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業與非專業之間的自由的旋轉 — Gala 《歡聚今宵》後感

2019/2/18 — 18:43

去年八月在台北觀看 Gala 《歡聚今宵》,那時正是我由香港搬來台北的第二週,演出結束後我抹一抹眼淚準備離開劇場,剛好就碰上朋友,她客氣的問候我剛到埗的近況,然而我也看到她眼睛也紅紅的,這真是一個很難以寒暄的時刻,但又希望關心對方,所以我們在劇場門外便直接聊戲,以很激動的情緒互相訴說戲中哪招害我激動落淚。這麼一輪約兩分鐘的分享,更是我觀看此劇的完美結局。

近年要談論一個劇場演出很多時會先標注有沒有「劇透」,特別是當戲還沒開演,觀眾可能更介意預先知道情節甚至結局,所以標注「劇透」是比較有江湖規矩的禮儀。然而在一個舞蹈演出的宣傳海報上出現一台輪椅?這算不算是極大的劇透?就像 Gala 的宣傳海報上以一個靜態的傳譯,當中包含著不同的表演符號。海報有別於傳統舞蹈的優美身姿呈現,也排除了舞者群體的標準身高男女組合比例,換來是高矮肥瘦男女老幼同台,穿著色彩繽紛的服裝,帶有滑稽逗趣的表情,表達熱鬧的畫面,同時也包含輪椅的騎士缺陷。觀眾由這個影像會聯想到甚麼?肢體障礙者的身體表演?友愛的精神? 關注共融的美好世界?這也沒有錯到哪裡去,或者觀眾會想像到更多,《歡聚今宵》的確有這些成份,所以擔心劇透的觀眾,你們已知道得太多了。但這只是一個議題的開始,就如編舞家在演出

開始前,先與觀眾分享一系列靜態的畫面,讓觀眾整理思緒,與舞台上的人共同暖身,然後一起進入身體構作的當下。

廣告

Gala 《歡聚今宵》是法國編舞家 Jérôme Bel 的作品,於2015年5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 Kunstenfestivaldesarts 藝術節首演,先後於30個國家巡演,Jérôme Bel 擅長「再現」的身體研究創作,而 Gala 就是一個盛大的晚會,將舞者的身體和個人史,文化與政治的美學探索,於舞台上展現舞蹈的能量。

廣告

「業餘愛好者」一詞來自拉丁文的 Amare ,意思是「愛」,Gala 在各國演出時必須於當地找尋20多位舞者,當中包括專業表演人員和市民,Jérôme Bel 表示「業餘愛好者」不應意味著「非專業」的意思,而身體創作的重要性是喜愛和欣賞舞蹈的人,所以他的目標不是將大家轉換成專業舞者,而是由大家各自喜愛的舞蹈為目標,經由互相學習和探索,成為各自的一套身體語言,這不僅僅是藝術而是文化。這一點在觀劇時發現更有火花,觀眾在20多位舞者身上,不難發現誰是專業舞者,而專業訓練需有特定範圍內演練,一旦越過邊界,身體的慣性明顯減少,當芭蕾小腳進入月亮舞動起來時,身體會產生有趣的變化。整個觀劇過程中編舞一開始要求每位舞者跳出指定的傳統舞蹈,

觀眾不難發現可能當中只有一兩位是接受過這舞蹈的專業訓練,而其他就成為非專業演出,其落差很容易成為「跳不好」的定義,而「跳不好」的失誤和滑稽,觀眾自然發出陣陣笑聲,這並不是一種負面的情緒,甚至我看到有些舞者他們更刻意的表達這種「跳不好」的狀態,電光火石一刻觀眾便明白到,舞者於台上呈現的一種自在的身體演繹,通過舞者再讓觀眾看到「跳不好」的好。這點在整體表演上最為感動,每位舞者都隨心而跳,目標就是互相分享最「愛」的動態,也成就最衝突的美感。

Gala 最成功之處是編舞家 Jérôme Bel 在此劇另一實驗性嘗試,多年來 Jérôme Bel 都熱愛使用零碎的編舞方式,而且他也一直質疑當代舞蹈長達一小時的格式。Gala 全長約90分鐘,此劇以洋蔥式一層一層讓觀眾進入,他於每一層設定了一個特定題目,如芭蕾舞、華爾滋、月亮舞、個人表演的 Solo,組合在一起的小共舞,每一位舞者也會完成表演,有些題目在短短5分鍾便完成,有些卻超過15分鐘,整體有著一個意想不到的節奏,匯集著不同長度和美學。

觀劇後再細讀過 Jérôme Bel 的一個訪問,他提及:「我們在處理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例如為什麼要旋轉?旋轉是一種感覺,這是為什麼一個兩歲大的小孩聽到音樂時會旋轉的原因,我們的舞者為什麼會旋轉?因為我們給舞者提供了一些感覺,然後一起處理一個複雜的旋轉型式,一起思考旋轉這個在古典舞世界定義的技術名詞,一起喚醒旋轉的想法。」

Gala 《歡聚今宵》即將於三月在香港沙田大會堂上演,非常期待香港的舞者參與這個盛大的舞會,看過演出後,我們一起旋轉吧。

——

謝洛姆.貝爾 《歡聚今宵》

場次:2019 年 3 月 15 日(20:00)及 3 月 16 日(15:00)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