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宣紙畫獅子山 加底燈變「香港之路」 藝術家管偉邦:表現港人追求理想精神

2019/10/3 — 15:14

「水墨藝博」藝術博覽會今日舉行傳媒預展。在嘉圖畫廊的展攤,藝術家管偉邦展出其新作《獅子山》。作品是一幅水墨繪畫作品,但在宣紙後加配燈光,在漆黑的環境可見獅子山築成人鏈時的景像。管偉邦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作品旨在表現香港人的獅子山追求理想的精神。

「水墨藝博」將於明日起至七日在灣仔會展舉行。現為香港浸會大學助理教授的管偉邦以其水墨作品聞名。這次是他第一次將燈光融入創作。除獅子山外,作品亦附有一組文字,內容引述《立場新聞》、《明報》和《香港 01》,描繪 823 香港之路的情況。文首如此寫﹕「獅子山,乃香港人追求理想、發奮向上的象徵。近來,因社會動盪,此山則與反送中聯繫起來。」

由於參加者在獅子山上以燈火點亮漆黑山嶺,凸顯出香港人不屈不撓的精神,加上在場人士邊築人鏈,邊高唱《光輝歲月》及《獅子山下》等歌曲,此情此景,感人心脾。(擇自管偉邦《獅子山》文字內容)

廣告

典亞藝博現場

典亞藝博現場

廣告

管偉邦指,他並不是第一次繪畫獅子山,但這次希望用一個新角度,繪獅子山亦繪獅子山精神。他認為,國畫多被認為「與世無爭」,但他的作品同時有「當代藝術」元素,而當代藝術,顯然與當代有連繫。自稱為「和理非」的他表示,藝術的可貴之處在於能夠成為一面鏡子,他希望冷靜地為時代做紀錄。「我不想 color 件事,也不想 miss 甚麼,所以哪裡有人鏈,我就用客觀的文字去寫出來。」

管偉邦

管偉邦

問到管偉邦會否擔心其作品引起一些政見不同的觀眾及收藏家不滿,管說﹕「我做作品從來不理會觀眾是否接受。其實它畫的是個歷史片段,如果他們不接受,也就是說不接受歷史事件本身。」

管偉邦 1974 年生於香港,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文學學士及藝術碩士,並於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修畢藝術博士學位。他曾於香港及各地舉辦展覽,其作品為畫廊、藝術館、藝術機構及私人收藏。

(下文為管偉邦的作品文字內容)

獅子山,乃香港人追求理想、發奮向上的象徵。近來,因社會動盪,此山則與反送中聯繫起來。

反送中,即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又稱反修例運動、反修例風波、反引渡條例修訂及逆權運動,是指香港自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起的社會運動。是運動,並無統一領導或組織,示威者以遊行集會、佔領道路、圍堵建築物、三罷,甚至自殺來向政府施壓,阻止修例;箇中憂慮,主要是認為該草案將容許香港嫌疑犯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削弱了香港一國兩制下獨立司法的地位。

迄八月,反送中活動遍地開花,有市民於二十三日晚上發起名為「香港之路」的活動,於港鐵港島綫、荃灣綫和觀塘綫共三十九個港鐵站外以手牽手的形式來組成人鏈,以喚起國際社會關注。據明報、立場新聞和香港零一報導,當天晚上七時二十三分,金鐘近百人開始聚集,於太古廣場外一字排開,等候築成人鏈;銅鑼灣港鐵站人鏈則已伸延至匯豐銀行近維園入口,正等候越過車路,向天后方向伸延。因現場人數漸多,故有一女生大叫:香港之路現已形成,如欲加入者,請往天后方向去。參加者則自發靠近行人路,好讓人鏈漸漸伸展至該區。另外,尖沙嘴星光大道亦有人開始築人鏈;荃灣亦有人鏈,沿西樓角道向大窩口方向逐漸伸展;深水埗亦開始有人築成人鏈;旺角彌敦道某商場外人鏈已成,參加者以年輕人居多,大部分人士面戴口罩,身穿黑衣出席活動。

晚上七時三十三分,尖沙嘴星光大道上市民築成人鏈後亮起手機燈光,並大叫口號。此外,金鐘人鏈已連接至灣仔,故有人呼籲市民向中環方向前進,但市民未有站出車路。

晚上七時四十三分,灣仔段隊頭與金鐘段隊尾於正義道相連。

晚上七時五十四分,人鏈於尖沙嘴星光大道伸延至太空館對開梳士巴利道,參加者因無法於馬路上築鏈,故將紅線放於路面之上,以作象徵。

晚上八時零四分,太子、旺角和尖沙咀人鏈已成,然而由於佐敦人數不足,故有人呼籲剛到步人士乘車往該區築鏈。旺角人鏈則亮起手機燈光,形成光鏈,並高唱一節《海闊天空》,又大呼香港人加油,途經車輛亦響號聲援。另外,金鐘人鏈已連接到上環,參加者則響應網上號召,亮起手機燈光,並高叫香港人加油。鑽石山港鐵站外則出現漫漫人龍,有家長抱著小孩,有人則亮起手機燈光,亦有市民修復當天早上縱火的連儂牆。

