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旅美中國藝術家侯北人:98 歲,仍每天作畫

2015/6/25 — 17:30

侯北人將家中的畫室取名老杏堂,因他買的這塊地從前有杏樹。後院有小池和假山,房子的風格中式味道甚濃

侯北人將家中的畫室取名老杏堂,因他買的這塊地從前有杏樹。後院有小池和假山,房子的風格中式味道甚濃

【文:廖晨琳;圖:陳蒞】

侯北人家裡掛的畫多為他的成畫或者草稿。早前做了膽囊切除手術,他笑說自己是「無膽老人」,藝術界評價他「色膽包天」,以讚賞其繪畫用色的精妙。

旅美藝術家侯北人今年已 98 歲,創作國畫 70 餘年,2014 年還在三藩市南海藝術中心舉辦了個展《化境——侯北人近作展》。他回憶起往事思路十分清晰,說話時總是臉帶微笑,聲音洪亮。他曾任「國大代表」,與張君勱 一同起草過「中華民國」第一部憲法。1949 年,他移居香港;1956 年,因美國吸納中國人才計畫,又從香港移民美國。他說,當時他和妻兒先抵達夏威夷,一著陸就被沒收了香港護照,第二天又立刻領取了美國身份。

廣告

侯北人的客廳裡,掛的多是山水畫,但有一幅女像圖卻稍顯不同,原來這是張大千的作品,侯太太張韻琴的獎品。張大千 1969 年至 1977 年在美國期間,仍沿襲其四川家族的傳統風俗,每逢過年邀請好友聚會。侯北人一家是張大千家的常客。聚會的高潮是擲骰子遊戲,誰的點數最多,誰得大獎。 1972 年春節,侯太太擲出全骰獲得此畫。

侯北人一家是張大千家的常客。通常聚會的高潮是擲骰子遊戲,誰的點數最多,誰得大獎。1972 年春節,侯太太擲出全骰,獲得張大千此畫

侯北人一家是張大千家的常客。通常聚會的高潮是擲骰子遊戲,誰的點數最多,誰得大獎。1972 年春節,侯太太擲出全骰,獲得張大千此畫

廣告

不只是張大千,侯北人與很多國內的藝術大師來往密切,如吳作人、傅抱石、朱屺瞻、馮其庸、吳祖光、黃苗子、吳素秋、當代京劇家張建國等,他們訪美常 到他家拜訪或借住。對於促進中美文化交流,他也有不可磨滅的功勞。兩國建交之初,美國不太接納中國文化,甚至一聽聞中國藝術家要辦活動就不借場地,侯北人 為此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他成立了美國中華藝術學會,任首任會長,促成了如北京京劇團、上海昆劇團等首次赴美演出。

早前做了膽囊切除手術,他笑說自己是「無膽老人」,藝術界評價他「色膽包天」,以讚賞其繪畫用色的精妙。不過,老先生認為他真正開始學畫要算大學 以後,當時他考取庚子賠款的官費往日本九州帝國大學念書,暑假回國,被引薦師從鼎鼎大名的藝術家黃賓虹,駐香港後他拜師鄭世橋——與吳昌碩齊名的「西泠印社」成員。他和夫人還愛好收藏,年輕時時常於三藩市的古董鋪和拍賣行挑選瓷器,家中陳列著宋、元、明、清的古董。

侯北人家裡掛的畫多為他的成畫或者草稿

侯北人家裡掛的畫多為他的成畫或者草稿

散落在畫桌周圍的書大部分為畫 冊、文集,其中《中國淪陷區文學大系散文卷》收錄了他的文章,並將他與李廣田並論。侯北人頗有家學淵源,祖父是國子監大學士,父親曾在家鄉辦學。他從小熟 讀四書五經和四大名著,直到遇見北大畢業的國文老師後,他更多接觸了五四新文學。「周作人看了我的文章,說這個人寫的完全是我們這條路子的。我的處女作發 表在《中國文藝》上,是一個短篇愛情小說,以前登文的通常是北大教授。」

我還琢磨想一睹侯北人和大師們的往來書信,但這些珍貴資料已被他義捐給遼寧省博物館侯北人張韻琴畫館、江蘇昆山侯北人美術館。他說:「畫畫是我這一輩子最有興趣的事,每天都畫,就當消磨歲月吧。」

L=廖晨琳  
H=侯北人

L:你是作為一個作家開始你的藝術創作生涯的?
H:是的。當年從東北流亡到北京後,1937 年至 1939 年一直在北京念書,寫點散文和小說,不過主要為了謀生。後來到香港成為《再生》、《自由陣線》、《熱風》等雜誌的主編,一做就是7年。

L:當時靠稿費就能為生嗎?
H:是的。寫一篇文章稿費 20 元,而北京學生一月生活費約 8 元,寫兩三篇可以維持生活。後來我拿庚子賠款留學日本,可以領取一個月 130 多元的官費。在香港工作期間,寫 1000 字有當時港幣 20 元,寫幾千字生活也就能維持了。

L:你真正學畫是師從黃賓虹先生開始,你們是如何認識的?隨大師學藝最大的受益是什麼?
H: 黃賓虹老師當時已經是國際知名畫家了,基本不收學生,我一個浙江紹興的同學是他學生,介紹了我,他看我可以造就,即收下。每逢暑假的週末,我就到他家學 習。當時偽政府請他擔任故宮博物院委員,他斷然拒絕,寧願自己在家畫畫,也不賣畫。黃賓虹先生的人品、畫品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L:能談談你到美國後的經歷嗎?
H: 我第一個畫展是在三藩市的某個學校裡辦的,之後遇到很多有名的朋友。帕拉圖(Plato,三藩市附近一個地區,斯坦福大學所在地)有個美國人畫會,缺中國畫教師,我成為了老師,並創立了太平洋藝術聯盟(Pacific Art League)。1982 年,我帶著三十幾個畫會的學生到國內旅行,去了黃山、桂林等,還在國內美院交流,算是最早做這件事的人。

L:你當時還促成了很多中國藝術家的首次美國演出。
H:還不止呢,中國駐三藩市總領事館的地址也是我找的。那時候很多美國人不願將私人的地賣給中國,我通過一個朋友聯繫到政府用地,後來建議領事館買了曾是小學的地方。我一看學校的操場沒樹,就買了好幾棵送去。

(本文轉載自《外灘畫報》,經作者授權,內容調整後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