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江記】為《離騷幻覺》集資 為港漫行業集氣 — 港產動畫電影眾籌啟動

2018/4/6 — 11:56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2017 年,三名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憑著畢業功課《暗房夜空》贏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團隊成員感嘆香港動畫製作機會不多,且商業廣告主導,擔心畢業後無法再繼續製作原創動畫,甚至不禁問自己這份畢業作品「會不會是最後一個作品?」

「我覺得不應該如此,要有位置讓大家發揮。」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說。出道快將廿年,江記眼見香港創意學科的畢業生人才輩出,學生作品屢獲殊榮,但市場未見相應數量的動畫作品,他開玩笑道:「如果開一條香港動畫的電視頻道,應該一日就播完所有作品。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香港動畫電影,可能就已經是 2001 年上映的麥兜」。

作為中生代的創作人,江記不甘於此,去年推出《離騷幻覺》的預告片,近日再啟動眾籌計劃,準備製作片長 80 分鐘的港產動畫電影。他認為,眾籌不單為作品集資,也為本地動畫行業集氣。項目透過實驗無須單筆大資金,眾籌亦可啟動製作,江記道:「我們終極目標並非只是完成《離騷幻覺》,更希望大家透過眾籌實踐各自的動畫計劃」。

廣告

另看《立場新聞》專訪江記短片

深陷窮忙難創作

廣告

畢業於中大藝術系和城大創意媒體的江記,曾經歷過初入社會的掙扎。除了頂替朋友當過一個月的設計師之外,他不曾在寫字樓上班。斟水次數、上廁所的頻密情況,甚至鍵盤聲、冷氣機聲、光線變化等等,一切都叫他「頂不住」。他形容自己比較「多心」,無法全職打工,一直靠兼職接案子維生。2009 年,他與中大同學羅文樂成立「Penguin Lab」,推出多部經典作品,例如「飯氣劇場」、「丁丁企鵝」、「Pandaman」等等。時至今日,他能夠吐出一句「大部分收入來自創作」,但同時仍然過著分租工作室、劏房蝸居的日子。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江記不諱言生活迫人,不時被「錢的問題」所困擾 — 工作室會否被迫遷?有沒有足夠的工作?收入能否應付租金?「但這都不是個人的問題,大部分香港人打工仔也同樣面對。」日畫夜畫,他坦言也會有疲倦的時候,尤其工作將每日的時間表填滿,沒有閒暇吸收新知識時,他說:「會很累,沒心機。時間全都用去處理這些現實的煩惱,磨蝕鬥志,甚至忘記了創作的初衷」。

江記繪畫《離騷幻覺》的手稿

江記繪畫《離騷幻覺》的手稿

「但現實既然不太能解決到,那就不好去理會它。」江記認為,創作能夠帶來改變力量。沒有想要做的作品,一切的「捱」都會變得沒有意義,「所以我要創作,要相信創作」。他認為,香港年輕一代雖然願意追求多元價值,但社會對於文化藝術的認同度仍然不高,創作並非專業,也沒有收入保證,故勞動價值往往被「壓到好低」。他感嘆自身不是獨例,香港大部分獨立創作人或小型創作公司,均陷於「忙於接 job」的狀態,維生以外已難談創作。

靈活組合闖出路

「創作任何人都可以做,是人的基本需要。」江記認為,創作是人的欲望,工作再忙,大家總會擠壓時間,實踐心中意念。根據他的觀察,香港短片作品不少,質素也不低,但動畫電影卻少之又少,讓大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可能已經是 17 年前的麥兜,道:「因為電影的規模已非大家工餘時間可以做到的事」。他又指,身邊好些創作人期望參與電影製作,但動畫電影涉及大筆投資,往往難以成事,於是江記便開始構思如何令不可能的事發生。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2016 年,江記開始在《號外》連載漫畫新作《離騷幻覺》,每月發表獨立成章的科幻故事。他坦言,創作之初未有考慮製成長篇故事,但將漫畫每格內容分拆出來、重新排序時,發現可以演繹出整體的主線,便開始構思動畫化的可行性。「我覺得我過去只有『畫完』的作品,但好像都不夠『完整』,沒有好好完成。」他回望前作覺得不滿足,希望今次能夠做得「淋漓盡致」一些,「想製作鬆軟一點的作品 — 未必與觀眾現實經驗有直接連繫,但投入那個想像的世界,可以尋找出更多可能性」。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離騷幻覺》片段截圖

