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從獻醜到勁揪 Kit Man 眾籌造字

2016/5/18 — 13:26

大小,粗幼長短。這些字體,看起來有少少 hea,有點惡之餘,又帶點怒火。夾雜圖像,非常好玩。這種不正常文字,叫做「獻醜體」— 後來得以正名,響噹噹,叫做「勁揪體」。

「勁揪體」,誕生於 2014 年 10 月雨傘運動期間。多媒體設計師 Kit Man 受朋友所託,為「我要真普選」的橫幅製作字體。一係唔做,要做就做好啲,Kit Man 用毛筆手書,歪歪斜斜的字,展示於公眾面前,他說:「其實好獻醜」。字體一炮而紅,用於不同文宣,港足熱潮期間用來書寫「香港勁揪」的標語,更叫人印象深刻。

「我地都係因為勁揪旗,所以才認識呢隻字,點解唔叫勁揪體?」

廣告

朋友一問,Kit Man 想了想,決定將字體正名為「勁揪體」。從獻醜到勁揪,他獲得市場肯定,建立起自信。勁揪之勁,Kit Man 笑言是「要好真摯地將一些醜陋擺出來」。

廣告

貪平貪方便,城市缺乏美感

身為創作人,從事廣告行業多年,Kit Man 從圖像設計開始,漸漸認識字體。小如酒瓶上的書法,大如街上的文宣,他都一一看在眼內。工作室設於觀塘的他,對於滿牆街招亦有研究,說:「走一圈,見到的都是細明體。」

Kit Man 解釋,細明體本身沒有錯,只是不同語境應該配合不同字型。當同一款字體泛濫時,就會造成反感。城市整體觀感,由商業機構每個微小的決定組成。細明體充斥香港,他認為是貪平貪方便的結果,「簡單電腦化的過程就可以做到,商家便會用最平的方式去做,但這種做法會令大家審美觀下降。」

政府的宣傳海報,同樣叫 Kit Man 頭痛。畫面文字設計之後,他更不滿政府對正體字的尊重不足。教育局建議中小學課堂教授簡體字的指引,叫他非常憤怒,「根本不需要返學嘥時間學,廣東話也有一定壓力,是有人想它們消失。」

為正體字、廣東話做一個記錄,讓香港人繼續書寫香港字,一直用下去,叫 Kit Man 想起自己的「勁揪體」。

勁揪,在於真摯地獻醜

回想「勁揪體」的誕生,Kit Man 坦言整件事「好像亂來」。自小手寫字就不獲好評,媽媽形容是「歪歪斜斜」,自己也覺得寫得好「厲揭(音:lei-hei)」。字體出爐之後,網民轉載、製成貼紙,後來更有人邀請書寫,作送人或商業用途,他開始對自己獨特字體有了不同的觀感,「最初開始做時,我好無信心。屋企人一直話我啲字好核突,直到作品多人認識,有人支持,又會覺得原來都幾好喎。」

與「勁揪體」同行差不多兩年,Kit Man 有感於社會近日繁簡之爭的討論,決定要製成電腦字型,並進行眾籌募資。他坦言,沉澱兩年推出電腦化計劃,是出於「信心問題」。一開始便製作電腦字型,他擔心認識的人太少,集資無法成事。去年台灣 justfont 的金萱體眾籌成功,更為 Kit Man 注下強心針,開始想像香港字型眾籌的可能。

眾籌,市場的考驗

集資,當然是眾籌重要的目標。對於 Kit Man,眾籌更是市場反應的探熱針。眾籌可以在產品推出之前,率先收集用家期望,「可能大家會覺得歪歪斜斜不想用,市場不需要我;又或者覺得都是手寫比較好」。

眾籌開展數日,距離目標 65 萬,大約完成四分之一。Kit Man 估計目前支持者當中,不少是朋友或者相識,認為要再過多幾日,才是「勁揪體」的真正考驗。Kit Man 初步評估,「市場有少少歡迎勁揪體」,但同時亦收到不同朋友的意見。

同樣是字型設計師的許翰文批評,「勁揪體」無系統、無設計、無筆法、無技術可言;另一名設計師 Calvin Kwok 亦撰文指,字體排列方式的考慮不足,最終產生的字體檔案可能「得物而無所用」,形容計劃不夠全面。

Kit Man 承認「勁揪體」有一定的局限,例如:字體起源自標題文宣,應用於內文並不適合,「會睇到人眼盲」。他感激各方的建議和批評,更表示會檢視不同意見的可行性,「如果可以用到嘅,就一定用,立即用!」字體眾籌計劃一出,引起設計界的熱烈討論,他認為自己有不足之處,亦樂意作出修改,完善字體設計,直言:「我真係學到好多嘢呀!」

失敗?用自己的方式完成

「沒有信心籌到 65 萬呀!如果過多十日,都沒甚麼增長,直情覺得死梗!」Kit Man 透露,眾籌如若失敗,將會以「自己方式完成」項目。他承認,目前計劃的表達方式,容易讓人覺得創作人「想賺錢,為搵食」。近日有朋友主動聯絡,建議不同集資造字的方式,或者可以將「時間攤長一點,輕鬆一點。」

無論 Plan A 定 Plan B,「勁揪體」的電腦字體化是鐵定進行到底。面前六千個常用中文字,Kit Man 直言情況有如日本電影《大渡海》描述編輯字典之旅,「好平淡的事情,但他堅持到尾,真係好感動。所以不要忘記初衷呀!要成日問返自己:今日點解想做?今日點解做唔到?」

未嘗為一個項目持續工作兩年的 Kit Man 也擔心,為「勁揪體」劃定 24 個月的時間表,必須要「有規律地按計劃進行」。他首先要從六千個常用字中,抽取最最常用的六百個完成,三個月後供支持者試用。他明白,過程一點也不容易,也最怕發悶,但「單嘢係你自己開波嘅,到真係做到(眾籌成功),唔通話壓力大放棄咩?」

 

Hea,是勁揪的秘技

從事創作多年,Kit Man 覺得寫字尤其容易受情緒影響。他過去曾經試過,心情起伏太大而無法做好,「太嬲會係咁錯,錯完又改,改完又錯」。避免社會時事太激心,他試過遠離 facebook、少看一陣新聞,「要 hea 才夠真,自己才會滿意。」他尤其喜歡工作到半夜,「寫到攰」便不再繃緊的狀態,猶如他寫在工作室的一張書法 —「集中放空」。

65 萬,雖然不是一個小數目,但 Kit Man 的目標在 65 萬預算之外。如果眾籌所得資金超過目標,他考慮製作「玩嘢版」,加入更多圖畫元素,提供香港特色象形字的選項,例如:時間的間字,日字會變成鐘等。

源於手書的「勁揪體」,本身就貼近繪畫,Kit Man 以執硬筆之手,提起毛筆寫字,笑說:「我覺得是畫字,不是寫」。將筆下的字電腦系統化成字型,他認為打字和寫字是兩個範疇,字型始終無法取代即時創作,「人類的靈活性仍然是電腦無法做到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