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獅子山下紅梅艷》四度重演 文華原創粵劇說香港故事

2017/2/28 — 12:37

傳說,九龍作祟,天庭派了一頭獅子來解難,將八條降服成八仙嶺。但,最後一龍怎麼了?任務完成後的獅子又去哪裡?牠會不會化成獅子山,鎮住最後一龍,繼續守護人間?

「每一個地方嘅劇種都有特色嘅戲嚟寫自己的地方,好似桂林有象鼻山,所以桂劇有『象郎』嘅角色。點解我哋獅子山就無呢?」文華如是說。

十多年前,在黃大仙工作的文華,每日上班都望著獅子山。生於梨園世家,大學畢業後再到演藝學院進修粵劇,她想到桂劇有「象郎」,獅子山下有紅梅谷,尚有望夫石在旁,而且地名來源都各有不同的神話說法,道:「所以就諗,點樣將啲故仔串埋嚟,寫一個屬於我哋嘅故事呢?」

廣告

原創粵劇《獅子山下紅梅艷》編劇的文華

原創粵劇《獅子山下紅梅艷》編劇的文華

廣告

粵劇原創劇不多

講起粵劇,不免令人聯想起《帝女花》、《紫釵記》、《唐伯虎點秋香》,即使偶有新編,唱詞略有不同,但角色原型亦早已有所根據。原創粵劇屈指可數,以香港本土故事為題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獅子山下紅梅艷》2011 年首演,六百座位的高山劇場都未能全滿,2014、2015 年重演銷情亦不理想。

「觀眾無信心嘛。」文華說,粵劇愛好者傾向買飛入場睇熟悉的作品,對於新作態度保留躊躇。加上,粵劇前輩留下的戲寶豐富,後輩少有創作新劇本。

此外資源也是問題。正如當代戲劇創作,在香港搞戲需要極多資源,尤其原創粵劇的服裝和佈景都要重新訂造。光是一套珠片戲服,有時造價已高達數萬港幣。新戲要演,實不容易。

創新中蘊含傳統

創作《獅子山下紅梅艷》,文華認為故事不但要寫得合情合理,亦要著重傳統粵劇的功架。劇本借用文殊菩薩坐騎青獅的故事,說青獅被貶凡間,與漁村女子柳紅梅相遇相愛。青獅幫村民解厄救災後,獲准重返仙界,但卻自願留下來,繼續守護漁村。

青獅下海拯救失蹤漁民一段,演員舞動長達十尺的水袖,配合「走四門」的舞台調度[1],象徵角色走遍多個地方。當青獅決定長留凡間,躊躇是否要砍掉「元神」時,又以「水波浪」[2] 表現其猶豫未決、思慮複雜的情緒。

文華排練水袖時的情況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華排練水袖時的情況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呢啲都係我哋獨有嘅鑼鼓身段,係我哋南派好特色嘅嘢。」文華解釋,《獅子山下紅梅艷》故事雖然新穎,但仍然保留著粵劇唱做唸打的傳統的一面,讓青年觀眾看起來覺得親切,熟悉戲曲者又不會抗拒。

劇本籲人放下怨懟

下月,《獅子山下紅梅艷》將第四度重演,今次改到油麻地戲院舉行。座位減半,只演一場,三百張戲票,早在開售的一個星期內賣完。文華感恩,認為這是創團十多年來的一大鼓舞。

是次重演,文華不但修訂舞台效果,故事內容亦有改動。上一個版本,青獅來到漁村,漁村才水患肆虐。村民便怪責紅梅,招惹妖孽翻波作浪。新版本的漁村,青獅未到早已水患連年,紅梅邀請青獅幫忙,純粹出於一片好心。仙凡之間的愛戀,亦會寫得更淡。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無再互相埋怨呢件事。因為近呢兩年,真係覺得香港戾氣好重,想透過戲曲去傳遞真善美。」文華指,現時赤龍結局,是被文殊菩薩壓在山腳,但其命運亦非不可以改寫,笑言:「可能有下集呢。」

放下成見淺嚐粵劇

從事粵劇創作廿年,文華觀察到近年社會氣氛轉變,對粵劇文化的支援增加。繼八和會館與油麻地戲院合作,推出「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後,西九戲曲中心亦舉辦「粵劇新星展」,讓有志投身粵劇創作的新一代,比前輩更快獲得登台機會。學校亦開始舉辦粵劇推廣活動,讓青年人更早接觸到戲曲文化。

「宜家保護本土文化嘅意識高咗,大家都想搵返自己嘅根,而粵劇就係屬於我哋香港嘅重要文化。」--文華。

文華承認,粵劇有其老套之處,但傳統與趣味並非互相排斥。結婚堅持要過大禮的香港人,卻以「老套」之名排拒粵劇,她認為是說不過去的矛盾,「好多朋友根本沒有睇過,根本無接觸,就拒之於千里。不如試吓擺低成見,先睇一睇粵劇到底係咩嘅一回事。」

--

備註:

[1] 「走四門」,粵劇術語。慢板的專用鑼鼓,指走遍東南西北四道城門,借喻角色走遍多個地方。

[2] 「水波浪」,粵劇術語。滾花鑼鼓,用於呈現角色躊躇難決的心理狀態。

發表意見