晚上八時零七分,荃灣人鏈已在葵興健全街形成。

晚上八時十八分,銅鑼灣維園有人知悉北角一帶人數未及,故呼籲在場人士自行走到該區;部分留下人士則高唱《海闊天空》。旺角彌敦道因有消息指深水埗人數不足,所以人鏈一直向該區方向伸延。荃灣人鏈則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沿途有人派水,路過的紅色小巴和私家車則響號支持。

晚上八時二十分,葵興港鐵站人鏈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晚上八時二十五分,金鐘人鏈齊唱孤星淚曲目《民之所欲可在爾心》的英文版本。炮台山近天后地段則有人碰到一輛的士,車身插上中國國旗,遂即大叫:福建獨立,諷刺日前福建親中黑幫在天后一帶橫行霸道之行。

晚上八時三十五分,有人在彩虹斧山道呼籲市民繼續往慈雲山方向走去,人鏈隨即緩緩往山而上,並不時受途經的士響號支持。樂富港鐵站對出天橋則人山人海,在場人士亮起手機燈光,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

晚上八時三十九分,銅鑼灣維園至北角港鐵站人鏈已成,其間有不少車輛響號以示支持;但每當遇上的士插上五星紅旗,在場人士則大喝倒采。

晚上八時四十二分,葵芳港鐵站外有人在交通燈綠燈閃亮時走出馬路,並手牽手高呼香港人加油,待紅燈轉亮時便隨即散去。至於金鐘、北角、葵芳等地,參加者分別高唱《海闊天空》;金鐘人鏈更組成人浪,聲稱要掀至柴灣。油麻地和金鐘則有路過人士邊走著路,邊手亮著手機燈光,以作聲援。

晚上八時五十四分,葵興港鐵站外有人在一膠樽上寫上「傳到尖沙嘴」,擬沿人鏈傳遞至該區。另外,網上有人發起將一盞路邊維修路燈由荃灣傳遞至油塘;尖沙嘴人鏈則傳遞一包枇杷糖至荃灣;上環人鏈則傳遞一咖啡包至筲箕灣。至於油麻地,由於參加人數眾多,人鏈竟疊成兩、三層之多。

晚上八時五十七分,巿區人鏈已連到獅子山之上,浩浩蕩蕩,並在獅子山頭以雷射光照射筆照向山下。金鐘人鏈則口耳相傳,擬於晚上九時正各人遮蓋自己的右眼,以控訴警方日前因驅散示威者而使一名示威人士右眼嚴重受傷的行為。

晚上九時零八分,尖沙嘴天星碼頭一帶,人鏈中有人不斷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又有人用雷射筆照向文化中心,有人則大叫香港加油;未幾,人潮便逐漸散去。鰂魚涌一帶,有女孩在電車上大叫:香港人加油,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當中不少市民沿途和應。至於太古一帶,人潮亦漸漸散去。葵芳人鏈中有人則遮蓋右眼。其後,荔景各人陸續漸揮手道別,說:一齊嚟一齊走,禮拜日荃灣見。之後人鏈隨即消散。油麻地及佐敦一帶亦有人表示香港之路現已結束,人鏈於數分鐘後不見影蹤,有人離開時大叫八二四觀塘見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

翌日,各大報章均報導香港之路,刊登獅子山嶺皓皓燈火的那一刻,並指香港人鏈乃仿效波羅的海之路,以和理非的方式表示對香港政府的不滿,人鏈各區皆有市民響應,並由巿區一直延伸至獅子山之山巔,全長達六十公里,由二十一萬人組成,在香港史無前例,場面壯觀。由於參加者在獅子山上以燈火點亮漆黑山嶺,凸顯出香港人不屈不撓的精神,加上在場人士邊築人鏈,邊高唱《光輝歲月》及《獅子山下》等歌曲,此情此景,感人心脾。

越兩旬許,九月十三日,正當中秋之夜,獅子山再現人鏈,當晚約於七時許,山下人潮湧現,登山者不斷;山上則有不少人已聚集山嶺,有人在獅頭位置掛出巨幅直幡,上有「實行真雙普選」六大字;有人則閃亮雷射筆,劃破夜空。於八時許,有人則高呼光復香港 ‧ 時代革命等口號。及至八時半,有人呼籲關燈五分鐘,以默哀早前的輕生者。約分別於九時及十時,有人在獅頭及獅尾位置舉起香港自由的英語燈牌,引來全場歡呼,並舉機拍照。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偉邦於獅子山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