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舞劇《劉三姐》導演丁偉:我的作品必須要直面人生

2018/11/8 — 10:58

從2013年與香港舞蹈團合作的《天蟬地儺》到本月底將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的《劉三姐》,國家一級導演、中央民族歌舞團前團長丁偉一直嘗試將傳奇或傳說人物置於日常語境裡觀照,還原他們在人生不同景狀中遭遇的苦樂與悲喜。

「我的作品必須要直面人生。」丁偉說。

對於廣西省乃至整個中國的觀眾來說,劉三姐其人其事並不陌生。她最早出現在唐代民間傳奇中,是歌喉優美的壯族姑娘,被譽為「歌仙」。每年農曆三月三,壯族男女都會舉辦「歌仙會」,為的就是紀念這位能歌善辯的奇女子。後來,劉三姐的故事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等多種形式,不單使得故事發生地桂林陽朔成為知名的旅遊景點,也令到劉三姐擺歌臺、智鬥地主大反派的形象深入人心。

廣告

對於丁偉而言,將眾人熟悉的民間傳奇人物故事改編為舞劇,是一項不小的考驗。加之1960年代上映的電影曾風靡一時,如何在既有文本的基礎上添加新意,是他和編劇馮雙白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丁偉與知名編劇、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曾合作編創舞劇《媽勒訪天邊》,講述遠古時代壯族人為擺脫陰暗寒冷生活環境而長途跋涉尋找日光的故事。如果說《媽勒訪天邊》關注人與自然的關係,那麼在兩人再度合作的、同樣講述壯族傳奇的《劉三姐》中,人與人關係的探討,則是劇中落墨最重的部分。

廣告

《劉三姐》與《天蟬地儺》和《媽勒訪天邊》相似,都是以民間傳奇為藍本,但後兩者給予編創發揮的空間更大,因為此前並無改編的先例。而在《劉三姐》的創作過程中,如何處理舞劇與當年電影的關係,如何鋪排歌與舞的互動,是頗考驗一眾主創的事情。「劇中的劉三姐只能跳舞不能唱歌,這令我一度覺得難度太大想要放棄,因為很多人說『不會唱歌就不是劉三姐了』,但還是不甘心,一定要試一下。」

舞劇於今年九月在故事發生地廣西首演之前,丁偉直言壓力很大,因為劉三姐的故事在當地可說是家喻戶曉,人們不免有期待,想知道那個既會跳街舞(劇中穿插街舞等流行元素)也懂談戀愛的劉三姐,究竟是不是他們印象中的劉三姐。不過,演出後觀眾的反饋令他驚喜:「不少人說『這真是不一樣的劉三姐』,但從沒有人跟我說『這不是劉三姐』。」

電影《劉三姐》之所以在上映後引起轟動,不單因為演員與故事出色,還因為在彼時內地的社會與文化景況中,劉三姐智鬥地主的橋段,引起當時人們的頗多共鳴。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社會環境幾經變遷,如果在舞劇中沿用當年電影的情節,則較難呼應當下觀者的需求。

「這是2018年的劉三姐,不是1961年的劉三姐。」丁偉說自己為創作這部舞劇,特意去廣西桂林采風,見到當地的女孩子快人快語,騎電單車,風風火火,「真了不得」。此番排演這齣舞劇,一則在於致敬經典,二來也希望「將『歌仙』從神壇上請下來」,將劉三姐呈現為一個普通壯族女子,像桂林街頭常見的姑娘那樣,既潑辣又溫柔,既勇於挑戰不公不義之事,也能在與阿牛的素樸愛情中照見小女子的含蓄與嬌羞。

劉三姐與阿牛的愛情,在當年的電影中點到即止,卻成為舞劇《劉三姐》貫穿全作的一條主線。從初次邂逅,到一起勞作,再到一同為鄉鄰打抱不平,最後大榕樹旁立下忠貞不渝的誓言,劇中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中,並沒有太多驚天動地或生死離別的橋段,卻足夠溫暖浪漫,不然劉三姐怎會唱出「我倆結交定百年,哪個九十七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這樣熾烈動人的情話?

丁偉與其他主創商議,刪減旁枝,將劇情聚焦於劉三姐與阿牛的愛情,實是希望借這個千百年來恆久不滅的母題,令到「劉三姐與我們更近一點」。台下觀眾在台上見到的,不再是那個曾經的、與己無關的民間傳說,而是兩情相悅的浪漫,是執著,是不渝的愛與堅守。

大型民族歌舞劇場《劉三姐》演出資料:

時間: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周五至周日)7:45pm

         2018年12月1日至2日(周六及周日)3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