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拍謝少年」— 來港前夕 用台語訴說當兵男兒故事

2015/8/12 — 13:27

台語搖滾樂隊拍謝少年

台語搖滾樂隊拍謝少年

前言:台灣本土味電影放映與台語樂隊演出

本月尾,台灣台語搖滾樂隊拍謝少年將會來港表演。大會有巧思,整場活動其實名為〈拍謝少年 蚵子寮小搖滾〉,甚麼意思呢?就是活動前部份是台灣紀錄片《蚵子寮漁村紀事》的放映,然後有導演及蚵子寮鄉親映後座談,接著就是拍謝少年的表演,還有本地樂隊 Teenage Riot 的暖場(另看筆者前文〈Teenage Riot 膠換溫柔〉)。(詳見文末活動詳情)

《蚵子寮漁村紀事》是一部台灣本土味甚濃的紀錄電影。

廣告

電影描述高雄梓官台十七省道旁一條小漁村「蚵子寮」的發展、海岸線的變樣,加上港口開放,村內景緻大變,一班本地青年與鄉親辦起音樂節,希望把記憶留住、也叫全國以至國外的叫關注這個地方面對的問題。

廣告

電影按語寫著「只剩下記憶裡那長長的海岸線,不曾退去」青年們就是憑著這份感情辦下去。首屆的音樂節只有幾個表演單位,然後到電影紀錄的第二屆,已有二十三個單參與,入場觀眾人數已經破萬。縱然現實上,我們都知道音樂節不能長期幫助該村,但電影也成功以影像方式紀錄搞手與鄉親們的互動。當地的工作人員自發性參與,樂團也是情義相挺。電影描述了一個直接而青蔥的處境:

(以上為電影預告)

當你問他們為什麼要辦的時候,

他們也許只是輕鬆地回答:

沒為什麼,就爽啊。

導演認為,這個音樂活動背後其實是一個,「關於蚵子寮的鄉愁與記憶的故事。」而在《蚵子寮漁村紀事》的預告中,我們聽到在中後段奏起、帶起整個熱血氣氛的是台灣樂隊拍謝少年的歌曲〈台十七〉。

在來港前夕,我與這班以拍謝(Sorry)為名的樂隊做了個簡短訪問。

Sorry Youth=拍謝少年

在拍謝少年還是如假包換的少年時,成員們看過一場向紐約經典樂隊 Sonic Youth 致敬的活動的海報,上面寫著 Sorry Youth 這個字。「字面上惡搞又有些害羞、但唸過幾次後似乎又充滿更深一層的詞意,我們就因此為名了。」

在成團初期,樂隊對創作尚無法掌握,有用上英文歌詞、也有純演奏,無法定型。及後三子張維尼、梁薑薑與謝宗翰就慢慢摸索出台語創作的路線,決定把樂隊名的概念往更「台」的的方向進發,「拍謝少年」誕生。台語的「抱歉」發音是「拍謝」。維尼跟我說,即便不會說台語,用北京話多唸幾次「拍謝少年」就變成台語了,以台語的玩味來作樂隊名,而命名來說,拍謝少年已在多年前行了甚為本土的一著。可是,可是我國語也真的很差呀試不了呀......

說回拍謝少年。在訪問初期,他們形容過自己一群台得很舒服的「台客」,「我們玩搖滾樂。」語調輕鬆的他們,有成員說自己高中時期「懵懵懂懂」,本身是高中同學的有薑薑跟宗翰,然後在網站上認識到維尼,就一直夾到現在。他們也認為這種緣份和相處都算神奇。

「或許可以說,我們是先從朋友當起,再成為團員的吧,所以彼此相處的時候,也是搞笑居多,不過該嚴肅的時候(創作、錄音)還是偶爾會吵吵架啦!」

拍謝少年的多張團照也愛笑

拍謝少年的多張團照也愛笑

當兵經歷作為樂隊的創作主題

樂團 05 年組成至今,出過一張專輯《海口味》。專輯的劈頭曲〈深海的你〉與團員在當兵時期的海洋當經驗關。當兵是大部份台灣年青人的大關,當兵意味著你會失去當時一直經營的東西,也是某種作為成年人的入場券。我們這邊作為香港的80後有時會很難理解,讓我們聽聽薑薑怎麼說。

