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胡海輝】2047 的上下半場 在劇場播未來的種子

2019/9/5 — 13:13

在香港提到紀錄劇場,在腦海浮現的人就是「一條褲製作」的藝術總監胡海輝。這次訪問是筆者與胡海輝初次見面,他遞過來的名片上寫著「立足舞台 放眼社會」,非常清晰明確的理念與定位,也是這位劇場工作者的決心。

紀錄劇場著重於政治議題或社會事件,導演、編劇和演員要先化身成研究人員,對事件有深入了解,透過搜集有事實根據的材料,例如新聞報導、人物採訪等,再將搜集到的資料轉化成劇本,這種創作形式命定了劇場與社會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從2013年起,胡海輝的作品開始聚焦於香港社會議題,創作了《重建菜園村》及《本來沒有菜園村》兩個關於菜園村被迫遷以及重建的劇作,2014年雨傘運動的前夕上演了《1967》,探討當年的六七暴動,這些劇目都與香港本土的政治和社會息息相關。9月即將上演的《2047的上半場與下半場》(下稱《2047》)剛好碰上了這兩個多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彷彿驗證了「藝術來自生活,而生活必然牽涉政治」。

胡海輝說《2047》這個題材其實萌生自另一場演出,《1967》首演是2014年8月尾,當時雨傘運動已經在醞釀,在那個當下回看關於香港運動歷史的劇本深有所感。於是,參與演出的七位演員各自寫了一封信,有人寫給女朋友,有人寫給香港人,有人寫給以前的自己,再由胡海輝編整,為劇目作一個結尾。2017年10月,《1967》重演,首演與重演分別在雨傘運動前和運動後,除了演員有改動外,大家的感受都不同了,所以又重新寫了信。胡海輝說很明顯感覺到雨傘後大家的情緒是很灰的,無力感很重,然而,胡海輝卻說:「那怕世界再灰暗,在劇場裡,仍希望為大家帶來一線光。」於是,有演員提議不如投射一下未來的景象吧,可能未來會好一點呢,所以在當時就掠過了「到了2047的時候,大家還會提起1967嗎?」的想法。2047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而現在「50年不變」的約定快將走過一半,正好檢視一下這個承諾的上半場和下半場。

廣告

雨傘運動的時候好像常常說「世代之爭」,年輕人和上了年紀的人有代溝,胡海輝就想,這群年經人現在20多歲,廿年後就大概4、50,到了2047的時候剛好就成為他們口中的上一代,現在的大專生或多或少會成為決策者,那就不如訪問一下這批年輕人如何想像2047。同時又訪問一下上了年紀的人,退休人士在這裡生活了那麼多年,有那麼多豐富的經驗,他們如何看待2047,也有參考價值,恰好可以做個對比。

《2047》這場演出分為上下半場兩個部份,上半場由十多位來自不同院校的大專生與胡海輝共同編作劇本,分享他們對於2047的想法和感受,胡海輝更笑言與大專生合作令他有重拾青春的感覺。而下半場則由4位20出頭的年輕演員擔綱,走訪不同階層的退休人士,探討長者對2047的看法,胡海輝認為由年輕人去採訪長者,其實是一種跨世代的溝通,深入理解後再透過年輕人的身體,把長者的想法重新演譯出來。

廣告

問到胡海輝如何看待戲劇與社會的關係,他說現實生活是戲劇取材的重要元素,「藝術源於生活」雖然老土,但卻真切。世上很多流傳百世的藝術品,都是和當時當刻的社會有好緊密的關係,尤其紀錄劇場的形式本身就需要做資料搜集,例如做訪問,無法閉門造車,要直接接觸人,而人就是來自社會。劇作家從社會獲取素材,然後去回應和回饋,甚至希望改變社會。談到「改變」,或許社會運動會更快速、更直接地令改變發生,然而「改變的發生」很多時候都不是直接的,劇場如果只是純粹鼓動人,很容易會跌入像極權國家般的陷阱。利用劇場直接導致的即時改變是危險的,劇場不應該是盲目的政治宣傳,而是能在這個特定的時間與空間裡,去探討、交流和思考,這才是劇場的最大作用。

在胡海輝心目中,劇場應該是引發思考的地方,令人察覺到需要「改變」,能在思想上、精神上帶來意識上的覺醒便已經很足夠。 有時候,「改變的發生」並不是即時的,大概一年多前,胡海輝收到一封陌生人寄來的電郵,那個人是橫洲關注組的義工,希望邀請胡海輝到橫洲了解一下他們的情況,看看能不能幫忙喚起大眾對橫洲事件的關注。原來這位義工是因為看過《本來沒有菜園村》的演出,覺得很感動,亦成為了這位社工系學生決心關注土地議題的契機,胡海輝說雖然很抱歉到目前為止未能為那位義工做些什麼,但收到這封電郵確實給予了他很大的鼓勵,原來劇場工作就像播下未來的種子。

胡海輝的作品就像劇團的宗旨一樣,連結戲劇和社會,一步一步走得更深入,喚醒觀眾,帶來希望,播下種子,影響深遠。面對2047,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但至少,在劇場中的《2047》,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人對未來的想像。

——

《2047 的上半場與下半場》

日期:14-15/09/2019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詳情請按此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