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容易損傷的《玻璃動物園》

2019/1/2 — 9:46

《玻璃動物園》劇照
取自玻璃動物園 The Glass Menagerie Facebook 專頁

《玻璃動物園》劇照
取自玻璃動物園 The Glass Menagerie Facebook 專頁

惠英紅、滕麗名、譚偉權、辛偉強合演的舞台劇《玻璃動物園 (The Glass Menagerie) 》,正在新光演出。這是新光第二次搬演美國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的名作,上次是數月前《慾望街車》,葉童、陳志雲、王喜、石詠莉等合演,袁立勲導演。

很久以前,我看過香港粵語翻譯演出《玻璃動物園》,忘了劇情,只記得鍾景輝參演兼導演。今次鍾景輝是藝術顧問,在場刊寫出他首次把此劇搬上香港舞台是 1967 年,黃惠芬、慧茵、袁報華與他合演,我看的可能就是那次,距今五十一年了。

今次由張之珏導演,海滴翻譯改編,最大特色是把 1944 年田納西威廉斯這齣成名劇 ,時代背景改為 1956-57 年的香港,而且集中於當年被稱為「小上海」的北角,即新光一帶。台上充滿五十年代懷舊,投映舊日街頭巷尾影象,播出周璇、白光、姚莉、張露、李香蘭、黃佩佩唱的舊國語流行曲。開頭還由演員講出那個年代香港及國際的時事,包括香港右派「雙十暴動」,蘇聯發射世界首個人造衛星。今日只有老人家和研究者,記得阿爺那代這些往事。

廣告

田納西威廉斯的劇作雖然是美國經典,但坦白說,難免早已成為古董,而且往往偏於炮製悲劇,在今日顯然反潮流。新光仍傾錢傾力製作演出,相當難得。無論如何,《慾望街車》和《玻璃動物園》都讓演員發揮演技,女角尤其突出。

卅多年來得獎甚多的香港影后惠英紅,今次登上舞台就有淋漓發揮,扮相好看,演技大鳴大放,當然贏得很多掌聲。她扮演的媽媽,難忘在舊上海大出風頭的日子,到了香港徐娘半老仍然風騷,不過丈夫「走了佬」,兒子(譚偉權)想做詩人但只能在貨倉工作,女兒(滕麗名)半跛兼自閉,媽媽最擔心她嫁不出。

廣告

全劇就發生於這家庭之內,媽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越催谷越增添子女的壓力,爭吵不堪。妙在這上海大媽保持生動活力,又注重打扮,對子女更有控制狂。高潮是兒子帶男同事(辛偉強)回家吃晚飯,介紹給妹妹「相睇」。媽媽非常緊張籌備,自己扮得花枝招展,與「準女婿」打情罵俏。

惠英紅真是有聲有色,譚偉權亦演得好。田納西威廉斯的對白往往歇斯底里神經質,兩母子鬥氣經常「巴渣」,十分吵耳。田納西威廉斯刻劃內向女兒則屬另一極端,病態似的沉靜害羞,像她珍愛的玻璃小動物那樣容易損傷。

其實此劇演得最好是女兒滕麗名,非常低調孤僻,一舉一動都閃閃縮縮,很怕見人。晚飯段落是最有吸引力的戲肉,毫無自信的她,遇到充滿自信的辛偉強,還發現他正是她中學時代的暗戀偶像,那個停電的晚上就逐漸浪漫迷人起來,使她由含羞草變得心花怒放。這角色很難演,滕麗名做到神態表情很有層次,絕不簡單。

在「香港話劇團」一向好戲和多變的辛偉強,今次僅在後段出場,揮灑自如,此角色為陰性過重的家庭帶來可喜的陽氣。可惜田納西威廉斯喜歡在黑暗中點起燭光後,又故意吹熄,化喜為悲,弄到更慘情。

再說惠英紅,漂亮有型,我反而覺得這媽媽大可找新對象,或發揮交際特長做生意,不必太為成年子女煩惱,這樣全家當會輕鬆得多。原著的媽媽大概是殘花敗柳,那個年代的女性亦較難自立吧。

看了《慾望街車》和《玻璃動物園》這兩個田納西威廉斯黑色家庭悲劇後,很想看到演出西方喜劇。其實鍾景輝、張之珏和海滴,早已合作過《鬼馬鴛鴦》、《花心大丈夫》、《閨房樂》等翻譯喜劇系列。希望新的一年多些開心好笑之作,包括翻譯的和原創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