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孟麗君》

2015/6/3 — 10:23

《孟麗君》源出清代才女陳端生的長篇彈詞《再生緣》,情節跌宕,歷來戲曲、電視及電影的改編作品甚多,浙江越劇版尤其著名。多年前有幸看過越劇名伶王文娟在香港主演一場折子戲,她那眉梢眼角的萬種幽情,至今記憶猶新。數年前也看過足本全劇,可惜印象不深。

廣東粵劇也曾改編這個故事,我看過其中一個版本,劇名改為《風流天子》。顧名思義,此劇重點落在皇帝身上,尤其是「遊上林」一段,他百般試探和挑引女扮男裝的孟麗君的醜態,看得我如坐針氈,但也頗具嘲諷意味。不少觀眾給逗得嘻哈大笑,我倒不知他們是取笑皇帝自命風流實則下流,抑或覺得孟麗君被揩油而敢怒不敢言,是一件很詼諧的事。

早前看了另一齣新編粵劇《孟麗君》,故事大綱與其他戲曲版本相若,細節則頗有不同,孟麗君、皇甫少華與皇帝的戲份也較平均。然而這新編粵劇裡的孟麗君,處境較被動,溫婉堅貞的個性較為突出,與越劇版的機敏幹練大異其趣。例如第一場就敷演她父親蒙冤、全家遇害,蒙未婚夫皇甫少華相救等細節,使人一開始就對孟麗君產生一種對弱質女子的憐惜。即使後來她改扮男裝,官至丞相,並深得皇帝信任,我還是揮不去對她本來面目的印象。無論是皇甫少華佯病試探,或是皇帝恩威並施,孟麗君陷於情義兩難的窘境中,始終處於下風。只要兩個男人再迫一步,孟麗君就毫無招架之力。後來皇甫少華急於跟未婚妻相認,訂情畫像輾轉落入皇帝之手,險些釀成君臣爭妻的風波,幸蒙左賢王與太后暗中相助,更是孟麗君始料未及。這與越劇版的孟麗君處處洞悉先機、扭轉乾坤,可謂大相逕庭。

廣告

劇本對孟麗君才幹和膽氣的描寫也不算多,其中結局時被梁國師揭發她女扮男裝,犯下欺君之罪而登殿自辯的一段,令人印象較深。不過她以效法木蘭代父從軍為抗辯理由,的確有欠周詳,梁國師輕描淡寫的反駁一句:「兩朝國法不相同」,馬上就無話可說了。本來沒甚麼主見的皇帝對孟麗君言聽計從,也可以反映她才華出眾,但演將下來,卻成了諷刺皇帝庸碌無能的笑料。然而從她逃亡時的悲憤、訴情時的欲迎還拒,到遊上林時的秉忠自持,無不流露女兒家細膩、豐富的情感。即使自辯時義無反顧,甘願伏誅,也不忘以御賜免死金牌為皇甫少華脫罪,亦可見她對父親的孝心,以及對未婚夫的深情厚義。

編劇為何從這個角度切入來塑造孟麗君的形象,我自然無法置喙,但全劇看將下來,總有點「悲歡離合天註定,半點不由人」的無奈意味。事實上,無論哪一個版本的《孟麗君》,也是一個出生入死、死裡求生的故事,思之撩人哀感。儘管不少觀眾為皇帝事無大小也要徵詢孟麗君的意見,完全不想負責的賴皮樣子,或者遊上林時他那些試探、捉弄或威脅孟麗君的情態而發笑,我卻忍不住為孟麗君要跟這樣昏庸卸責、輕浮無賴的上司周旋而深感難過。當年孟麗君的父親遠征被俘,復遭讒臣誣陷,全家遇害,誰知不是這皇帝小子幹的好事?另外,孟麗君自稱從小寄住皇甫家,皇甫少華之母亦然,其父貴為當朝顯宦,與孟麗君三載同朝,居然認不出她就是在自己眼皮底下長大的世交之女?杞人憂天的我不禁暗忖:他是真箇老眼昏花,抑或是明哲保身呢?

廣告

縱觀全劇情節構思、場面編排和表演方式,編劇還是有意營造一種熱鬧、輕鬆的氣氛,不想把戲文弄得太沉重或太嚴肅。除了第一場逃亡的戲外,其餘各場也不乏一些逗笑滑稽的小點子如群臣鬥嘴、識破喬裝、鑑貌辨色而明知故問之類。然而大概是新劇初編,演繹上難免生澀,未能發揮最佳效果。部分細節亦沒有充分銜接起來,如孟麗君曾說,須待太后壽誕之期,才可以跟皇甫少華相認,彷彿暗示她胸有成竹,與太后早有綢繆。可是到了最後,暗中奔走、運籌帷幄的卻是左賢王,中間好像缺失了一些甚麼,令人摸不著頭腦。如可修補這些紕漏,甚至釐清戲文的性質,在「化悲為喜」或「悲喜參半」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再按需要調整表演策略和內容,相信效果會更理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