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大學講師為西西小說譜曲 廣東話說唱《瑪麗個案》 暗喻香港訴求

2017/5/31 — 17:04

學音樂當興趣無問題,但讀書做嘢梗係最好揀理科、商科啦。有機會,屋企負擔到嘅,就去外國升學,畢業之後留喺當地發展就更好......

十個香港家長,七個都可能咁諗。然而,有一個香港人在化學和音樂之間選擇了後者,英國和香港之間決定了回流。他,是土生土長的作曲家盧定彰(Daniel Lo)。

入讀港大化學系之後轉到音樂系,碩士畢業後升讀英國約克大學取得作曲博士,Daniel 明言從沒想過畢業留在外國發展,甚至覺得一定要回香港才能成就想做的事。

廣告

「作曲其實同做人一樣,係不停 making choices。」

2015 年回港以來,Daniel 選擇重返母校香港大學執教,並先後與香港小交響樂團、香港藝術節等合作。他用廣東話,為香港文學譜曲,製作多媒體演出。

廣告

今年初,Daniel 在《世紀 ‧ 香港》音樂會委約作品中,將作曲家羅寶生和作家馬朗筆下的五十年代香港情懷,譜成音樂作品《夜香港》。近月,他再與本地室樂合唱團「香港和聲」合作,將本地文學轉化為多媒體演出,用廣東話演繹西西的《瑪麗個案》。

選擇廣東話

「音樂都係離不開 humanity。當代藝術家嘅作品,應該係一個對於創作人自身社會同文化背景嘅批判回應(a critical response to his/her social/cultural background)。」

相對於鑽研技術、形式、素材,Daniel 認為音樂與其他藝術媒介一樣,希望透過作品傳達訊息。他到英國升學,不但沒有一去無回頭,畢業後更回首發掘本地文化,「喺外國點樣做到 critical response?對我嚟講會好抽離、好離地,所以我一定要返嚟香港先可以做到,而廣東話創作就係其中一樣。」

提起廣東話和音樂,大家自然想起粵語流行曲,亦聽過不少作曲作詞的人感嘆,廣東話九聲填詞入曲很難。然而,Daniel 卻享受箇中的挑戰,反而認為有聲韻作為框架,比由零開始的創作更加容易開步。以今次《瑪麗個案》為例,他指出光是「瑪麗」二字,音程固定向下,創作已有一定框架。作曲者需要考慮的,主要是如何用合唱的四聲部配合。

 

指揮話通常choir好少可以根據個人意願 #hkvoice #marychalkcircle

Clement Lee(@georgelikeclem)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創作崇尚絕對自由的世代,Daniel 擁抱限制可能是其中的異數。他更進一步推出,作曲從來不無框架,就算經典大師亦須因應委約方的要求而配合創作。他又以莫札特為例,指其部分曲譜的樂器運用奇怪,正是因應皇宮擁有的樂器而配合編寫:

「以前嘅作曲家都係喺某個 context 下創作。一個 composer 應該做嘅嘢,就係喺俾你嘅 context 下你發揮最大嘅創意同 artistic value。作曲其實同做人一樣,係不停 making choices。」

選擇廣東話,Daniel 面對的限制不單是創作的困難,亦不期然令人想起市場考慮。正如粵語流行曲能夠唱出國際,遠在澳洲的河國榮亦受到觸動,反過來主動學習一種陌生的語言,甚至決定來港發展。他亦提出類似的看法,說:

「從國際市場嚟講,用廣東話好似好小眾。但我認為呢個唔係問題,好似你睇一套 German Opera,你都唔知佢唱乜㗎啦,但只要個音樂帶動到佢,加埋 subtitle 同個 plot 嘅輔助,外國人都一樣可以欣賞到。」

綵排情況
(相片由「香港和聲」提供)

綵排情況
(相片由「香港和聲」提供)

選擇西西

Daniel 今次與室樂合唱團「香港和聲」的合作,不但繼續採用廣東話歌詞,更引用了本地文學家西西的作品。自小讀過不少西西名著的他,沒有選上最為人熟悉的《我城》,反而揀中她的短篇小說《瑪麗個案》。

近年社會氣氛沉重,Daniel 留意到藝術作品亦跟著一起變得沉重。他認為,每個地方每個世代都有其問題,選擇再創作《瑪麗個案》,正是提出不一樣的觀點,他說:

「即使係西西嗰個年代都一樣有好多問題,但佢地嗰代嘅文藝青年就有一種積極嘅盼望。呢樣嘢係好寶貴嘅,我想將呢樣嘢帶落嚟我地呢個 generation。」

在 Daniel 眼中,《瑪麗個案》便是這麼一個積極的作品。故事取材自 1980 年代的新聞,講述一個名叫瑪麗的荷蘭籍兒童,與母親長居於瑞典。母親死後,荷蘭籍父親成為她的監護人。然而,瑪麗不願接受,並提出要求另一名婦人出任監護人。荷蘭和瑞典兩國因此鬧上國際法庭,最終荷蘭敗訴,瑪麗得直。

 

I will be in a concert but not singing. #choralmusic #newwork

Clement Lee(@georgelikeclem)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撫養權之爭,孩子理應是主角,但法庭卻往往忽略其意願進行裁決。西西以瑪麗暗喻回歸議題下的香港,而對 Daniel 來說,最感動之處在於代表弱勢的瑪麗,其意願最終亦得以實踐。

「就算係原本嘅新聞都無交代到,個細路點樣可以成功地鬧上法庭得直。但個結果就係 for some reason 佢得直咗。情況同而家嘅香港有啲似,可能 for some reason,香港人嘅訴求可能被聆聽,只係個過程無人知。」

選擇多媒體

Daniel 將西西的《瑪麗個案》製作為音樂,樂曲現時分成七節,大約共長 14 至 15 分鐘。作品將以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的方式演出,連同旁白,營造出談話對答的效果,並配合動畫播放演出。取用多媒體的方法呈現,他不但期望吸引更多非樂迷的觀眾入場,也反映出其音樂體驗的理解。

談音樂,大家可能集中聽覺的討論,甚至認為加入其他元素為影響音樂的純度。Daniel 卻指,早在錄音技術出現之前,人們欣賞音樂仍然是要入場感受的,而現場音樂會的經驗卻不限於兩片耳朵。

「音樂係一套完整嘅 experience,唔係淨係聽,你會睇緊 orchestra 嘅 gesture,有其他 perception,所以係一個 whole experience。」

文學化為音樂,音樂又配合動畫,Daniel 重新演繹西西的作品,不但已取得作家本身的同意,對方昨日亦先睹為快,出席綵排,讓身為後輩的他大感受寵若驚。當代音樂你可能感到陌生,但西西的文字總是那麼平易近人,故他說:「唔洗諗咁多作曲家想講咩,先 experience 再睇 programme note,帶住開放嘅心嚟啦。」

香港作曲家盧定彰(Daniel Lo)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作曲家盧定彰(Daniel Lo)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

當代合唱音樂沙龍:根源

日期:2017 年 6 月 3 日 
時間:19:30 
地點:聖安德烈堂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26630338679440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