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19/4/23 - 13:10

專訪攝影師陳的:攝影是我面對恐懼的出口

攝影師陳的在展覽佈展前接受訪問時說:「看了Print出來的相片,那一個黑色空間好像還未完,還有另一個Season去看。」

攝影師陳的在展覽佈展前接受訪問時說:「看了Print出來的相片,那一個黑色空間好像還未完,還有另一個Season去看。」

「這幾天因為要開始預備這個展覽的事情,我開始發現一些得意的事情,我現在才知道我一直拍攝的都是我恐懼的事物,我不恐懼的事物不會成為我的Subject matter。」攝影師陳的說。

攝影師陳的最近灣仔展出了他的近作《The Trek》,這部作品的中文名叫作《探》,是他去年與解剖學教授陳立基教授協助下拍攝的作品,透過攝影紀錄人體解剖標本。一年後,他形容《The Trek》愈來愈像一道風景,又或是一個空間,多於像一個人的器官。《The Trek》佈展前,他接受訪問時說:「看了Print出來的相片,那一個黑色空間好像還未完,還有另一個Season去看。」

肺管道鑄型 Endocast of Lung

肺管道鑄型 Endocast of Lung

廣告

做創作的人經常會處於一個恐懼的狀態,恐懼自己做的作品怎樣,恐懼自己無法創作。攝影無意成為了陳的處理恐懼的方式,「從來我拍的都是自己恐懼的事情,《柴灣消防局》也是,我畏高的,所以都是我恐懼的事情」最近他在東南樓與曾翠珊辦對談,題目是《創作與恐懼之間》,當中提及到創作《柴灣消防局》的半年前,自己的情緒有問題,站在窗邊,有一把神秘的聲音勸阻,同時聽見樓下消防員打排球的叫聲,讓他意識到消防局的存在。回到訪問當中,他談及:「你信不信,《柴灣消防局》這個作品也是一個神蹟。」

而在《The Trek》的創作中,原點是對學童自殺問題的無言,於是便有「是大家進入了另一個空間或一個宇宙,你幻想下自己進入一個星球、一個空間,然後慢慢降落,慢慢行,之後乘飛船離開」,人體奇妙旅程這一個想法。直到展覽的相片都印刷好,看實物,他的看法又有點改變,覺得是另一個開始,而印刷這輯相也是他一個驚心動魄的旅程,「我那天看了Print出來相片,看之前我有點恐懼的,幫我印刷的人也怕,我有點擔心相放大了是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那個黑色是有難度的,印相的人也怕做不好,所以一直放了在最後才做。」

《The Trek》展覽開始前,陳的作展覽的最後調整

《The Trek》展覽開始前,陳的作展覽的最後調整

時間回到去年農曆新年前夕,《The Trek》開始拍攝前,他是恐懼的,「拍攝前很難過,因為想不到作品該怎樣拍,不知道該怎樣,我又不想回到實驗室看;通常如果想不到怎樣拍,我會對住它很耐,但這次不能這一個動作,該怎樣?我晚晚坐到天光,想不到便算,拍攝前的一個便是這樣」在解剖室拍攝的時候陳的沒有感到恐懼,反而之後一次的傳媒訪問,回到了實驗室感覺便不同了,開始懼怕解剖室的環境。「每次做了這些面對恐懼的事情,便很像跨了一大步,去嘗試更多的東西。」其實在《The Trek》的後期處理過程中,他是一邊處理,一邊在看恐怖片的,現在看來他便覺得很可笑,還有點想作嘔。

恐懼以外 回到創作

一年過去,不同的是今次以一個比去年推出的攝影書大呎吋去呈現,陳的認為這是延續了他的人體奇妙旅程。至於與作品的對話,他覺得現在對於每一張相的喜好都平均了,起初會有一兩張特別喜歡。「我覺得是很有趣的,到底人們看的時候,又會不會是這樣。例如一張相,很多人都會覺得第一眼好,但我看得耐,又不會覺得是很好的。」

陳的《柴灣消防局》

陳的《柴灣消防局》

由2013年發表《柴灣消防局》至今7年,他認為現在的世界十分沉悶,不及以前。「現在的人其實是不習慣發楞,我是很喜歡,為甚麼不習慣去發楞,想一下自己。我以前身邊的人都是這樣,沒有甚麼事做便發楞。你問在做甚麼,便說在想自己的人生,但其實這個態度才是正確。」《柴灣消防局》便是享受觀察過程而發生的,對於他而言,這個作品可能是在回應這個問題,「可能有吧,但未完全找到,可能有一日是想不到的。如果找到這一個答案的話,我可能會不創作。」

攝影是等待,如果只是拍到了一個想要的瞬間,他認為是投入不了整個氛圍,沒有關心他們發生的事情,之後的其實是做不了。但直至有一次,消防員升了一條很高的雲梯訓練,幾乎與他的觀看角度成水平,他便馬上躲下,之後在心情上有了分別,「感覺像偷窺和單戀的心態,就像《半支煙》裏的劇情,謝霆鋒偷拍陳慧琳一樣」

在進行創作以前,他也像大多數的香港人一樣,覺得人生走到一段時間,生活無憂便環遊世界,享受餘下的時光。還在專注商業攝影的時間,有一天他的客戶問:「你最喜歡的作品是甚麼?」,他才發現自己沒有,覺得自已很空洞,才開始進行個人創作。現在他覺得很開心,以前想的價值都是多餘,即使生活過得沒有以前物質豐裕,但有作品陪伴,便很開心了。

攝影書《探 The Trek》,封面為人體腹膜部位。

攝影書《探 The Trek》,封面為人體腹膜部位。

最後,陳的自言鍾意這次的個展多於早前以攝影書的呈現方式,「現在印刷版本的黑色是再深一點,跟書不同,我自己也想書有這一種黑度,但書的版本做不到」同時他認為現在做作品很開心,覺得是自己一個新的旅程。

由2013年發表《柴灣消防局》至今7年,攝影師陳的認為現在的世界十分沉悶,不及以前。

由2013年發表《柴灣消防局》至今7年,攝影師陳的認為現在的世界十分沉悶,不及以前。

後記

協助陳的拍攝《The Trek》作品的兩位助手都先後訪問了他,陳的說可能是一個偶然最後選了這兩位先前沒有合作助手,之於先後訪問了他,覺得十分得意。

 

文 / 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