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翁子光 — 由《明媚》到《踏血》的導演時光

2015/12/2 — 17:11

郭富城在《踏血尋梅》中的造型,很中佬、很差骨。 (《踏血尋梅》劇照)

郭富城在《踏血尋梅》中的造型,很中佬、很差骨。 (《踏血尋梅》劇照)

《踏血尋梅》是我近日非常留意的一齣港片。除了代表香港出選金馬獎之外,城城的造型都是亮麗處,「我覺得城城可以再去(盡啲),這幾年他的角色有點進入樽頸。《寒戰》內他演的角色,其實很難演,他卻演得很好。」導演翁子光想回跟郭富城談天時,說出了城城的當下感受,是故一拍即合。城城在《踏血尋梅》中,由舞王型男,一變就變了中坑老差骨。這樣的城城,很少見。



不只是影評人

導演翁子光算是我的朋友、搭檔,但相識多年來,記憶所及,只食過一次午飯,通過一次電話。我們也同為一份免費報紙寫影評,「我記得那次談電話,是關於找你(編按:指作者自己)去拍有關地產霸權的短片。當時我正申請一個資金,而我知道你是拍紀錄片的,所以談談合作。」他的回想,也刺激了我的記憶球,收到電話時的確有點意外,聽電話的地點是在巴士上,最後大家未有合作拳打地產霸權。久未聯絡,後來再聽到他的消息,便是他成為了導演,拍攝第一齣作品《明媚時光》之時。

廣告

翁子光導演
 

翁子光導演

廣告

有第一步再有第二步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未寫影評的時候,已經參與了很多電影幕後工作,例如副導演、編劇、場記、美術,我都做過。」翁子光以前的工作其實一直環繞著電影,「以前要入行,沒現在容易。現在可以有電影發展基金、鮮浪潮和港台外判劇,這都是年輕人可以表現實力、被人賞識的地方。」他擔當了不同崗位,偏偏未嘗導演一職。

後來,他找著了不算太多的資金,踏出去,拍了第一齣作品。「今日行到這一步,真係要感謝很多人的幫忙。有些還是義工來的。」新導演找投資者當然困難,而第一齣作品通常都是艱苦經營,考驗的是電影人的堅持,「我第一齣作品票房不是很好。」翁導補充。

叫座當然好,但作品有行內人欣賞就更寶貴,有了第一齣,最難一步已踏出,便可以走上第二步。

第二步就是《踏血尋梅》。

作者陳龍超與翁導

作者陳龍超與翁導

《踏血》、《微交》為弱勢出聲

「《踏血尋梅》的劇本,我很早已經寫好。又獲得了編劇獎項、又找到了投資者,不過在籌拍過程,我跟投資者出現意見分歧。」翁子光的情況,在業界常見。投資者覺得,開拍電影是門生意。執行上,當然要依市場法則,但導演、編劇對自己創作,都有底線。「跟投資者分歧愈來愈大,結果就沒有繼續合作。」

當心血創作未能成事,他陷入了一陣子情緒低潮。輾轉之間,他有機會拍攝第二齣電影《微交少女》。

「你說《微交》 跟《踏血》的主題相似,背後其實就是這個原因。我是按著《踏血尋梅》去寫《微交少女》。」拍戲有時就是情感出口。翁導在《微交》找來溫碧霞、麥德羅復出演繹,呈現麥當雄時代的《o靚妹仔》,不只掀起集體回憶,更叫人反問當下是否比昔日更美好?時世好像富裕了,但弱勢的依然弱勢。

少女只是換上不同的方式,繼續用身體交換生存。

社會需要被明白,不要單一審判

觀眾入場都想得到娛樂、開心。而「沉重」,是我看罷《微交少女》和《踏血尋梅》的同一感受,我認為,電影其實有義務去揭示社會中被邊緣的一面。

《踏》根據王佳梅(春夏 飾)的故事改編,她被肥丁(白只 飾)殺害、肢解,城城飾演的老差骨就作為一個中介,撇開道德、對錯的爭議,集中行動,深入查明王佳梅和肥丁到底是一對甚麼人,她們怎樣在香港生活。

我們對世事都有很多評論,卻很少坐下來聽聽人家的故事。

而香港,正正缺乏這樣一個空間、一種這樣以人為本的態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