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妮與聶政》刺客姊弟情 兼談青春劇《灼眼的白晨》重演

2018/2/27 — 9:49

狗年賀歲前的雞年歲晚,看了幾個舞台劇,有人頭湧湧的大劇院熱門戲,也有小貓三四隻的超另類小劇場。我覺得最有靈感而又獨特之作,是鄧正健編劇、導演的《安妮與聶政》,在牛棚藝術村 N2 號單位演出,只得幾排座位,當然冷門小型,但寒冷黑夜有數十個觀眾捧場,不算太冷清了。

這短劇描述香港兩姊弟的微妙關係,而結合了古中國大刺客聶政,以及古希臘奇女子安蒂岡妮的故事。把東方西方兩大古典傳奇,與當今香港連繋起來。

《史記・刺客列傳》的刺客聶政,士為知己者死,刺殺韓國宰相後自毀容貌而死,以免連累家人。聶政暴屍街頭,其姊聶嫈前往認屍,讓世人知道壯烈犠牲者是她弟弟,聶政之名因而留在史冊,然後她自殺。郭沫若曾把這故事編成話劇《棠棣之花》,1967年張徹電影《大刺客》由王羽演聶政,李香君演其姊。

廣告

很巧合,安蒂岡妮亦是烈女,與聶嫈同樣親情至上,冒死為兄弟收屍。安蒂岡妮的身世更離奇,她是伊迪普斯弒父娶母所生的女兒,因此伊迪普斯是她父親亦是她哥哥,母后也是她祖母。伊迪普斯發現自己亂倫後自刺雙眼變盲,安蒂岡妮陪他流亡,直至他逝世,為他安葬。後來她兩個哥哥在權力鬥爭中互相殘殺,她也違禁冒死收屍。

《安妮與聶政》由陳籽沁、陳瑋聰飾演姊弟,等於安蒂岡妮和聶政的現代香港版,在碌架床上下格親密成長,疑似姊弟戀。長大後路向不同,姊姊曾是激進社運分子,不滿香港回歸中國,又曾流浪歐洲,還用經血搞行為藝術;弟弟則循規蹈矩,安於現狀。

廣告

劇情其實錯綜顛倒,姊弟經常變換角色,甚至輪流做聶政式刺客,去行刺暴君,一次次失手被殺,又一次次翻生重複,像打機那樣。梁天尺飾演的「萬人斬」式暴君,後來又變為教師,指導學生排演《史記》刺客故事。

全劇很「意識流」,親情、亂倫、行刺,加上政治諷喻和荒謬戲謔,很古怪亦很混亂。不過,鄧正健的編與導都別出心裁,對白大膽而細緻,場面調度簡潔靈活。三個演員都好,尤其是陳籽沁和陳瑋聰,演得淋漓傳神而又變化多端。那晚由於交通異常擠塞,我去牛棚遲到了,但很快投入,因為格局、台詞和演出都不平凡。

這是《歷史與他們的愛人》一晚兩個短劇之一,後一個是甄拔濤編導的《如何向外星人介紹香港人的感情生活》,劇名比《安妮與聶政》有吸引力,而且甄拔濤前作《未來簡史》鋒芒畢露,成為頗受重視的劇場新秀。

那晚我主要是想看甄拔濤新作,然而失望了。《如何向外星人介紹香港人的感情生活》並非劇名那麼新奇好玩,實際上由梁天尺單人獨白,近似棟篤笑那樣描述大學時期的戀愛與分手,包括開房初試雲雨情。梁天尺講得從容生動,不過內容普普通通,平平實實,與外星人完全無關。除了講來講去,只是加映一些街頭影像,拍得較好是最後「航拍」,凌空鳥瞰土瓜灣牛棚的夜景。

幸而第一個短劇《安妮與聶政》帶來意外收穫,寒夜不虛此行。

此外,我也往「香港話劇團」的上環黑盒劇場,看了甄拔濤舊作《灼眼的白晨》重演。那是活潑有趣的青春成長劇,描述兩女三男舊同學,由中學到大學,而至上班工作的演變,交織着友情、愛情、還有突發的病症與死亡,也有行山露營和社運抗爭。台詞有笑有淚,配上形體動作,有文藝有體育,相當豐富地刻劃了八十後世代的「滄桑」感受。

周詠恩、馬嘉裕演兩女生,林芷沿、蔡溥泰、黎濟銘演三男生,都青春生動。

甄拔濤有了名氣後,《如何向外星人介紹香港人的感情生活》不大用心,希望今年將於慕尼黑首演的新作《核爆後的快樂生活》再度傾力而為吧。至於鄧正健,今後的創作將會怎樣?也值得注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