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容納大和文化以外,戲劇更重要的關懷 — 專訪林沛濂

2018/6/29 — 16:16

(資料由客戶提供)

【文:潘曉彤】

一天的排練完成,《屋根裏》的演員一一離開後倘大空蕩的排練室裏,我和劇中翻譯、導演以及演員之一的林沛濂搬來了椅子相對而坐。坐在密封的劇場空間中央,他的視點偶爾凝定在不同角落,一邊憶述昔日在許多或相似或不同的排練室裏的時光。初見面時,他雙手合十,微笑點頭,加上篤定的眼神,讓人想起日本式的禮貌拘謹。

廣告

荒誕現實的審美啟蒙

曾在電台節目聽過林沛濂分享九年日本留學的經歷,知道他在五年前成立劇團役者和戲,多年來引介許多如《笑の大學》、《胎內》等優秀的日本戲目予香港觀眾,卻不知道日本文化對他的深刻影響可追溯至更早。成長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林沛濂自小便迷上日本的特攝片和卡通片。電視機裏真人扮演的蒙面超人、雜誌《兒童樂園》連載的《叮噹》漫畫故事天馬行空,從中獲得的樂趣也許形塑了他往後的喜好與品味──今天他最喜歡的劇作家佃典彥,作品以奇趣荒誕的情節聞名,比如筆下的《脫皮爸爸》講述一個尋常家庭裏,父親一天忽然脫皮,每次脫皮更會年輕十數年。奇詭的故事設定底下,描繪世間父子共有微妙關係、彼此的錯摸與交集。「佃典彥寫的好像都會在日常發生,雖然荒誕,但往往與現實緊密扣連。」林沛濂看過後非常喜歡,於2011年翻譯作品帶到香港舞台,更在劇中飾演三十多歲的年輕父親,台上躊躇滿志的眼神,與今天排練室裏的他雙目瞬間重疊。

廣告

《屋根裏》排練相片
(由前進進提供)

《屋根裏》排練相片
(由前進進提供)

活躍於戲劇界,林沛濂的翻譯角色廣為人熟知,許多香港演出的日本劇作都是由他挑選、翻譯。翻譯外語作品除了要求對語言掌握嫻熟,也需要透徹理解該國文化。從小喜歡繪畫的他當年在理工大學設計系畢業後,加入日資玩具設計公司,在夢寐以求的環境工作短短半年後卻萌生辭職念頭,「為甚麼開心都要走?多謝上天給我的本能反應。幾個月以後,我開始覺得以後即使升職,負責畫主要的角色,那又如何?好像能夠完全預料將來的景況──太可見、太平凡的人生。」於是他斷然前往日本,以學習日語為由,實現到那裏生活的童年夢想。半工半讀地完成了一年半的日語課程之後,為了繼續留下,他到處尋找方法,幾經轉折竟重拾演戲的興趣,以旁聽生身分考入著名的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戲劇學院,成就了今天我們看到舞台上的身影。

出走日本,回到戲劇世界

林沛濂負責翻譯的許多劇作中,都能看見他兼任演員,比如於《胎內》飾演二戰後逃亡到戰壕洞窟中的日本士兵佐山富夫。演後不少劇評盛讚林沛濂透過細微的神情、一字一句的頓挫及語調,淋漓盡致地演繹出頹喪士兵的無力與孤絕,以及求死不遂後的生的欲望。而其實早在中學時期,林沛濂已嶄露演藝天分。可立中學的劇社當年於學界頗具名聲,中四時被同學拉進學校劇社的他,在社際比賽中貿然擔當主角,「那時我只覺得演戲可以發洩表演欲,便覺有趣。」當年著名編劇杜國威是他的地理科老師,那次演出深獲其讚賞,「杜Sir說看好我能拿下最佳男主角,還說將來香港話劇團有劇一定會找我。可惜後來他去紐約留學,便失去了機緣,我玩了一兩年也便放下了。」