薑薑與宗翰在台灣中部服海岸巡防兵役,可以說是看了一整年的海。「當兵時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整理著自己也想未來的生活。」退伍後,他看了戴立忍導演的《不能沒有妳》,裡面有著濃濃的海港味,也有描寫社會邊緣生活,片段讓薑薑很有感觸。所以,編著〈深海的你〉也無法避免地想起這部電影。歌詞中,我們選了這一段作翻譯:

//敢說今哪日咱ㄟ失志,有你ㄟ當跟阮去

怎樣厝內ㄟ散甲讓你,當作生活的志氣

敢說今哪日咱ㄟ失意,有你ㄟ當跟阮去

親像細漢時我牽著妳,走過人生的海浪//

白話譯文:

就算今天我失去志氣,有你跟我一起走

即使家裡貧窮,那也不會影響到我們生活的志氣

就算今天一時失意,有你跟我一起走

就像小時候我牽著妳,走過人生海海。

「上面提到的這幾句的歌詞是在揣摩電影裡的父親的口吻,不管今天家裡多貧困,我們父女都一起度過,人生潮起潮落的每一刻。」薑薑續說。當兵,以及觀影,也是他們創作的很大靈感來源。無怪乎《蚵子寮漁村紀事》中他們的參與度也有著一定份量。當兵,與家人、愛人的短暫別離,是台灣青年的必經階段,以此入局,他們的音樂或許能夠代表台灣的某種本土觀,供香港樂迷理解當兵,所謂何事。

我們都聽說過很多台灣樂隊在成員們當兵後已經面目全非,休團,甚至解散。維尼說「身為創作者,我們會尊重每個選擇,並不以結果論來論斷他人。」他也補充,在人生的路途上經過了某個節點(譬如當兵、畢業)後,每個人都必須歷經一段思考的途徑,再配合現實的沖刷,再選擇繼續音樂生涯或者放棄。

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年輕人,對「台灣男兒」要當兵有很多想像。宗翰跟我說,當兵對於他們這一代的台灣男兒來說,已經不像上一代時間那麼長,大約一年可以當完。「話雖如此,但當兵的生活往往還是對我們留下深刻的影響。軍旅生涯就像是突然把你過去所有的連結與記憶洗掉,再重新植入新的價值觀跟生活模式」。

他會形容為「沒來由的切割與移植」而這種切與植,本質就是一種國家暴力。他知道有些不適應當時環境的阿兵哥,「可能真的就內爆了,但幸好我們腦袋都還清醒」。他們有少少「執番身彩」地慶幸,能從軍旅生活的特別際遇,看見台灣的不同切片,而那些「真實」、「百無聊賴」與「痛苦」,又能夠反饋到拍謝少年的台語創作之中。

當兵時的失去,與及與戀人的告別

當兵,除了所有的「百無聊賴」、訓練與執行任務的「痛苦」及直接觀看的「國家暴力」外,相信,對年輕人來說,最慘淡的也可算是與情人、戀人的告別吧。例如專輯《海口味》中的〈新迪爵戀曲〉與〈夢中見〉都是講愛情。我便問拍謝三子,他們在當兵期間,很多時想著戀人嗎?我說「一定很苦!」

薑薑偷笑後,解答我的疑問。「其實新迪爵戀曲的創作靈感也是來自於一部林育賢導演的電影《翻滾吧阿信》,用上了在台灣很具在地常民意涵的一台摩托車名稱叫「新迪爵 New Duke」寫出這首歌來,整首歌也如同〈深海的你〉一般,是擷取電影裡部分的片段寫出來的歌詞。」

他們說,拍謝少年的創作,大部分都是以Jam的形式進行,就以幾名大男孩的音樂來往來訪,「談論愛情的部分會比較少。」薑薑補充,〈夢中見〉一開始算是他自己彈彈唱唱弄出來的一些旋律,然後填詞時就放了一些自己私密的想法,「可能那時候對愛情也有一些感觸吧,於是自然而然就寫出了這樣的歌詞來。」

佇上課的時陣,你佇我的夢中

佇下課的時陣,咱做伙去海邊

佇散步的時陣,咱兩人佇相偎

佇放蕩的時陣,我佮你做伙

 

