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寒冬中藝術家在路邊閱讀 油麻地的「忽略文學 」

2018/1/11 — 12:16

冷得筆者等到稍為暖一點才去看--這是這樣看著在狹長的藝術空間中,藝術家坐在椅上看書,另外兩位藝術家的作品掛在牆上或播放著,這就是在油麻地PRÉCÉDÉE藝術空間舉行的聯展「忽略文學」(Ignoring Literature)(展期至1月13日)。

這次聯展其實共有三位藝術家參與,包括許維強、田禮文及黎振寧,各人選一本書,再將文本和其他藝術形式結合,所以你在這小小的藝術空間找到繪畫、錄像、行為等不同媒介的作品。例如,許維強的《散漫地向外望》就是選擇了卡夫卡的《散漫地向外望》,而你會看到一些紙上的一些線條,以回應故事中的空間結構;田禮文的《漫長的陳述》選取了《劉霞詩選》,你會看到繪畫、錄像等去抒發自己的讀後感及見解;黎振寧的《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就是在這藝術空間中一個人坐著閱讀,每天約四個小時,但他在看甚麼書,筆者不說,你自己去看吧。當文學被轉化為其他藝術媒介時,內容、意義、精神、角色等等,是如何被詮釋、解構、分析、轉化、再呈現的呢,還是一切都是被消失、虛構及生成呢,不知道在這群展中可否讓大家參透一下。

看著藝術家以一個人讀書這種行為藝術方式去呈現及表達,當下筆者是擔心他在這麼冷的天氣中會否著涼,而在離開後,筆者想起之前曾看過的一套紀錄片《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主角就是行為藝術之母Marina Abramović,當中以她在MOMA的展覽為重點。在MOMA的展覽中,她請來幾十位國際藝術家來詮釋她之前的代表作--Marina 曾用了3個月在MOMA靜坐在一張椅上幾百小時,和過千位觀眾相互凝視,參與者除了一般人,還有明星,也包括了和她很有淵源的著名藝術家Ulay,藝術家全場保持著雕塑一般的神態,彷彿是參與者的一面鏡, 用相同的凝視回應每一個坐在她對面的人。

廣告

讀書的藝術家和另外兩位藝術家的作品「放置」同一空間中,當你去欣賞時,也許可將他看成另一件作品,只不過他的材料及創作過程就是用藝術家的身體及動作,在展覽期間發生,藝術家就是在你面前毫無保留地創作給你看。

而在位於油麻地的藝術空間,讓藝術家及作品可以如此面向所有路人及街坊,筆者覺得是讓一眾人士接觸不同藝術形式及媒介的不離地方式。

廣告

如果大家行經這展覽,看到黎振寧正在讀書,如果你不明白他用這方式的意義時,不要緊,但不要以為他在幹甚麼奇異的事,你覺得奇異只不過你未接觸過或不認識而且,天下有太多事是你未見過,或者你對一個在寒風中閱讀的事,可以問一句:冷不冷,何嘗不是向一個行為藝術家的致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