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妮基·聖法爾——溫柔地與這世界抗衡

2019/8/27 — 19:25

策展人王貝莉(右)與陳嘉佩合照

策展人王貝莉(右)與陳嘉佩合照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照片提供:當代唐人藝術中心(香港)】

Nana在法語中是「女孩」的意思,也是20世紀著名法國女權藝術家妮基·聖法爾(Niki de Saint-Phalle)(1930-2002年)創作的經典雕塑系列。當代唐人藝術中心與妮基慈善基金會合作,展出一系列妮基·聖法爾的作品,《NANAS》再現香港,體態豐盈、色彩斑斕的女性雕塑,帶給世界明亮與溫暖的力量。

廣告

繽紛作品的背後卻藏著Niki受父權傷害的童年,她如何透過創作療癒內心創傷,在男性藝術家主導的年代,成為自由意志、女權主義的代言人。《寰聽世界》專訪策展人王貝莉,分享妮基·聖法爾的故事和自己的經歷。現代女性,又如何從Niki身上得到啟發?

廣告

反抗父權

「Niki最打動我的地方,是她作為女性的自我意識覺醒。」王貝莉說,「在她身處的那個時代,決定脫離家庭,拒絕成為男人的附屬品,是非常需要勇氣的。」

她最為人熟知的作品《NANAS》,身體豐腴,會擺出各種姿態,用色鮮豔,讓人感受到歡愉、自由,主宰生命誕生的感覺。「這很顛覆男性對女生的傳統審美」貝莉說,「豐盈代表著強壯和生育力,許多女生為了追求所美,透過節食將自己變得形銷骨立,Niki卻鼓勵你要做一個強壯、充滿力量的女孩。」

「她大部分的作品是大型雕塑,屬於公共藝術的範疇。這也是我覺得Niki偉大的地方,作為一個女性藝術家,她並不是一個商業型的。除了《NANAS》之外,她在意大利做的《塔羅公園》(Le Jardin des Tarots),在耶路撒冷做的三個頭的巨龍,都是遊樂場型的設計,邀請不同種族的孩子來玩,都是非常有愛的創作。」

「我的命運是建立人們感到快樂的地方;一個歡樂的花園。」——妮基·聖法爾

修復千瘡百孔的人生

為孩子打造樂園,但Niki自身經歷其實並非如此美好。Niki雖出身於富裕家庭,卻深刻感受到女性只是作為家族聯姻的工具,自幼經歷了母親家暴和父親性侵。性格反叛的Niki,多次被女子學校開除,17歲時成為《Vogue》雜誌的模特,不久便與第一任丈夫私奔。

逃離原生家庭,童年的陰霾依然揮之不去,幾乎毀滅她,一度要進入精神療養院治療,而這也成為她藝術之路的開端。

「我很幸運遇上藝術,因為我的心理問題足以令我成為恐怖分子,我現在卻可以用步槍來創作。」——妮基·聖法爾

早期以噴射爆漿的顏料創作多幅「射擊系列」作品,幫助她抒發著壓抑的情緒,慢慢走出陰霾。作品《新娘》,充滿了Niki對於父權的對抗與不滿,婚姻應是女孩的憧憬,Niki的新娘,呈灰色的頹敗的狀態,身上爬滿玫瑰和孩子,一種蕭瑟的美麗與哀愁。

「《新娘》裡女生的狀態並不是很愉快。相反,在她之後的作品如大型雕塑版的《Hon》(瑞士語:她),大膽傳遞讓觀眾穿入從女性的生殖器進入體內參觀的概念,這類作品反而用明快的顏色和感覺。」

「Niki也許在透過作品告訴你,婚姻並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一環,但作為女性,你要獨立、要擁有自由意志,這些更加重要。」——王貝莉

Niki的婚姻也非一帆風順,第一段婚姻在30歲前就結束了。直到在巴黎遇到著名藝術家丁格利(Jean Tinguely),之後兩人展開大量的合作,如蓬皮杜美術館旁的《史特拉文斯基噴泉》雕塑裝置,本次香港展覽中《Bathing Beauty》的雕塑底座也是出自丁格利之手。兩位藝術家一起做作品,辦展覽,相伴到老,經營成一段非常完美的關係。

「生活中的伴侶,最好還是能一起成長與溝通的。我覺得在女性的自我成長中,首先得自己獨立,才找得到契合的另一半,相互學習、相互給予。」曾經歷過一段婚姻的王貝莉這樣說。

從小在法國唸書,畢業後在先後北京、紐約、香港等地從事藝術工作,對當代藝術市場有著獨特見解。褪去畫廊高管的身分,她也是個喜愛在社交平台上分享旅行,把日子過得閃閃發光的瀟灑女生。

現代的女性每天都有「怪獸」要打,我們都會經歷工作非常辛苦的日子,會失戀,會認為交往著的男友總還有些不對,會不停奔向人生的一個個中轉站,當然也會瘦了胖、胖了瘦……但我們都還是能找到讓自己好過的方式。

生活總有糟柏,但願你我都能跟Niki一樣,拿起武器溫柔地與世界作戰下去。

——

港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每周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下午2時至4時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t.rthk.hk/7ut3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