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娛樂中的蒙召 ── 隨記何韻詩、一舊飯團、黃慧妍

2016/10/17 — 13:10

《有些事情透過祖母來完成,有些事情透過聖母來完成。》黃慧妍 (2016)

《有些事情透過祖母來完成,有些事情透過聖母來完成。》黃慧妍 (2016)

〈Dear Friends,〉

這個演唱或許是一趟實驗,起碼造就了香港樂壇和紅館的歷史,更可算是一個傳奇。

因為自己的敢言敢行,喚醒很多櫃內人、抗爭者站出來,何韻詩觸發(怒)了某些人;一雞死,一雞鳴(對,全部都係雞),那邊的演出或廣告拉倒了,這邊自創「集體獨家贊助」成就一個屬於大多數的演唱會,喚醒很多不太入座紅館的成為座上客,一齊高呼ENCORE。印象較深有從薩拉熱窩戰火到勞斯.萊斯的大愛部分和日藉表演者把玩得出神的水晶球,由極具標誌性的紅衫將軍到靈巧小球,在在擴闊紅館四面台的既定模式。

廣告

一如演唱會主題,如果演唱會是封信,筆者作為收信人接收到的訊息大概是——我們經歷黑暗,亦知道前面還有段黑暗的日子;然而,請不要洩氣,做我們做到的,做有種人自製可能。

〈11520〉

廣告

一舊飯團女生獨腳戲新作〈11520〉把筆者帶回久違的黑盒劇場,想起年少輕狂誓要把要說的話撰成劇本,塞入觀眾袋(現在沒好了多少,還需感謝你在閱讀)。

一個演員利用廿多對不同款式女裝鞋串聯四個角色——捨棄跳舞夢想的Sales Director、流產基督徒、與一個何寶榮糾纏的鬼妹仔、見盡人生百態期望一睹月虹的Sales,獨腳女生林珍真藉着別人的故事借題發揮,從遺憾中嘗試勾勒彩虹的輪廓,更在謝幕時苦口婆心地闡明來意,希望觀眾離開劇場後繼續思考自己的遺憾可帶來甚麼。

如果黑暗的盡頭是彩虹,謝辭有點急於把彩虹的腸都畫出來了。

〈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

傑出(或傑青)打工仔要比人勤力四倍才能上車,藝術家也要努力才能上位(而做創作是上位的不二法門,除非唔係)。黃慧妍在個展〈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中,想把幾年間育兒、創作、生而為人發現的矛盾、爭扎、抗拒創作成品,而作品及其名稱就當成一種戒律,要人銘記或恪守。

《我雖然站在你面前,但我其實在其他地方,留下你一人。》是一組十張的拼貼,猶如Jane Austen小說場景的插畫,可是男女主角被剪下調換,形成有人望着空氣,旁邊卻出現不搭調的另一個人,有點鬼魅有點懸疑,卻是十分切實的場景——情侶吃飯各自掃手機只是小例子;這種心不在焉或多或少說着我們囚禁於某些責任或身份中,不能完全自己。《有些事情透過祖母來完成,有些事情透過聖母來完成。》看似是帶點溫情的作品,卻道出各人應恰如其分,不逾越也不缺勤才是王道。看罷展覽,如果你還不信服這些戒條,還有兩招《只有一個身份我們各人共享,就是作為死者。》和《無時無刻死去,然後出生。》來馴服我們。藝術家可能怕作品太灰或幽默位太黑,展場最末端的八千多條鎖匙環中有一條成功配對牆上的鎖,內裏放着自己的拷貝,筆者演繹為能找到自己還是不錯的結果。

如果展覽是想法的實踐與呈現,筆者作為觀眾認為「不要太努力讓事情發生」不等於不行動,而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好讓自己努力過後不被結果和他人的回應影響,仍舊做自己的事,專注於所相信和可控制的。

蒙召中的蒙召

從黑暗、遺憾、爭扎的女子說到聖母,讓我想起日前看過的電影《聖德蘭修女》——德蘭修女受「蒙召中的蒙召」(A call within a call),就是透過自己把天主帶入貧窮之中,可是當她排除萬難服務窮人,卻自覺與天主的距離愈來愈遠。如果在一週內看了何韻詩演唱會、林珍真獨腳戲、黃慧妍個展、德蘭修女電影也有蒙召,筆者作為非信徒感應到的是努力地相信不一定成事,努力地做事情也不一定會發生;努力地做絕非為尋獲快樂,快樂也不一定是副產品,反而更多時候只得孤獨、痛苦、迷茫。

那末,我要做的是甚麼?

作好進入黑暗的準備,做妥我信的事,然後不要太努力地……等待果陀。

寫於〈清山塾〉籌備之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