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定格城市不息流動

2017/4/5 — 12:30

Billy H.C. Kwok 作品

Billy H.C. Kwok 作品

香港,中國東南方城市,位於歐亞板塊,22°08'至22°35'及東經113°49'至114°31'之間;面積1,104 平方公里,人口73,749,000,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760人[1]。其城市軌道交通系統及機場聯絡軌道系統總長度近300公里,每天載客約470萬人次[2];機場的總客運量達7,050萬人次,總航空貨運量共452萬公噸,連接全球超過190個航點[3]

生活是個網,城市也是個網,可以想像每天在這「活力之都」,城裡的人總是不能停歇、總是一直移動。

Weilun Chong 作品

Weilun Chong 作品

廣告

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根據2016年人口普查資料,香港非本地出生人口近四成;華人以外,約60萬居民來自世界各地,有菲律賓人、印尼人、白人、印度人、尼泊爾人、巴基斯坦人、泰國人、日本人……佔總人口8%;超過一成人口非以廣東話為慣用語言,常操英語、普通話、客家話、福建話、潮州話、印尼語、菲律賓語、日文或上海話。

廣告

在2016年,平均每天持單程證從中國抵港者達163人[4]。同年,訪港旅客總計56,654,903人次[5]

或是過路或欲停駐,或被困圍城或自城外而來,我們彼此的生活與命運正交織在一起,相碰一刻後即無法分割。

Lam Yik Fei 作品

Lam Yik Fei 作品

千絲萬縷的網剪不斷、理還亂,亦似乎自帶生命似的,隨時代巨輪連綿地流瀉四處,覆蓋這片土地。

隨道路上一輪輪無情機械移動、天空裡劃過沒有心跳的巨鳥而流動的,又豈止它們?人從一個空間過渡到另一個空間,同時帶來文化與身分的流動,滋長在交通的網絡裡,竄走於一壁又一壁的邊界高牆之間。

福柯說:「哪裡有權力,哪裡就有抗爭。」如果邊界是權力,那麼流動就是抗爭的其中一種姿態。Billy H.C. Kwok拍下從非洲、東南亞各國逃到香港尋求政治庇護的難民,追蹤他們在這裡逐漸建立的新生活;鄭瑋玲鏡頭下的,是一個個為了家庭與生活而遷居香港的「大陸人」,記錄國家和家族歷史如何與個人記憶、日常生活的關係交集,重建一個中港之間的身分;林亦非花上數年時間,一直以攝影見證中港邊境的變化;唐景鋒的鎂光燈聚焦於照顧自己的媽姐身上,女孩離開貧窮的家鄉,來港當了大半生傭人,此後卻梳起不嫁;李泳麒拍的是活在邊緣之上的老人,他們既被時間、也被社會遺下……

Wei Leng Tay 作品

Wei Leng Tay 作品

政治版圖的邊界、種族的邊界、文化的邊界、經濟階級的邊界、性別的邊界、年齡甚至世代的邊界——一方面它們限制、塑造個體,另一方面個體亦非完全無力的客體,小人物總剩幾分力氣,足以挪動命運,獨立自主,如水流動於邊界之間。同一個城市裡,不同的小人物交會,或在地鐵狹小的車廂中、或在月台轟轟前進的扶手電梯上 ——還有一位攝影師鍾偉倫,在飛快移動的交通工具上屢按快門,意圖捕捉香港的繁忙與喧嚷。

Lee Wing Ki 作品

Lee Wing Ki 作品

這六位攝影師的照片同為2016/17 年度「WMA 大師攝影獎」的入圍作品。該獎為一非牟利攝影獎,旨在以攝影項目,引發公眾對香港社會不同議題的關注。面對城市不息流動,本年度「WMA 大師攝影獎」就以「動」為主題,「以靜制動」——用鏡頭捕捉任何流動的人與事,凝住按下快門那千分之一秒,把瞬間定格、注入相片方框裡從此靜止。

眾多精彩作品正待今年4月大獎進行最後評審。這期間就讓我們與諸位攝影師對談,了解他們豐富的創作意念。敬請密切留意「WMA 大師攝影獎」x《立場新聞》訪問系列。

Kurt Tong 作品

Kurt Tong 作品

--

註:

[1] 2016年年底人口數字,政府統計處資料。
[2] 2015年數字,運輸署資料。
[3] 2016年數字,香港國際機場資料。
[4] 民政事務處資料,2016年相關數字只計算1至9月,10至12月的數字暫未公佈。
[5] 2016年訪港旅客統計,由香港旅遊發展局提供。

(本文為 WYNG WMA 2017 贊助的專題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