— 〈夢中見〉

我說,專輯中比較悲情的是〈無題〉吧。維尼答我,以歌詞來看正是如此,而「這首歌處理的是『失去』這件事情。」它也是《海口味》裡頭唯一錄了木吉他的歌曲,但現場還是保持電結他的狀態。他們說,今年的大港開唱,本來做了個〈無題〉的木結他版本,後來「還是一路衝到底,視不插電為無物。」他們說來香港,一定會唱這首。

快樂創作

說了這麼多慘情的內容,難道說,拍謝少年是一支負面、偏激、Emo的慘綠樂隊嗎?非也。專輯《海口味》中的很多歌都講玩樂、要開通、要樂觀、要及時行樂,我問三子,這是否他們的人生宗旨呢。宗翰以漫畫例子來答道。「就像灌籃高手的三井壽一樣,『我們也只有現在』,對於當下所做的每一件事,我們都希望能盡可能投入,盡可能做到最好。」

而這本質,就像是樂隊表演的當下,他形容,那時候樂手會覺得自己的血液沸騰、皮膚毛髮豎立,「每一顆細胞都在用力地彈唱著,彷若燃燒生命的感受!」他說,那種感受多麼美妙!

「就跟表演一樣,活著就應該用力大聲啊!」維尼在回答另一條問題時其實也說過類似的話,「花了這麼多時間在音樂上,讓自己快樂最重要;把自己毫無保留丟進音樂裡面,才能讓聽眾一起進去。」

香港,要一起幹下去!

積極上揚的拍謝少年即將來到香港與大家見面。會表演之外,他們都會四處玩玩,一直答問題最生鬼的薑薑直言,「請告訴我們哪裡有好吃的廣炒麵~我們會回敬台灣的熱炒店訊息分享的!」然後,他希望樂隊會讓演出跨越語言的小小隔閡,讓香港的朋友感受他們最真實的台語之聲。

宗翰強調,香港的音樂跟電影從小就對他們這代台灣人影響很大。甚至到現在,台灣仍有固定、持續播放香港電影的電視台。除了文化,他認為政治方面也覺得我們常在對抗一樣的敵人,「那種國家的無理與暴力,權力的自私與濫用,兩地倒是常有共通之處,希望這次表演可以多跟香港朋友交流!」維尼也盼望兩地齊心,一起幹下去和堅持下去!

結語:請珍惜與大家相聚的一刻

訪問過程愉快和順利。相信樂迷從字裡行間也能了解他們是樂觀、友善的樂手。特別想拿維尼的幾句說話來作為是次訪問稿的結語。「觀眾們,請把握每一場『你在現場』的演出,請活在當下,跟著你在音樂中聽到的直覺與情緒走吧!別想太多!你聽到的是音樂,台上的樂團,收集的是自己的人生呦,請珍惜與大家相聚的一刻。」

拍謝少年仍在持續創作,第二張專輯準備預計年尾的時候可以開始錄音,並預計明年推出。

後記  「土地問題」、台灣Band房時鐘定月租?

訪問期間,除了問創作與成員之間的問題,我還對台北當地的「土地問題」很感興趣。原來,拍謝少年多去以時鐘計的Band房來練習,「......到和平阿帕練團,這邊是算我們多年以來的基地,寫了很多歌,借場地開了許多會議,也度過許多愉快的時光,跟老闆與店員們熟得不得了。」這與香港不少「夾到咁上下」的樂隊都有租用屬於自己的 Band 房的操作很不同 (雖然也經常被加租)。

維尼也說,「聽說過香港的練團室大多是樂團自己承租的」但台北與香港不同,台灣市區裡大部份可以考慮租用的建築都是住家與商家混合,找月租Band房不容易,而且「如果自己找地方,光是隔音工程就是個問題了!特別是我們這麼大聲! 」從這點看來,香港的樂隊們還是在不幸中有大幸吧。

 

活動詳情:

拍謝少年 蚵子寮小搖滾

日期:2015 年 8 月 22 日 (六)
地點:Focal Fair 香港銅鑼灣摩頓台5號 百富中心 28/F

節目一:
蚵子寮漁村紀事 電影放影
時間:16:00 – 18:00

節目二:
導演及蚵子寮鄉親映後座談
時間:18:00 – 19:00

節目三:
拍謝少年 演唱會
特別撐場嘉賓: Teenage Riot
演出時間:20:00

票價 : 電影+演唱會一票到底
預售 HK$240元 / 現場280元

活動及售票詳情連結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