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客客氣氣的《舞鬥》

2017/3/8 — 12:31

背景圖片來源:《舞鬥》宣傳照

背景圖片來源:《舞鬥》宣傳照

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舞鬥》2017由七個短作品組成。作品多,編舞多,觀眾多,對作品的意見眾說紛紜。得一位資深前輩提醒,對這種短小的「平台」類演出,觀眾應該著眼編舞們有否作出新嘗試,是否表現出突破的勇氣。沿着這脈絡思考,發現吊詭的是,正正因為參與的編舞們年資不高,創作檔案(portfolio)並不很豐富,個人風格也未必明顯,我們難以憑十來二十分鐘的作品判斷他們有否來個自我「舞鬥」。那麼,不看個人看整體:作為一個綜合展,《舞鬥》有沒有召喚審美通感,推進香港舞蹈的邊界線(用英文說就是push the boundaries of dance)?香港人酷愛「新」── 甚麼是「新」?

穿壞了一雙球鞋,買一雙同款式同尺碼的,是「新」鞋子;從西式「心太軟」到中式「流沙飽」,是「新」點心;從菲林攝影到數碼攝影,是「新」科技。第一種是物件本身存在周期的更替,第二種是現有材料的重新組合和呈現,第三種是在其出現之前甚至不存在於想象之中的「新」。當然我們渴望年輕創作人揭示第三種。但它畢竟太難了,有些事還是留給宗教吧。能夠做到第二種已經需要一定程度的實力。至於第一種,其「新」是表面化的,是時間上的新(如果我們認同時間是線性前進的),其本質、內容,是重複。新不如舊,不一定只限於糟糠之妻。

但是,如果我是推銷員,我會比較容易處理第一種,因為我不必困難重重地在消費者的概念認知上做工夫。推銷員不必建立對銷售品的觀點,只要相信現狀已是終極。推銷是再現的功夫,把貨品呈現得光彩鋥亮,宣告消費之愉悅。然而創作人不是推銷員。世上可以包裝的題材如沙浩瀚,但創作操守之一種是深入認識原材料,從尊重到了解。對身體作為原材料的探索,需要超越設計動作。身體是最複雜、最難懂也最好玩的創作原材料。廖月敏、肖呈泳、曾景輝,下次要做創作人,不要做推銷員了。

廣告

曹德寶在《順》之中,播放李小龍談動作、談自由表達的訪問錄音,配合曹力量外揚卻控制得宜的跳躍翻身,他思考動作的意圖與選擇的表達方式是匹配的;不矯飾的誠懇也是其可取之處。可惜作品發展有限,大部分內容是曹「順」着李的講話內容做動作,例如李說「slow」時他便控制着翻的速度,再以「東方遇上西方」式的舞蹈種類拼貼回應李小龍又東又西的文化身份。誠然,曹剪輯錄音的方式已代表他的藝術選擇,但希望他可以在命題觀點方面更下功夫。

白維銘《900”》和李偉能《並不只有我》都或多或少觸及對現象和語言的懷疑。在《900”》中,男女三名舞者把網球擲到地上,再接回反彈而上的網球,在過程中,動的是人還是球?被動的是被擲的球,還是要跟隨球的軌跡的人?三人說出形容動作拍子的詞彙,觀眾接收的「動」,是詞彙符號還是活動引發的空間改變?白維銘懷疑既有的理解方式,意念卻侷促在呈現中:三位舞者小心翼翼演繹,不敢偏離設計,本身就是妥協;多次在白維銘作品出現的性別造形,男的要強壯,俊俏;女的要粧容甜美,胸部要突出,恪遵資本社會以影像宣傳的身體典型。

廣告

李偉能《並不只有我》與聲音藝術家姚少龍合作,繼續在舞蹈敘事的可能性上著墨。李姚二人衣著一白一黑,穿白的李在觀眾進場期間把雙腳套進黑皮鞋,每次起步遺下鞋子,赤腳觸地。顏色作為符號,預示了李對語言和身體關係的觀點。穿黑的姚錄下李在現場順序唸出的「一、二、三」等數字,重複播放,不同錄音(即不同數字)重疊,衝擊觀眾對數字應該順序前進的固有期望,重複播放進一步挫敗聽者的線性時間觀。當下被貶抑為紀錄時,應該如何看待與紀錄並存於空間的身體?雖然設計上聲音和動作是對話的雙方,但聲音處理比舞蹈強。進行對舞蹈敘事探索時,應該依循語彙範式,以彰顯它表達觀念變化之不足,還是應該將之唾棄以示懷疑?在獲得認同和破舊立新之間,存在怎樣的焦慮?

莫嫣《你很美麗》的「你」,是作品的簡約吧!沒有任何裝飾的舞台和舞者,在兩盞燈照射下原地跑,間歇做出戲劇性的表情和手勢,就是作品的全部。只穿皮膚色芭蕾緊身衣的莫嫣,以身體體現西西弗斯每天重複把巨石推上山的無盡徒勞;音樂《Ave Maria》歌頌「永生」之母,因此她的無法前進更反諷了生命的虛妄—如果你相信人是為了一個終極的存在而活的話。相比起Batsheva Dance Company《Last Works》中跑超過一小時的舞者的氣定神閒,莫嫣的跑比較用力,比較目的性。相信跑個這麼十多分鐘對她來說太容易了,到演出完結時仍未見同類概念最可貴的舞台存在感的昇華,所以,繼續跑吧莫嫣,跑到你內心的聲音大得讓觀眾聽見吧!

總的來說,《舞鬥》是一場不見刀光劍影的比試,對舞蹈,大家都客客氣氣。國盛則氣盛,我們的踟躕,背負着怎樣的時代!

--

觀看場次:2017年2月25日晚上8時,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七個作品按演出次序是:李偉能《並不只有我》、肖呈泳《?》、曹德寶《順》、莫嫣《你很美麗》、白濰銘《900"》、曾景輝《叁角厝》、廖月敏《壓‧觸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