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從東方主義到普世主義 阿布扎比羅浮宮館長的思考

2018/12/17 — 15:04

阿布扎比羅浮宮館長 Manuel Rabaté

阿布扎比羅浮宮館長 Manuel Rabaté

1978 年,阿拉伯裔學者學者薩伊德(Edward Said)出版《東方主義》一書,批判歐美西方國家對於中東和北非的「東方世界」,抱有諸多自以為是的預設想像,總是將「東方」視之為相對野蠻和不文明之地。接近四十年後,法國文化象徵的羅浮宮首度開分館,設於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並由法籍博物館專才 Manuel Rabaté 出任館長。

當象徵「西方文明」的羅浮宮遇上薩伊德筆下的「東方世界」,位於阿布扎比的分館將會碰撞出甚麼火花?博物館的管理層又該如何處理可能發生的文化權力拉扯?

廣告

Manuel Rabaté 近日獲 M+ 視覺文化博物館邀請,來港分享構建阿布扎比羅浮宮的經驗。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強調,該館並非專屬於單一文明, 而是以新方式詮釋世界的故事,期望用藝術連結全人類,「這其實是一場來自阿布扎比的文化運動,由羅浮宮以藏品作出回應。我們沒有高高在上、大模廝樣 (patronizing),一直與阿布扎比保持對話,追求的是『普世主義』(Universalism)」。

Manuel Rabaté 近日獲 M+ 視覺文化博物館邀請,來港分享構建阿布扎比羅浮宮的經驗。
(圖片由香港M+博物館提供)

Manuel Rabaté 近日獲 M+ 視覺文化博物館邀請,來港分享構建阿布扎比羅浮宮的經驗。
(圖片由香港M+博物館提供)

廣告

羅浮宮分館 落戶中東爭議多

要說阿布扎比羅浮宮項目緣起,須追溯到 2007 年法國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簽訂合作協議,阿聯酋以 4 億歐元購入「羅浮宮」品牌的專營權,為期 30 年 6 個月,是為羅浮宮首間海外「分館」之初。合作又容許「分館」借入巴黎羅浮宮等 13 間法國文化機構的藏品,為期 10 年;法方亦會在 15 年內為「分館」策劃每年 4 場特展。連同聘請法國專家等費用,總開支高達 9.7 億歐羅。

阿布扎比羅浮宮建於薩迪雅特島(Saadiyat Island),屬於該城的文化區。區內尚有多個博物館和藝術中心,包括阿布扎比古根漢(Guggenheim Abu Dhabi)及札耶德國家博物館(Zayed National Museum)等。 其建築外觀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著名建築師 Jean Nouvel 負責設計,糅合阿拉伯風格與西方當代建築特色,猶如懸浮海邊的發光半球體。

阿布扎比羅浮宮糅合阿拉伯風格與西方當代建築特色,猶如懸浮海邊的發光半球體。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Photo by Hufton Crow

阿布扎比羅浮宮糅合阿拉伯風格與西方當代建築特色,猶如懸浮海邊的發光半球體。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Photo by Hufton Crow

其建築外觀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著名建築師 Jean Nouvel 負責設計。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Photo by Hufton Crow

其建築外觀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法國著名建築師 Jean Nouvel 負責設計。
©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Abu Dhabi
Photo by Hufton Crow

礙於經濟衰退壓力,項目由策劃到啟用,足足用上十年時間。工程進行期間,項目更爆出剝削建築工人的情況,並觸發超過 120 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抵制羅浮宮和古根漢美術館,聲援工人。爭議聲中,阿布扎比羅浮宮在去年 11 月 8 日落成啟用

法國羅浮宮館長 Jean-Luc Martinez 曾形容,阿布扎比羅浮宮是化解「仇恨和野蠻的解藥」。然而,《華盛頓郵報》駐巴黎記者 James McAuley 指,阿聯酋地區執行「伊斯蘭法」(sharia law),言論自由嚴重限制,又囚禁異見人士,質疑阿布扎比羅浮宮試圖提出「現代化」,或者只是「沙漠上的海市蜃樓」(desert mirage)。法國藝術史學者 Didier Rykner 更形容阿布扎比羅浮宮項目,「目的從來與美學無關,純粹政治」。

近年,歐洲著名文化品牌向外拓展的例子屢見不鮮。去年,第 14 屆卡塞爾文獻展首次走出德國,實行雙城合辦展覽,分設卡塞爾和雅典展區。然而,作為歐盟強國的德國跑到經濟積弱的希臘,不禁引起當地人「文化殖民」的憂慮,擔心主辦單位消費雅典,販賣雅典的「異國風情」。法國羅浮宮落戶中東阿布扎比,博物館又要怎樣處理文化輸出引起的爭議?

倡普世主義 重述人類歷史

「羅浮宮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館之一,而阿布扎比是阿聯酋的首都。兩個大名合起來,我們旨在創造普世(universal)的博物館,展示人類世界的歷史。」阿布扎比羅浮宮館長 Manuel Rabaté 說。

該館由 23 個展廳組成,常設展覽分成 12 個章節,由史前時代說起,以當代作為終點,從過去到未來述說人類文明的起源與發展。Rabaté 指,展品媒介多樣,包括繪畫、雕塑、錄像、相片等等,旨在展現創意。選擇展品時,他優先考慮表達性「強」(strong)的作品,作品本身須具有豐富內容,以代表一個藝術家和文明。

