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佔領行政大樓 堅決抵抗澳洲高等教育商品化

2016/10/3 — 12:41

【文:丘德真】

8月22日早上,雪梨大學藝術學院(SCA)學生經過表決後,隨即佔領位於 Rozelle校區的藝術學院行政大樓,抗議校方片面決定整併該學院。學生抗議訴求強調,除了保衛SCA之外,更要爭取全盤導正高等教育價值偏差的問題。

廣告

早在去年底,就有媒體踢爆雪大校方有意拋棄SCA。今年6月始,SCA開始受至澳洲全國媒體關注。事緣於校方突然發表聲明,表示已經與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簽訂同意書,要整併SCA和UNSW藝術設計學院(UNSW Art & Design;不少當地人仍習慣吏用2014年前的舊名稱“COFA”),將之結合成為聯校藝術學院;明年起,SCA學生將移師UNSW Art & Design上課。換言之,校方其實是要SCA關門大吉,並將該院700名學生丟到UNSW Art & Design;至於SCA數十名教職員,則前途未卜。

廣告

消息傳出後,不但激起SCA師生的憤怒,UNSW Art & Design眾多師生亦紛紛反彈。7月15日,數百名師生走上街頭,聚集在位於新南威斯州立美術館的Archibald Prize頒獎會場外示威,要求州政府正視SCA師生的意願,並且向州政府虛有其表的文化政策說不。

不到一個月後,校方在反對聲音中發表回應,表示不會強推SCA和UNSW Art & Design的整併方案;但取而代之的,是關閉SCA所在的Rozelle校區,要將SCA遷移至雪大Camperdown主校園。不過,學生代表隨即質問:到底要將藝術學院安置在主校園那一棟建築物內?對此,校方竟然沒有辦法回答。遷移的舉動讓不少人擔心,校方或許要是要廢除SCA,將它併入主校區的文學院。

事件之所以引起全國輿論關注,是因為SCA其實並非單一事件。澳洲教育商品化程度之高,說是「驚人」也並不為過──今年2月澳洲統計局數據指出,2015年澳洲教育產業賺取外匯盈收已高達192億澳元(超過新臺幣4000多億元),成為澳洲第三大主要外匯收入來源。教育產業,可說已經是攸關澳洲繁榮的經濟命脈;大學,也就是搖錢樹了。政府不再視大學為培養人材的搖籃,有關高等教育的公共和教育政策思維已全面移轉,這亦反映在遂年緊縮的教育年度預算數字當中。

除了外在環境之外,雪梨大學本身也有自身壓力。核校是百年老店,曾經風光一時,雖然在財務上仍能每年盈餘數超過十多億澳元,但在賺取外匯的表現,卻遠遠落後於UNSW和墨爾本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SCA雖不乏知名校友,如工業設計師Marc Newson和紐西蘭國寶級電影導演珍·康萍(Jane Campion)等.,不過近二十年來該院已在多方面被UNSW Art & Design迎頭趕上。SCA近年雖已加強實用取向以圖應變,但這又必須另外面對雪梨科大(UTS)的強勢挾擊。SCA的發言優勢不再,同時校方又視之為不賺錢的科系,再加上州政府提供校方調度的資源又一年比一年少;四面楚歌之下,SCA似乎在劫難逃。

SCA的遭遇,其實反映出澳洲大學教育價值已被曲解至畸形的地步;甚至,可說是澳洲政府一往情深地擁抱新自由主義的必然結果。曾經是Archibald Prize得主,並且是SCA校友的Ben Quilty公開指出,校方發展政策故然值得批評,但始作俑者其實更是來自州政府高層。有在野黨議員警告,SCA目前的校區,日後可能會被州政府收回然後販賣予私人房地產發展商。事實上,在新南威爾斯州,除了SCA可能將被廢除之外,國立藝術學院(雪梨市另一藝術教育重鎮)也面對可能被整併到UNSW Art & Design;這些變動,州政府全都有所涉入。

既然無法期望校方高檯貴手,SCA學生只好自己的學院自己救。目前佔領的範圍包括該院院長Colin Rhodes辦公室,不單提出要院長下台的訴求,同時更要將議題指向雪梨今後發展的核心問題,要求校方承諾委派外界公正人士進行獨立評議,重新檢討雪大的財務情況和辦學規章。

(原文刊於《今藝術》9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