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宮崎駿在《風起了》的政治出櫃

2015/5/6 — 13:42

宮崎駿電影《風起了》

宮崎駿電影《風起了》

【文:仲夏寒蟬】

林康琪在《日本對侵略歷史的三種態度》(《明報》29-12-2013)一文中,透過遊歷三個日本與二戰相關的展館,反映三種截然不同的戰爭態度。「昭和館」以受害者自居,以戰時艱苦生活為主,屬選擇性遺忘;「靖國神社」供奉二戰甲級戰犯,是右翼史觀的代表;第三種,亦是最特別的「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館中展示了原子彈對廣島整個城市的毀滅,同時地,介紹了日本侵略鄰國造成的苦難,並承認了南京大屠殺。在日本人的立場,廣島是戰爭的最大受害者,但是他們知道災難是自己國家所引起的。相對於西德總理密特朗跪在猶太死難紀念碑前認錯,國家將納綷列為違法,日本人拒絕承認並且篡改歷史的行為,仍舊對中國、韓國等鄰國構成傷害和冒犯。很可能是宮崎駿封筆之作的《風起了》,徹底改變了過去沒乘載具體歷史和人物的習慣,描繪零式戰機的發展史。我們先了解「零戰」的發展史:

日本零式艦載戰鬥機簡史(註)

1912 年 日本海軍組建航空技術研究機構「海軍航空術研究會」,研究建立航空兵力,1916 年由橫須賀海軍航空隊取替。

1921 年 英國派出「教育團」到日本,同時運送近一百架軍用飛機,傳授駕駛、射擊、魚雷攻擊、轟炸、偵察等方面的經驗。同年十月,三菱內燃機公司(即後來的三菱重工)生產「十年式艦載戰鬥機」(一O式艦上戰鬥機),名義上是日本第一款國產機,但實質上由8名英國飛機設計師完成。該機採用木質骨架、膠合板加篷布蒙皮的結構。

1926 年 日本海軍向三菱內燃機、中島飛機和愛知鐘錶三家公司同時發出新型戰鬥機的開發意向,多方案競爭的方式刺激日本航空工業迅速發展。但是中島及愛知分別交由德國和英國公司設計,三菱則基本沿用「一O式」,沒甚改進。最終採納中島「3 式」戰鬥機設計。

1931 年 日本海軍制定「航空技術自立」三年計劃,目標是日本航空工業能自主獨立研發軍用飛機。

1932 年 美國波音公司代表兼試飛員 Robert Short 駕駛「波音 218 戰鬥機」在中國蘇州上空迎戰日軍機群,最終在第三輪空戰中被擊落,但事件顯露日本戰機的性能落後。同年中島和三菱開發第一代單翼戰鬥機,在翌年試飛失敗,三菱由堀越二郎任主任設計師,中島則由小山悌出任。

1933 年 7 月,三菱7試(昭和 7 年,故稱為 7 試)艦載戰鬥機1號機試飛失敗,飛行中突然垂尾脫落,然後墜毀,試飛員關掉引擎後跳傘逃離。2 號機在性能上也達不到軍方要求。

1935 年三菱 9 試單座戰鬥機的1號原型機試製完成。達成世界一流戰機的生產技術。

1944 年 10 月 19 日 201 航空隊接獲命令,組成「特攻隊」(即後來的神風特攻隊)專門撞向美軍艦艇,零式戰機淪為一枚「制導炸彈」,標誌戰鬥機的末路。

廣告

《風起了》完全採用史實為劇本,「航空自立計劃」要求新一代戰鬥機的速度和爬升能力提升,中島和三菱同時考慮到低阻力的單翼佈局。三菱起用加入公司 5 年,年僅 28 歲的堀越二郎為主任設計師。電影中記載了「三菱 7 試」的失敗,以及「三菱 9 試」的成功,展現了日本航空工業能製造單翼全金屬戰機。

「愛」與「夢」「飛行」的結合,本應是青春勵志奮鬥故事的藍本,可惜用來包裝戰爭武器,則淪為支持侵略戰爭的推手。「風起了,也要努力活下去」和夢想的追求貫穿電影,電影開首就是童年堀越二郎的飛行夢,夢中與法國飛機設計師卡普羅尼的相遇,所謂設計飛機是「被詛咒的夢」,只是掩飾掘越二郎製造殺人機器的罪行,製造夢想被軍國主義利用的假象。堀越二郎加入三菱的工作就是設計戰機,他的大學成績卓越,獲機會派往歐美觀察戰機的生產,他本人就是國家傾力栽培的戰爭人才。他的工作就是幫助三菱擊敗中島公司,取得海軍的艦載戰鬥機合約。當時日本已經侵略中國,退出國聯,宮崎駿為何要為堀越二郎洗脫污名?重讀「零戰」的歷史,不難發現《風起了》的夢,本質就是日本軍隊的「戰爭夢」,無論是軍隊、還是堀越二郎,夢想就是自行研發傲視於世界的戰爭武器!

廣告

電影中我們見到日本人的悲情,花了巨大心血繪畫關東大地震後的火災,貧窮的日本孩童,電影末段戰機瞬間消失的慘烈,完全是「昭和館」和「靖國神社」的思緒,宮崎駿明顯是支持侵略戰爭,只同情受害同胞,忘掉侵略為鄰國帶來傷痛。多年來宮崎駿的作品流露人道主義、愛和平、追求人與環境和諧共存的願境,直至 2013 年,終於把真實的自己展露人前,一個保守的軍國主義者,支持侵略戰爭,卻懼怕戰爭為國家造成致命打擊。情況類似山田洋次執導的《東京小屋的回憶》,電影從女傭布宮多喜(黑木華 飾)的角度,描寫主人一家的衰落。主人從事玩具生意,在日本侵華初期賺了不少錢,生活富裕。隨著戰爭陷入膠著狀態,日本的資源愈見缺乏,鐵皮玩具被迫停產而轉為生產木製玩具,後來更因日本經濟崩潰而生產停頓。戰爭在電影中呈現的意義,就是勝利可為商家帶來市場和資源,戰事不順則引致經濟危機,一種支持侵略戰爭的態度。

日本當然有真正反對戰爭和反思戰爭的電影,電影版《阿信的故事》雖然只涵蓋童年時期的阿信,卻保留了逃兵俊作宣揚反戰的思想。《阿信的故事》是日本 NHK 電視台在 1983 年推出的電視劇,劇中展現了阿信一生的奮鬥,描畫了日本不同時期的艱難,然而劇集表達了真正的反戰意識。俊作是日俄戰爭的逃兵,身為狙擊手的他槍法了得,但是不願執行射殺敵軍的任務,因為敵國的軍人也是人,他抗拒殺人。最終選擇逃離戰場,隱藏於深山之中,過著被追捕的人生,直至在阿信面前遭到射殺。心地善良的俊作因為不願殺人而換來被殺的命運,受俊作的影響,阿信一生都反對戰爭。何謂反戰?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風起了》是宮崎駿以「日本人是受害者」的立場創作,他在相關的紀錄片中表示加入戰爭武器設計師屬艱難的決定,交代了他知道崛越二郎的角色,讓人聯繫到對侵略戰爭的支持。他不介懷,創作了《風起了》。

--

註:

戴峰《零戰-日本帝國海軍戰鬥機戰史》。知兵堂出版社。電子書:版本V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