林沛濂回想考進日本大學以前,演戲在他的不同階段一直只是後備選擇──中學時當作課餘活動,即使升上大學後馬上加入劇社,他始終僅視之為興趣。他大學兩度因成績岌岌可危,為可能未能升班而另覓出路,投考演藝學院,但兩次都在成功晉身第三輪面試時,因為順利升班而放棄,笑說自己應已被演藝學院列入黑名單。多年後跌跌碰碰考進日本大學,越洋繞了一圈終讓他回到戲劇世界,林沛濂更以全級首名的驕人成績畢業。「我想可能因為我是外來人,相對本地學生較沒有包袱,嘗試時沒太多顧慮。而且我比同班同學大八、九年,更清晰知道自己想走做戲這條路,也更專注吸收課堂所學。」在學時他常常思考如何成為一名專業演員,如今堅定的志向,其實也是一步一步匍匐前進,摸索成形。

林沛濂
(由前進進提供)

林沛濂
(由前進進提供)

一花一世界的劇場共感

日本劇作的力量曾深深撼動林沛濂,他認為它的魅力可能源於日本人壓抑的性格,「日本人平常拘謹,知道許多場合不能失禮,但劇場表演似乎可給予他們為所欲為的機會,刺激他們將許多潛藏的想法放大,甚至推向極端。」另一方面,他認為許多優秀的日本戲劇在劇本、導演和演出的處理上都滲透著傳統表演的意識和基礎,一些現代劇場可以看見受著能劇和歌舞伎的元素影響。林沛濂近年亦從日本傳統技藝舞踏擷取靈感,構思演繹方法時更多思考身體與演出如何結合。

雖然欣賞能吸收、轉化傳統藝術元素的日本戲劇,他從不刻意挑選感覺「很日本」的作品,而更著重劇作能給予人的共感,比如由他翻譯、曾於香港七度公演的《笑の大學》,講述二戰期間日本嚴格監控民間表演內容,喜劇作家為讓劇本通過審查,與頑固的審查官多番周旋。優秀的作品在不同地域和時空、對不同人產生不同意義,今天面對威權高壓管治、自由日漸收窄的港人看來,除了無奈,或許更可以啟發如何在主旋律中另闢蹊徑的思考。

即將於7月中旬上演的《屋根裏》,故事由一個被標籤為「閉門族」的男子自殺開始,其兄長為了追尋弟弟自殺因由,上門查訪「屋根裏」的不同用家,從日本社會風貌的一路觀察,思考個體的存在、孤獨與自由。劇中的「屋根裏」是一個流通市面的商品,「劇中角色因為不同原因需要它。為何人們要躲藏,甚至在室內躲藏於這麼小的空間?大眾可能覺得很有問題,但對一些人來說,這細小的空間可能才是真實的世界,讓他們在裏面找到真實的自己。」劇中八個演員分飾三十二個角色,林沛濂負責翻譯,是演員,也擔任導演,「這部劇的特色是在一個很小的空間發生二十多場戲,不同人物穿梭其中,同一個現實空間指涉的卻是不同時空、不同地方。」一花一世界,宣傳單張的首句引述了日本殿堂級劇作家井上ひさし的話──「從細小的東西看穿全世界,世界性的問題都被牽引到台上,並在那裏帶來共感。」日本不日本,林沛濂認為不再是他引介劇作的考慮。我猜想,「屋根裏」般的盒子大概非常接近他理想劇作的形狀──給予觀眾一個安心置放、觀照自己的位置,而這個空間同時容許感受、想像個人連接世界的可能。

《屋根裏》海報
(由前進進提供)

《屋根裏》海報
(由前進進提供)

--

前進二十年,超級劇季

《屋根裏》

2018年7月12-15日  8PM
HKD 240

2018年7月17-20日8PM
HKD 260

前進進牛棚劇場

詳情:https://www.20andon.com/theattic

 

《對倒.時光》

2018年7月26-29日8PM
HKD 260

前進進牛棚劇場

詳情:https://www.20andon.com/tetebeche

 

《建豐二年》

2018-08-03 - 08-06  8 PM
HKD 260

前進進牛棚劇場

詳情:https://www.20andon.com/2ndyear

 

《甜美生活》

2018年7月2-5日 8PM
HKD 240

2018年8月11-14日 8PM
HKD 260

前進進牛棚劇場

詳情:https://www.20andon.com/theplo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