動畫與漫畫不同,製作過程複雜,光是一個鏡頭背後已經涉及十多個工序。江記自知單靠個人之力,未必能夠成事,但是「靈活性是香港創作人的一大優點。幾間細公司合組,一起做一套動畫電影,是否可行?」他帶著疑問,遇上志同道合的與九猴工作室的李國威和 Zcratch 的崔嘉曦,去年合作製成七分鐘的《離騷幻覺:汨羅篇》短片,初步嘗試動畫化。三人早前再製作第二條短片《離騷幻覺:刺秦篇》,將於明日線上發表,同日正式發佈動畫電影的眾籌計劃

辦眾籌 集資也集氣

「第二條片片長差不多 10 分鐘,做起來已經接近我們的極限 .... 」江記表示,「刺秦篇」雖然獲得政府資助,但資助額不大。以成品片長計算,大約每分鐘成本只有 2 萬港元,對比一條廣告片成本 15 萬元 30 秒,仍然尚有很大段距離。他笑言現在「是蔗渣的價錢,卻做出燒鵝的味道」。他解釋,製作動畫的時間和人手幾乎「無得慳」,推算即使四組人同期開工,一個月最多也只能完成 4 分鐘,故計劃建立 50 人的創作團隊,邀請本地獨立創作人和小型公司以「接 job」的形式參與。

配合眾籌舉行的《離騷幻覺》展覽場地一角

配合眾籌舉行的《離騷幻覺》展覽場地一角

《離騷幻覺》現時分成 8 個章節進行眾籌,每個章節按照長短定價。基於片長 80 分鐘的規劃,每分鐘 10 萬元成本來計算,完成全電影的眾籌金額目標定於 800 萬元,期望 2019 年底陸續發佈電影內容。眾籌尚未正式舉行發佈會,已經募得近廿萬資金,江記道:「800 萬就盡量追吧!我們有信心籌到開波的金額。倒是比較沒有信心,我們的理念可否傳達到出去」。

配合眾籌舉行的《離騷幻覺》展覽場地一角

配合眾籌舉行的《離騷幻覺》展覽場地一角

眾籌的理念,不是集資完成作品嗎?江記之志,不止於此。他認為,《離騷幻覺》的作品本身,建立一套現實以外的世界觀,固然有其意義和想像空間;但作品另一半的意義在於項目改變一直以來策劃動畫電影的程序 — 由創作人主導,邀請公眾做金主,「眾籌計劃要籌集的,不單是資金,我們要籌集的是香港人的自信。」

要熱鬧 一人好打亦無用

江記指,香港動畫製作人表現出色,例如:黃炳、麥少峯、Paperbox 等都在世界舞台佔一席位。他認為,香港動畫既不屬於日本,也不屬於美國的荷里活系統,正因它無法分類,便擁有自己獨特的身份和市場,「你見到大家有能力,只是資源要怎樣再整合出來,讓作品得以成事」。Kickstarter 不但直接接觸觀眾,了解市場口味,更可以支持團隊在未有大資金的情況下,持續創作,甚至最終完成作品。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我們終極目標並非要建立一間 Pixar,或者叫所有人來做《離騷幻覺》,而是希望更多人開展各自想做的動畫。」江記期望製作數量增加,並非純粹追求量產。他心中所想的其實是行業生態 — 透過鼓勵製作原創故事,讓港漫行業熱鬧起來。他以打架為喻:若然只有一個人好打得,再好打也不會成名,但當有兩個人好好打,互相切磋,便會吸引眼球。兩個人打架固然好看,但打一晚就完,無可延續。然而,當有十個人輪著打架時,不只可以打足十晚,更有機會發展出聯賽,從而開始聚焦討論和關注。

或者,你覺得江記有心,但他本人卻認為眾籌是別無他法的求生之路,而團隊也同意是可行的方向,一同搭上這艘航向未知的 ONE PIECE「海盜船」,他說:「但如果我們這個模式成功了,其他人都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去促成他們的動畫計劃。如此一來,大家發揮的空間會再多一些,香港作品就會更多,不用等幾年才有一套香港動畫。」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香港漫畫家江記(江康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