的拜託〉。隨後卡羅發現阿瓦羅的真實身分,逼迫他決鬥,阿瓦羅心灰意冷之下決定出家。

五年之後,卡羅找到了殺父仇人,在愛恨交加的男聲二重唱〈想躲也徒勞〉之後終須一戰。這次命運又要阿瓦羅殺了卡羅,他拿著血淋淋的劍跑到修道院某一庵房敲門,祈求修士聆聽瀕死的卡羅懺悔。沒想到開門者,居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愛人蕾奧諾拉,他只好承認殺了她哥哥,悲歎「和我做對的命運啊,你是如何嘲弄我?」蕾奧諾拉急忙跑去見親兄,卡羅用盡最後的力量,一刀刺死自己妹妹,要用她的血洗清家族恥辱。阿瓦羅想要一死了之,但修道院長不准,他只能接受「活著是最痛苦的懲罰」。

Pokey 的勸戒:出家不能解決問題,勇敢面對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題為編輯另擬,原題為「威爾第男人教我的10件事(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