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意境音樂劇場《一色一香》主創:我們不是表演,是呈現

2019/1/3 — 12:09

去年底演出《落花無言》之前,知名琵琶演奏家王梓靜在家中閉關整整十個月,不敢逛街,不敢應酬,將自己的情緒與心境調適至空、簡與靜的狀態裡。

「演奏羅sir的作品,既是修身,也是修心。」王梓靜口中的「羅sir」,是與她合作三十餘年的老拍檔,是知名作曲家、「無極樂團」藝術總監羅永暉。過去數年間,無極樂團的「意境音樂劇場」以《落花無言》和《空塵》等為題創作,從中國傳統文化找尋靈感,再與現代劇場元素融合,風格因應劇名,簡淡空靈,希望為日日面對繁雜俗世的都市人,敞開一處詩意棲息、靜觀內心的小天地。

「我們(無極樂團)追求的不是表演,是呈現。」羅永暉說。這位浸身音樂行業逾四十年的資深作曲家不單為中西樂器和管弦樂團創作,也是《投奔怒海》和《桃姐》等電影的配樂作者。在他看來,為商業電影譜曲多是出於謀生考慮,要照顧劇情走向,創作時沒那麼自由,而「活化」古典、將中西元素與古今情景結合而創作意境劇場作品,無須顧慮太多,才是「最過癮」。

廣告

羅永暉

羅永暉

廣告

本月十八至二十日,意境音樂劇場《一色一香》將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空中花園演出,是「無極樂團」成立十六年來首度在戶外演出。「這對我們而言的確是挑戰,當然也是新鮮好玩的事情。」羅永暉和王梓靜這一對默契拍檔,還有樂團裡多年一起習樂奏樂的好友,從來不願錯失任何探索嘗新的機會。

《一色一香》首演在2016年夏天的香港大會堂劇院,此番重演,除時節與場所不同之外,節目內容並無顯明改動。十首作品,以蘇軾和姜夔等名家的古典詩詞入題,伴以琵琶、古箏、揚琴、日本笙和單簧管等中西樂器獨奏與合奏,間或穿插崑曲唱段與頌缽,正正如羅永暉所言,糅合東方與西方、彼時與當下,構造與別不同的劇場語彙。

「曾經有些樂團好奇於我們的演出方式,也想效仿,但總是只見表不見裡。」王梓靜說,演員在舞台上的身段與奏法,一回頭一抬手一蹙眉,靜、緩、不張揚不虛浮,俱是憑靠恒常持久的研習、靜坐與禪修得來,內化至心方能向外觀照,絕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上世紀八十年代來港之前,王梓靜在內地接受音樂教育,多關注技法層面,較少想及曲目內涵以及演奏心境。來港後加入香港中樂團,演奏羅sir作品,再到成為「無極樂團」音樂總監,將東方意蘊的純粹與靜美糅入演奏與詮釋中,這些年王梓靜的面前「好像打開一扇門」,看到的風景全然不同,對於音樂與生命亦多了幾分內斂深沉的感悟。

「初初演奏羅sir作品的時候,什麼『氣韻』啊、『禪』啊,統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王梓靜回憶:「於是我開始大量地閱讀、研習與禪修,長久地浸入中國傳統的書法、繪畫與茶道的世界裡面,才漸漸明白所謂『心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王梓靜

王梓靜

不單王梓靜,與無極樂團長久合作的樂手與歌者,例如在《一色一香》中演唱崑曲的孔愛萍、吹奏日本笙的盧思泓還有演奏頌缽的曾文通等,均樂意透過一周一聚的排練與靜思,檢索奏樂及生活的奧義。演奏譜面音符並不難,難的是從那些靜態音符中尋到回溯往昔與內心的脈絡。眾人的經歷與背景不盡相同,卻都執著探索奏樂及修養身心的關聯,不求繁雜,刪減旁枝,退入最內裡、最真粹的狀態中。

曾經有段時間,羅永暉和王梓靜考慮將樂團的樂手由兼職改為全職,思索良久還是作罷,因為他們擔心一旦樂團職業化後,樂手將排練演出當做日常返工,恐會少了閒適自在、隨心徜徉的樂趣。過去十數年間,樂團帶著《落花無言》和《一色一香》等前往英國、意大利、台灣及中國內地演出,面向不同年齡、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呈示「意境音樂劇場」理念,有觀眾逢演必至,還有人在演後座談環節難忍激動淚水,這讓羅永暉看到希望:「我不需要什麼大名大利,只要能做些自己覺得開心的事,透過作品與觀眾分享生命苦樂,便已足夠。」

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策劃、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支持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已於 2018 年 9 月再度開鑼。這個為期五個月的大型本地藝術節,以「Our Talents, Our Pride 創意人才,成就香港」為題,進行一系列多元化藝術節目及超過一百五十多節的社區和教育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本地優秀藝術家,欣賞他們的作品,並為他們為香港爭光,引以為傲。

網址www.newartspower.hk 手機應用程式搜尋「JCNAP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無極樂團《一色一香》

購票:https://www.art-mate.net/doc/51781
售價:$250
優惠碼:DIS250NAP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