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寄語 NextGen

2016/7/25 — 14:54

BU 黃嘉汶作品「 Son」點線與色塊配合相宜,令人憶記 Kandinsky的畫風

BU 黃嘉汶作品「 Son」點線與色塊配合相宜,令人憶記 Kandinsky的畫風

1937年愛因斯坦於文章 《 Moral Decay 》內說:政治丶文藝及科學同屬一株樹幹的分枝,這顆大樹旨在鼓舞人們活得更具尊嚴,讓大家超越物質存有,覓獲自由。」推而廣之,大學貴為各學科的統合,目標方向清晰明確,尤其訓育藝術學生,理應鞏固慕道者技巧,塑造獨立思維,好待傳達時暢所欲言,開懷擁抱 Einstein 舉薦的 Freedom。

BU 羅巧彤的版畫「 那片逝去的海」BU 羅巧彤的版畫「 那片逝去的海」

BU 羅巧彤的版畫「 那片逝去的海」

BU 羅巧彤的版畫「 那片逝去的海」

廣告

6月中旬,拜訪過 Baptist University 跟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觀摩後遺,別是一般滋味,分析後歸納出下列結語:

廣告

1. 考試成績(譬如 HKDSE)表徵學生記憶凌弱,文字術數水平,未足以評估莘莘學員的潛質與創造力…. art students 點子特多,性嗜天馬行空,不擅應試者為大宗。

2. 常言道「教不嚴師之惰」,畢業生造詣往往反映老師專長、素養深淺,乃至投放心血多寡,脗合西諺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

3. 物競天擇,雖說筆者中大 Fine Arts 出身,可絲毫不圖隱瞞,近年坊間廣泛流傳「修讀藝術去BU」等浮言,比照後難免慨嘆,依人數、膽識和創見,不出數載浸會勢將凌駕 Chinese University,擢升本土栽培視藝人才另一棟樑支柱,後者長期養尊處優,故步自封,給傲慢毀掉。

4. 中大藝術系愛誇奬傳承,奢望孺子牛學貫中西,諳華夏千秋文物、骨董陶瓷字畫、西洋歷史、摩登理論,文武雙全,藉課程驅策眾生修習油畫丶書法丶雕塑丶版印及花鳥水墨,集古今中外大成,漠視生有涯隨無涯即殆的道理,忽略文明互補中體西用諸概念輾轉百年,陳腐舊物,不合時宜,無異象牙塔尖談風月,罔顧人間炊晚煙。

BU 鐘嘉橋 透過 Photoshop剪裁, 讓童年攝影/生活片段 添上詩意

BU 鐘嘉橋 透過 Photoshop剪裁, 讓童年攝影/生活片段 添上詩意

盡信不如無書,馬料水文物館展覽廳漫步當天,也曾跟三兩應屆畢業同學促膝,字裏行間令我倍加堅信,前述老掉牙齒制度僵化殘酷,肆虐年輕人原創活力,扼殺突破!首當其衝例證非李卓媛莫屬,在 Facebook 她坦率告白:「(投戎 CU)前兩年集中學習國畫技巧,第三年在 University of Vienna 讀 art history(交換生),偷偷跑到人家的藝術學院旁聽,就在這遊牧身份下,找到最大的創作動力與自由。」這是哪一門歪理?直教人汗顏!堂堂名學府高才生,竟要流放海外方能舒展抱負,攫回志趣自由!小子走運,若未適逢歐陸歷練,恐怕已遭噬人禮教活活淹死。

同屬陶塑創作,CU李卓媛(左)跟 BU黃曉晴(右)得出不一樣結論

同屬陶塑創作,CU李卓媛(左)跟 BU黃曉晴(右)得出不一樣結論

荒腔走板另一受害陳靄凝背負不一樣包袱,冒險鑽研新派書法,力拒陳陳相因呆滯糾纏不惜再三反省,頗謂貞兆,可憐觸霉忌犯筆墨傳統,瀕臨應否捨宣紙,聲援行草篆隸狙擊 non-traditional 畫材等疑惑,備受困擾,本來海闊天空的 creativity 無端蠶變創意籠牢;細想一回,選擇書道前瞻議題,網羅解構方案赫然進步主義的 problem solving,乖離念天地悠悠仰觀宇宙式國緖情操,怎容於衞道之士?

不同的書法取向(畫在紙 vs.布)各擅勝場,BU 伍悅瑛(上) 及 CU 陳靄凝(下)

不同的書法取向(畫在紙 vs.布)各擅勝場,BU 伍悅瑛(上) 及 CU 陳靄凝(下)

敞開天窗說亮話,當代中國藝壇根本經不起西漸狂潮,綜觀鴻儒教授大師,誰甘願堅守信念初衷?早改穿西裝革履,唐人講究言行一致,既然衣食住行任由洋鬼子汚染擺布,仍能剛正不阿板腰申辯,百分百中華正統?花言巧語最欺人,假道學沉溺惺惺作態,宣揚些狗屁不通的二手哲理,矯情執筆半吊子中鋒,琅琅書畫同源,五十步笑百步,然則物料技法彷彿蜉蝣漂水,門面功夫,滄浪千尺亦不過地球村一隅….. 禾生隴畝,何以東何以西?強辭掰分

中外自我規範為了什麼?無妨倚精神層次落墨,淡忘膚淺的地域道具功架,豈不快哉!

BU 黎酷的裝置藝術「心」,每一顆都閃閃發亮(內裏裝載着燈泡)

BU 黎酷的裝置藝術「心」,每一顆都閃閃發亮(內裏裝載着燈泡)

筆者無意貶抑民族瑰寶或者創作技巧,七十二行各備規章條款,假使連基礎都缺虞,自炫 artist 又有啥用?故此說,藝術新生代應當謹記,必先練就弓馬嫻熟才有機會更上層樓;綜觀進階程序,坐擁精湛手藝並不值得驕縱,僅算殿堂闖關踏腳石,若言晉身大師級別,仍須奮發,跟科學家丶哲賢丶詩人丶作家丶音樂巨匠看齊,竅訣離不開窮年累月閱讀思索,通過實踐鍥而不捨,涓涓點滴中建構一己的理論體系,朝終極大智慧跨步邁進。

BU 袁靜蕍 的 Installation「 重置房間」,簡潔淡雅,可惜造型+ shapes 有點呆板,變化不足

BU 袁靜蕍 的 Installation「 重置房間」,簡潔淡雅,可惜造型+ shapes 有點呆板,變化不足

(原文刊於《信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