Rabaté 強調,展覽以時間線為主軸,呈現同時期亞洲、非洲、歐洲、美洲等地的文化,文化之間不限優次,採取恰度的平衡(fine balance)。展廳內每一個房間包攬來自世界各地的展品,展品之間也互相扣連。他舉例,陳示中國瓷器的同時,也展示同期伊朗、美國等地的文明進程。同一個房間展示同一時間段不同地域的作品,他形容展覽猶如「藝術時光機」(artistic time machine)。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人士,均可以從中找到跟自己相關的部分,並連繫到其他文明的歷史。

Rabaté 他形容展覽猶如「藝術時光機」(artistic time machine),同一個房間展示同一時間段不同地域的作品。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 Abu Dhabi
Photo by Waleed Shah

Rabaté 他形容展覽猶如「藝術時光機」(artistic time machine),同一個房間展示同一時間段不同地域的作品。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 Abu Dhabi
Photo by Waleed Shah

相對傳統大型博物館,Rabaté 指出大英博物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甚至巴黎的羅浮宮,通常使用以文明為界的方式分類,例如:埃及文明、法國18世紀繪畫、意大利繪畫等等。他理解處理大量藏品,無可避免有要分類,但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優勢在於取得各種經典藏品的借展權利,猶如一本藝術歷史字典擺在面前。因此,他選擇將不同地區的展品放在一起,「拿著這本字典重新講人類的故事」。

Rabaté 指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優勢在於取得各種經典藏品的借展權利,猶如一本藝術歷史字典擺在面前,故希望「拿著這本字典重新講人類的故事」。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 Abu Dhabi
Photo by Waleed Shah

Rabaté 指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優勢在於取得各種經典藏品的借展權利,猶如一本藝術歷史字典擺在面前,故希望「拿著這本字典重新講人類的故事」。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 – Abu Dhabi
Photo by Waleed Shah

面對文化殖民一類的質疑,Rabaté 的想法剛剛相反,認為阿布扎比羅浮宮是一場來自阿布扎比的運動。阿聯酋近年銳意開發的文化旅遊項目,填海闢地創建文化區,又吸引外國著名文化品牌加盟,旨在將阿布扎比發展成教育、知識、文化的城市。他認為,該國借助羅浮宮的業界品牌,以外國經驗建設本地基礎,促進阿布扎比的文化發展,「我們沒有高高在上、大模廝樣 (patronizing),一直與阿布扎比保持對話,追求的是『普世主義』(Universalism)」。

作為一座起源自 18 世紀的博物館,Rabaté 認為羅浮宮來到歐亞交通樞紐的阿布扎比,直接面對全球化的時代巨浪,阿布扎比羅浮宮的實驗其實是如何以 18 世紀的博物館回應 21 世紀的普世主義,「我們不是專屬於單一文明的博物館,而是希望展現全人類的連結,旨在推廣共同性(what we are in common)。」

國際本土並重 建立文化歸屬感

時至今天,阿布扎比羅浮宮開幕剛滿一年,參觀人次超過 100 萬,六成海外旅客,四成本地居民,並以印度裔人士為多。雖然如此,Rabaté 強調面向國際之餘,回應本土需求同樣不容忽視。開幕至今,館方舉辦 5 場特展,其中兩場以中東為主題。今年 8 月舉行的「Co-Lab」邀請 4 名現時生活在阿聯酋的藝術家與 4 間法國工藝生產商合作,製成 4 件刺繡、玻璃、紡織與陶瓷的新作。上月開幕的考古展覽,陳示阿拉伯半島由古至今的伊斯蘭藝術作品,分析其中多元文化的影響,回溯當地文化交匯點的歷史。

阿布扎比羅浮宮今年 8 月舉行的「Co-Lab」邀請 4 名現時生活在阿聯酋的藝術家與 4 間法國工藝生產商合作,製成 4 件刺繡、玻璃、紡織與陶瓷的新作。
(圖片來源:Louvre Abu Dhabi Facebook)

阿布扎比羅浮宮今年 8 月舉行的「Co-Lab」邀請 4 名現時生活在阿聯酋的藝術家與 4 間法國工藝生產商合作,製成 4 件刺繡、玻璃、紡織與陶瓷的新作。
(圖片來源:Louvre Abu Dhabi Facebook)

連結居民方面,館方推出「藝術會」(Art Club)的會員計劃,提供「買一送一」的入場優惠,優惠更適用於部分法國的博物館,吸引參觀者持續關注。他又特別提到博物館的教育使命,啟動「學生大使計劃」。計劃為期一年,每年招收 25 至 30 人。館方提供藝術史課程等培訓,並須於半年內進行不少於每月 16 小時的義工服務。Rabaté 認為,計劃類似實習生,但比一般三個月的實習時間更長,「讓我們與當地人合作,分享經驗;他們也帶著對藝術和阿布扎比羅浮宮的理解,向身邊的家人朋友繼續推廣。」

建築於人工島,位於文化區,Rabaté 認為阿布扎比羅浮宮與香港 M+ 有著不少共通點。阿布扎比羅浮宮落成開幕,漸漸成為當地著名景點,甚至進而成為一座城市的標誌,他相信 M+ 未來亦將能代表香港。作為先行者,他提醒博物館雖然定位於普世,但同時也立足本土,需要梳理與地區的關係,並紮根本地社群,如何從中取得平衡是相當重要的。寄語有望 2020 年落成啟用的 M+,他說:「香港人不會想要一座只會展示舶來品的博物館吧?應該同時展現香港的強項,建立歸屬感(belonging)。」

Rabaté 強調,阿布扎比羅浮宮「不是專屬於單一文明的博物館,而是希望展現全人類的連結,旨在推廣共同性(what we are in common)。」

Rabaté 強調,阿布扎比羅浮宮「不是專屬於單一文明的博物館,而是希望展現全人類的連結,旨在推廣共同性(what we are in common)。」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